第1章 霸血苏醒

第1章 霸血苏醒

苍莽大陆,万族林立,神雄并出,强者弹指灭星辰,神皇一粒砂石可填海,一根朽木可化春,移山倒海谈笑间。

    三大神国分天下,神国下又有三千诸侯国,三千大宗门,三千大家族。

    这是一个诸天压万灵,大地吞血骨的年代。

    弱者,没有说话的权利!死人,只能向地狱诉苦!只有强者,可以唯我独尊,俯视苍生!

    玄宗门共九峰,小林峰,后山,清水溪边,瀑布下。

    十四岁的楚莫离手持一柄三尺赤黎剑,三朵剑花犀利无比,卷动一条水龙,舞动八方,速度快到了极致。

    呼呼呼……

    清风徐动,猎猎作响,稚嫩的面孔却显得苍劲无比,汗水和河水交织,分不清彼此。

    “我不甘心就这样被人欺辱一辈子!”楚莫离剑走偏锋,凭借速度和锋利的剑尖刺穿瀑布,身体却被瀑布强大的冲击力掀飞,撞向清水旁的山岩上。

    “噗……”楚莫离气血翻涌,一口气未提上来,直接喷了出来,紫红色的鲜血侵染溪水,迅速蔓延,染红了清澈的溪水。

    “王师兄,快看,那傻bi又在苦练了,我们去戏耍下他。”一道细微的声音从山巅传了出来,让楚莫离不禁一惊,连忙朝后退去。

    “傻bi有啥好耍的,这几年我都玩够了,就他那天赋,我实在是懒得理,李师弟,你去玩玩他吧,玩够了,我们就该离开了,小林峰就快被解散了,要是因为小林峰被罚,我们才冤枉呢!”那王师兄是齐天峰的弟子,王勤,平日里以欺压小林峰等人为乐。

    楚莫离天赋很差,差到如果不是从小就被林轩收养,根本不可能加入玄宗!

    “你们想干什么?为何私自闯入小林峰后山?不怕被执法长老知道么?”楚莫离握着赤黎剑一脸警惕的质问道,平日里经常被欺负,轻则一顿打,重则三五日都下不来床,所以对其他主峰的弟子,他莫名的害怕,毕竟他才十四岁。

    “这个白痴还不知道吧,这是小林峰后山么?一个月后就不属于小林峰了,改姓了,你们都要被逐出山门,就连你们的废物峰主都要被降级小长老,我们现在进入小林峰又如何?”王勤嗤笑道。

    “放屁!不准你羞辱我师傅!”楚莫离不怕别人羞辱自己,挨一顿打又如何,死不了,可是别人不能羞辱师傅,因为师傅养了他十年,如父如师!

    当王勤羞辱林轩的时候,楚莫离拔剑相向,剑尖指向三个强大的师兄。

    “哟,敢对师兄我拔剑,你想死是不是?”这个时候,王勤和他的师弟李玉峰还有一个叫陈彪的年轻人一起脚踏山岩,很快围住了楚莫离,一脸鄙夷的看着他,竖起手掌就朝楚莫离砸来。

    楚莫离天赋太差,这些年苦修,才堪堪达到修武镜一重天,和对方三个修武镜六七重天的强者比起来,相差太大,抬剑的时间都没有,手中的赤黎剑便被人夺了去。

    砰……

    陈彪壮硕的身子力气极大,虽然是修武镜六重天,可是就连七重天的强者都不敢和他近身作战,他抬起脚狠狠的将楚莫离踹入水潭。

    楚莫离当时就觉得脑子一阵晕眩,肚子里的五脏六腑都差点吐了出来,连喝几口水,好久之后才浮出水面,不断狂吐。

    “哈哈哈,这个废物,真是笑死我了,这样的人就算一个月后被逐出师门,也是受死的货,到时候还会给玄宗门抹黑,倒不如今天直接干掉他。”李玉峰傲然道。

    “不行,今天干掉他,我们属于残杀同门,会受到严惩的,等一个月后吧,驱逐出宗门,你们想怎么弄怎么弄。”王勤是修武镜七重境,气势很足,说话很有命令性。

    “嘿嘿,想杀他却不被别人查出来不是很简单么,看我的!”陈彪一把将迷迷糊糊的楚莫离拽了上来,挥动铁拳,狠狠的砸向楚莫离的后脑勺。

    轰……嗡……

    一声闷响,楚莫离的身体如断线的风筝,撞入瀑布内,被强大的冲击力撞入深潭,脑子里的灵魂都差点被打散,外面却毫发无损,可是冲击力直接将其肉身砸入地底,撞到了深潭下面的山岩上。

    楚莫离连闷哼的机会都没有,直接陷入昏死中。

    慢慢的,清澈见底的水潭变的污浊,血水喷涌,顺流而下,楚莫离的身体也开始浮了上来,一动不动。

    “哈哈哈,到时候就说他修炼练傻了,自己跑到瀑布里,被瀑布的冲击力撞入水潭中,撞击在石头上导致溺水而亡,这个剧情合情合理,谁会为了一个废物大动干戈呢?”陈彪看起来很傻,可是却歹毒无比。

    李玉峰和王勤撇撇嘴,根本不为楚莫离的生命着想,若是他们不想楚莫离死,现在捞起来送到小林峰,说不定还有救,可惜他们无情。

    “咱们玩够了,走吧。”王勤淡淡的说完,便率先冲入后山,很快便消失了踪影。

    三人离去,楚莫离的身子被水流撞击,不断远离深潭,一阵秋风大作,将他的身体吹到了溪水边,额间不断溢出鲜血。

    外表平静的楚莫离识海深处却在翻涌,灵魂不断在撕扯,精确到细微的原子后,发现每个原子都在发生激烈的变化,体内的血液流转速度快到了极致,如沸腾了一般,在血管内咆哮。

    “我这是要死了吗?真不甘心!!!努力了这么久,竟然得到这样的结局,我还未报答师尊的养育之恩,还有很多愿望没有实现..”楚莫离愤恨,可是无可奈何,想挣扎,可是四肢仿佛不再属于自己,动弹不得。

    不过血液的疯狂流动没有导致楚莫离失血过多而死,反而直接将额间的伤口修复。

    躁动的血液慢慢的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和普通的血液完全不一样,别人的血是鲜红的,可是楚莫离的血却是蕴含着淡金色,虽然很淡,却很明显。

    轰……

    血液游走四肢百骸,最后冲入识海,卷动灵魂,顿时灵魂炸裂,大量不属于楚莫离的记忆如原子弹爆炸,朝四周扩散开来。

    记忆深处出现一道苍劲的身躯沐浴血河,叱咤九天,一柄神剑贯穿云霄,立于三千敌前,遥指诸天。

    “本座楚霸王!今与三千诸神决战虚无之巅,看尔等奈我何!”苍劲的男子傲视如天,一双神眸如龙眸一般,金色的光芒洞穿虚空,堪破本源。

    “把龙脉开启的办法共享出来,不然今日必杀你与天外,让你永坠地狱,与虚无陪伴!”三千诸神将虚无围的严严实实,水泄不通,今日必有一方死伤惨重。

    “想我公布龙脉开启之法,那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资格了!”楚霸王冷冷的说道。

    双方不为底线妥协,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瞬间虚空崩塌,万里银河倒流,天崩地裂,苍莽大陆血流漂橹,神血染红苍穹,诸天十地皆被神战殃及,大火焚尽虚空。

    那男子身负霸血龙脉,狂化如真龙,体内的霸血如沸腾一般,经脉瞬间拓展如龙脉一般宽广,如人形绝世凶兽,一人横扫诸天万神,举世无敌。

    奈何强敌太多,如此枭雄,竟陨落在大幕苍穹下,只见血染苍天,如瀑布倾泻,苍茫大陆当时被染成了红色地狱,天地哀鸣。

    这一战,苍莽大陆神级强者十去八九,剩下的一些神灵为了争夺楚霸王的神体,竟互相残杀起来,最终,神战结束,诸天神灵全军覆没,神技终结,让神灵成为万古绝唱,化作永恒的传说。

    楚霸王和三千神灵的尸体随着神战结束也消失了,没人知道他们的尸体存在于何方,随着时间的消失,他们的事迹仅成了虚无缥缈的传说。

    ……

    楚莫离脑子里乱成了一堆乱麻,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从灵魂深处涌出,似乎是自己的,又似乎是别人的记忆。

    如此同时,两种从未听过的秘术却自行运转,仿佛上辈子就曾修炼过,很熟悉。

    霸狂拳,霸血基础拳技,共九招,招招破空,飞沙走石,练到极致,拳出玄力四射,崩碎大地。

    龙形幻影步,九重镜,练至巅峰,可平踏林叶,短时间御空飞行!

    这是开启霸血的好处,随着霸血的复苏,会有更多的记忆出现在识海,好像识海中封印着一个灵魂,随着楚莫离越强,对方回复的记忆就越多一般。

    霸狂拳和龙形幻影步都属于宗级秘术!相当于玄宗门的最高级秘术,可是在霸血家,却只能算是最基础的拳技和步法!

    楚莫离指尖微动,微微睁开眼睛,分不清这里是地狱还是人间,更分不清刚刚的记忆是属于自己还是别人的,他甚至不知道那个身影是不是自己。

    “啊……”楚莫离脑子里传来阵阵刺痛,痛的让他不自主的流眼泪,双手缓缓抱住脑袋,想平缓心底的恐慌。

    “王勤,李玉峰,陈彪,我要你们死!”许久之后,楚莫离想起了之前一幕,最终蹦出一道阴森沙哑的声音,仿佛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怪物一般,

    楚莫离艰难的爬了起来,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赤黎剑,拄着长剑不断向小林峰走去,凄凉的背影却隐约多出一种莫名的气质,是霸气,是孤独,是傲立!

    孤傲的身躯被无情的雨水淹没,倾盆大雨咆哮,电闪雷鸣崩碎诸天,仿佛要淹没这个无情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