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李菲菲的试探

第6章 李菲菲的试探

雪儿被人下蛊?

    唐家众人听到这句话,无一不怒火滔天,雪儿可是他们家族的千金小姐,深受唐老爷子喜爱,现在居然有人对雪儿下蛊,这不是在打他们唐家的脸吗?

    当然,还有林青梅这位常务副市长的脸,她是个不婚主义者,因为没有孩子,雪儿这个外甥女,就成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说是她的逆鳞也不为过。

    “东子,嗜血毒虫是南洋极道邪术师独门蛊虫,南洋极道一脉很少在咱们华夏出没,你确定雪儿是被人下了嗜血毒虫蛊?”唐老爷子皱着眉头问道。

    他是国家特勤局南方总局的负责人,对国际上都有什么黑暗势力,还是比较了解的,极道一脉邪术师在南洋很有势力不假,但一般只在东南亚活动,很少会出现在华夏,最多也就是去下港岛显示一下存在,很少有邪术师胆敢进入内地作恶。

    当然,南洋极道邪术师不怎么来华夏,主要还是因为国家特勤局高手太多,很多门派高人都有克制南洋邪术的手段,其中茅山、苗疆两地的高手,简直就是南洋邪术师的克星。

    “唐爷爷,你既然知道嗜血毒虫,应该很清楚中了嗜血毒虫蛊的特征,被下过嗜血毒虫蛊的人,会直接昏睡不醒,生命气息会一天比一天弱,三五天之内就会毙命,今天是雪儿昏迷的第五天,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天黑那一刻就是她的死期,您觉得这事还会有假吗?”

    潘浩东这番话,瞬间将唐老爷子给点醒了,现在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这些天,他光顾着找人医治宝贝孙女,居然连这么明显中蛊特征都没能察觉,他这爷爷做的实在是太失败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察觉出唐雪儿被人下蛊,对他孙女也起不到什么帮助,嗜血毒虫可是一种非常难缠的虫蛊,特勤局里的那些人,虽然也有人能够解嗜血毒虫蛊,可却无法保证中蛊者不受损伤。

    最后,他还是要求到龙爷头上。

    因为,能够安然无恙解除嗜血毒虫蛊的人不多,唐老爷子认识的也就只有龙爷一人。

    “潘大哥,雪儿平时都和我在一起,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平白无故怎么会有人下蛊害她?”李菲菲忍不住说出心中的疑惑。

    唐雪儿其实很少住在唐氏庄园,而是和李菲菲居住在青州大学附近的公寓,她们两人天天形影不离,唐雪儿有没有得罪过人,她是再清楚不过了。

    “菲菲,不一定要得罪人才会遇害,遇害的原因有很多,有时候单纯的妒忌,也会成为害人的因素,雪儿被人种下嗜血毒虫蛊,不一定是得罪人,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具体什么原因我就不说了,你就当成怀璧其罪好了。”

    潘浩东不敢直接说明缘由,唐雪儿体质是纯阴体质,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被人传出去,恐怕会引起一大票人窥觊。

    身怀纯阴体质的女子,可是所有男修士梦寐以求的道侣,对所有男修都有意想不到的好处,要是有人知道唐雪儿是纯阴体质,前来求亲的人,绝对是一茬接一茬。

    潘浩东都不一定能挡得住。

    同样,拥有纯阳体质的男修,也是所有女修的最佳道侣。

    要是有人把潘浩东的纯阳体质,透露给隐门女修,少不得会引起一大票强大女修哄抢……

    “怀璧其罪?”

    唐老爷子听到这个词,深邃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显然是猜出了什么。

    不过,他并没有开口挑明,而是笑盈盈的看向李菲菲,吩咐道:“菲菲,麻烦你带东子去温水阁泡个温泉澡,然后带他去迎宾楼,我在那里备了晚宴。”

    “好的,唐爷爷。”李菲菲轻点颔首。

    接着,转头看向潘浩东,“潘大哥,跟我来吧!”

    “好……”

    潘浩东笑了笑,跟着李菲菲走了。

    目送潘浩东离开,唐老爷子转身看向林青梅,嘱咐道:“阿梅,陪我进去看看雪儿,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都别在这杵着了。”

    “嗯。”

    林青梅点了点头,搀着唐老爷子,走进唐雪儿的小阁楼。

    其他人则一哄作鸟散,该干嘛干嘛去。

    ……

    温水阁,处于庄园南面,建立在一座小山包上,占地不大,只有一亩多,大概七百平方米的样子。

    温水阁有三个区域,分别是男区、女区和贵宾区。

    男区和女区都是唐家人自家的温泉澡堂,贵宾区则是给唐家贵客享受的温泉澡堂。

    温水阁外面是亭台楼阁,看上去古香古色,古朴大气之中,携带一股低调之风,然而内部装饰,却是十分奢侈的现代化风格,地面上铺满微晶石进口地砖,圆木柱子上雕刻着五爪金龙,墙壁上画着大师级仕女图。

    潘浩东走进澡堂的瞬间,仿佛回到了资本家的酒池肉林,一股奢侈靡费之风扑鼻而来。

    “潘大哥,要不要我找两个人帮你搓澡?”

    潘浩东闻言一怔,诧异道:“菲菲,你是不是搞错了,这里又不是外面的澡堂,怎么会有搓澡工呢?”

    “没有搞错,就问你要不要?”

    李菲菲没有解释,而是笑眯眯的问道。

    “呃……男的女的?”

    “女的,而且都是美女。”

    李菲菲笑盈盈的引诱道,美眸中闪烁着狡黠的精光,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正在一步步诱导猎物上钩。

    “哇哦,居然有美女搓澡工,唐家的服务实在是太周到了,我多叫几个美女来搓澡没问题吧?”潘浩东满脸兴奋的盯着李菲菲,并冲着她色眯眯的挑了挑眉。

    “没问题、没问题。”

    李菲菲微笑着摇了摇头,表示多叫几个没问题,心里却在大骂潘浩东是色狼,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潘大哥这人看上去一表人才,还拥有匪夷所思的医术,只是这人品实在是太糟了,随便试试就能原形毕露,雪儿要是嫁给他,肯定过不上好日子,等雪儿清醒过来,我一定要告诫雪儿,决不能让她嫁给潘大哥……”

    “唉~~”

    就在这时,潘浩东突然话锋一转:“唐家的服务好是好,可惜我是个正人君子,不习惯这种骄奢淫逸的享受,美女搓澡工就不要叫了,我自己一个人能行。”

    “……”

    潘浩东突变的画风,直接就把李菲菲搞懵了。

    这前一秒钟还想多叫几个美女搓澡工,下一秒钟就变成一个正人君子,说什么过不惯骄奢淫逸的生活,搞得李菲菲都有点拎不清,究竟哪一面才是潘浩东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