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奇怪武魂

第四章奇怪武魂

大陆传言,用意念控制武魂,就可以动用武魂力量,达到诸多不可思议的神奇之用,比如可以拥有更大的力气,更强悍的体魄,甚至更聪明的头脑。

    总体而言,流传最广的无非是五行武魂、但也有天赋异禀者,凝结特殊武魂,比如说光武魂、暗武魂、风武魂、雷电武魂、甚至还可能出现星辰武魂、蛮兽武魂等等,在华夏世界武魂的种类很多,但再多最起码也有最基本的形状和属性,但孙龙的武魂却是朦朦一片,他不禁感慨,这究竟是什么武魂?

    不管那么多了,先试试武魂的力量!

    意念调动武魂,强大力量外溢出,如暖流般涌动全身,无穷力感如疯长的潮汐,吓了孙龙一跳。

    周围的族人都在酣睡,孙龙不想打扰他们,悄悄走到破庙院子之中,扑通一拳击出,空气顿时微微一荡,这一拳少说也有五百斤以上的力量!

    孙龙确信自己从来未曾拥有过这么强大的力气,显然,这都是武魂觉醒之后,给自己带来的蜕变。

    在这激动的时刻孙龙噙泪,自己终于拥有了武魂的力量!虽然现在还很弱小,但希望的种子已经种下,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就可以越来越强!

    撇了一眼那高耸的残破院墙,孙龙突然想起那日被冷箭射杀掉的年轻族人,那血腥的场面给孙龙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如果孙氏族人不死绝,他们是不是就永远不会离去?

    想了想,孙龙悄悄爬上大墙,只见数十丈之外的草棚中隐有火光窜动,里面传出士兵的笑骂之声,似乎是在喝酒赌钱。

    没办法确定这外面有多少士兵守卫,孙龙决定跳下去查探一下。

    咻!

    一道散发着寒芒的箭失破空而来,咔擦一声射入孙龙所在的墙体,大墙瞬间龟裂,哗啦啦倒塌了一大片。

    “谁!”

    如被惊醒的恶狼,草棚中瞬间冲出六个士兵快速朝断墙冲来,黑暗之中,一个手持硬弩的男人也是目光冰冷的看向大墙,一步步走了过来。

    孙龙躲避在残墙之后,身体多处擦伤,火辣辣的痛感刺激着神经,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刚才的那一箭若反应稍慢一定就被射穿了!

    “大哥,这些孙家族人频频逃脱,让咱们不得消停!真是晦气倒霉……”

    “一群将死之人还得拉咱们陪着,真是痛苦啊!”

    “反正这些家伙早晚要被诛杀,又何必非守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随便找一个借口,今夜就将这群丹田被废的废物全部干掉,也好提前交差。”

    “强哥,这事你拿个主意,兄弟们都听你的!”

    寒风呼啸,几个士兵低声攀谈,似乎无法做出决定,等待首领张强的决断。

    “如果这么做的话,你们的嘴可要把严实点,若上边问下来,你们要统一口径,咬定孙家族人企图逃窜,咱们被迫将其格杀。”

    “哈哈,好主意,早就等待这一天了……”

    墙外的士兵大笑起来,随即,琐碎的脚步声响起,他们便是朝大佛寺走来。

    丹田被废……好似一个晴天霹雳在耳边炸响,虽然听苏倾说家族因为是前朝旧臣,力保皇室而遭囚禁,但孙龙万万没有想到,全族人的丹田都被废了!这是赤/裸裸的囚杀啊!

    双目立即布满血丝,孙龙的内心满是愤怒,双拳紧握,如同一只疯狂雄狮,猛地从墙壁后窜出,将企图进入大佛寺的诸多士兵阻拦住。

    “你们这群恶人,我孙氏与你们有什么仇,为何一定要赶尽杀绝?!”孙龙瞪着对面的士兵们,发出愤怒的咆哮。

    诸多士兵对视一眼,似乎看到了一个笑话,各自露出残忍的笑容,如同看待一只待宰的小兽。

    李强一身重甲,手中的硬弩上驾着六支弩箭,箭头散发冷冽寒芒,刚才的那致命一箭便是由他发出。

    李强脸上没什么表情,冷淡道:“你和我们倒没什么仇,但和孙麟大将军有仇,所以今夜你们必须要死。顺便说一句,这世界强者为尊,丹田一旦被废与死无异,与其饱受羞辱,不如引颈就戮,还可以得到一个痛快的死法。”

    “难道丹田被废就没有活下去的权利?丹田被废就应该被杀死?”

    面对李强的霸道,孙龙发出冰冷的质问。

    李强终于失去耐心,目光中杀机崩现,将手中的机阔按动,一支弩箭“蹦”的朝孙龙激射而出。

    箭矢刺破风雪,带着森然杀意,射向孙龙胸口!

    孙龙见他行凶,瞬间激发骨子里的血性,今日就算陨灭,也要将这些杂碎杀死几人,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到!

    一股淡淡的能量自武魂生出,如同一缕暖流般冲击脑海,不知为何,那原本迅疾如闪电的箭矢,却在孙龙的眼中变得缓慢起来,运行轨迹清晰无比,孙龙轻松躲避开,飞速捡起一块石头,狠狠朝李强脑袋砸去。

    砰!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李强的身体倒飞而出,狠狠砸在了断墙之上,将残墙撞碎了一片。

    孙龙/根本不给他还手的机会,跑过去一石头狠狠砸在他的脑壳之上,顿时砸塌陷了半边,鲜血蹦飞,李强拼命的挣脱开,狼狈的朝远处爬去。

    孙龙也不管其他人,几步追上李强,便是挥动手中的石头,再次朝李强猛砸,这一次李强反应稍快,但还是被一石头砸中胸口,瞬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李强以惊恐的目光盯着孙龙,怎么也想不通,一个丹田被废的废人,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快的攻击速度?

    砰砰!

    孙龙再度冲上,挥动手中的石头连续砸下,李强顿时血肉横飞,惨叫连连!

    再次一石头敲在了李强的脑壳上,眼看着李强白眼外翻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孙龙这才收手,毕竟李强这条狗可以为了讨好主人而凶险,但孙龙可不是嗜杀之人。

    六名士兵已经完全呆滞下来,手里虽然都握着锃亮的宝器,可竟然没有一个人冲上来对付孙龙,尤其是看到那倒在血泊之中的李强,更是令他们感到胆寒。

    李强可是武师后期的实力,莫说这孙家少年丹田被废,就算是没有被废,想要对付李强又谈何容易?

    眼前发生的事情他们无法理解!

    短暂的沉默,其中一名士兵喊道:“这小子有点邪门,今天的事情一旦传出去,我们可没好下场,散开用硬弩射杀他!”

    士兵们纷纷解下硬弩,立即四散出去,做出射击的动作。

    孙龙后退几步,弯腰将李强遗落在地上的硬弩拿起来,以迅疾如风的速度,朝那包围住自己的六名士兵激射五箭。

    五个兵士应声而倒,孙龙将手中的空弩狠狠砸出,将另外一名兵士砸的头破血流,弩匣直接插入了对方的脑袋,显然是活不成了。

    看着那倒在雪地之中的七人,殷红的鲜血溅满地,孙龙感觉有点茫然,这样的场面使得他很不适应。

    外面的动静,惊动了大佛寺里面的族人,很多人纷纷走出庙门查看情况。

    大长老孙文、二长老孙坚搀扶着孙武站在大殿门口,看到院子中的情况都是一楞,难道这些武士,都是孙龙打倒的?

    李强翻身吐出一大口鲜血,盯着孙武,有气无力道:“孙将军……请饶我……饶我一命!”

    他挣扎着从碎石堆中爬出来,在地上拖出去两条长长的血迹,缓缓朝孙武移动了过去。

    当靠近孙龙的时候,布满血丝的眼瞳突然显露狰狞,李强一跃从地上弹射起来,抡起一脚狠狠朝前者的脑袋甩了出去。

    “龙儿小心!”孙武惊呼了一声险些就要栽倒。

    孙龙反应很快,几乎就在李强动手的同时,他便是动用全部的力量,狠狠朝李强的腿轰出一拳。

    砰!

    巨大的力量使得孙龙爆退了七八步,手腕火辣辣的疼痛,原来虎口震裂,竟然留下了鲜血来。

    李强阴毒的盯了孙龙一眼,骂道:“小畜生,不知道从哪里学到的鬼伎俩,先前偷袭军爷得手,现在你们都要死!”

    李强的脑袋大半边都塌陷了下去,满脸是血,凌乱的发髻与血浆掺杂在一起,使得他的面部看起来极度狰狞。

    碎石腿!

    李强凌空而起,身体在空中打了个旋转,那右腿仿佛瞬间变成了石头一般,带着强大的力量,狠狠朝孙龙的脑袋踢了过来。

    孙龙立即将一股武魂力量调动到脑海之中,李强的动作马上变慢了不少,虽然他的力量很强大,但已经完全不能对孙龙构成威胁了。

    看准了时机,孙龙躲避开李强那惊人的一击,以能够调动的最大力量,一拳轰中李强的小腹。

    李强一口鲜血洒落长空,身体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出去,再度摔在了地上。

    毕竟受了太重的外伤,数次的重击使得李强的身体承受不住,他挣扎着想要爬起,却是被孙龙一脚踢翻在地。

    李强怨毒的盯了一眼孙龙,将口中的血渍吐出,威胁道:“你若杀我,孙氏必然灭门!”

    “就算我不杀你,难道灵犀国就会放过我们孙家?”

    孙龙冷笑,在这一刻他终于懂得,对待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如果不是自己的神秘武魂强大,恐怕此时已经被偷袭死去!

    心中对李强再无任何怜悯,轰然一拳捣出去,李强的脑袋砰的一声破碎掉。

    一股淡淡的能量自李强残躯之中脱离出,不着痕迹的被孙龙吸入体内,隐约间一股微弱力量涌入身体,窜入丹田武魂中,然后消失不见。

    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感觉,孙龙也没在意,转身来到孙武的面前,垂头道:“父亲,你惩罚我吧!”

    溺爱的盯着儿子的眼睛,孙武泪眼婆娑,道:“孩子,你做的没错,这些人一直想要杀死我们,你今天为家族争光,我非常高兴!”

    拍了拍孙龙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往心里去,孙武转头对身后的族人道:“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天亮之前,我们必须离开云州。”

    大长老孙文露出担忧的神色,道:“可我们如何出城?现在这个样子,马上就会被守城兵将发现!”

    孙武道:“去找我岳父吧!以他的势力帮我们出城应该不困难。”

    大长老是沉默了,他没有表态,表情却是相对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孙武的岳父名为苏震南,乃是云州城第一大财阀,赵氏乱政之后,大肆清除前朝旧臣,但对民间秋毫无犯,苏家在云州经营百年,关系网庞大,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一定可以平安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