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威胁我?

第1章 你威胁我?

秦城,东城区。

    午后,细碎的阳光,透过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木,洒下斑驳的光点。

    身穿破衣烂衫的青年,轻轻蹙眉,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前方。

    “我秦川又回来了!”

    秦川穿着有些破烂的衣服,走向巷尾拐角处,心中却在呐喊。

    当看到济世堂的招牌,秦川目光轻闪,其中透着一丝复杂的意味。

    作为修炼八百年的绝世仙尊,尤其在医道上有着绝世天赋的医道巨擘,秦川从未想过,自己还有重回地球的机会。

    三天前,秦川渡劫将要成就真仙之位,但没曾想被雷劫击碎了肉身,无奈之下,元神出窍,裹着空间戒指,仓皇逃窜,居然撞进了空间裂缝。

    再次醒来,秦川发现自己重回地球!

    二十岁那年的夏天,即便是秦川再世为人,也记忆深刻。

    “若是所料不错,两天后那些人就会再来。”

    秦川轻哼,目光渐冷,凌厉的目光,如同锐利的尖刀一般,似是能刺破空间。

    上一世,也就是今天晚上。

    秦川出去采购药材,路上出了车祸,等他康复之后再次回到济世堂。

    医馆已经易主,家人不知所踪,那位一直呵护他的梦姐,已经沦为仇人的妻子。

    从此秦川一生都在悔恨和煎熬中渡过,最终在仇人的威逼之下,他只能远走他乡,离开秦城。

    再次想到当初发生的事情,秦川不由紧了紧拳头,目光愈发冷冽。

    既然上天再次给了他一次机会,他不仅仅要站在最巅峰,还要守护家人和梦姐,平安一生!

    想到这里,秦川紧了紧拳头,大步向前,那刚毅的面容上,带着和其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和淡然。

    秦川心中正想着,抬眼一看,迎面走来一名身材高挑,身材曼妙的妙龄女子。

    女子身穿白色连衣裙,修长雪白的双腿,包裹在超短裙中,虽然没有黑丝诱惑,但充满青春靓丽的气息。

    即便是以秦川再世为人的心性,也不由的呼吸一滞。

    目光中明亮的光芒一闪,随即定格在女孩俏丽的面容上。

    “梦姐!”

    秦川心中欢喜,顿时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失声喊道,没有丝毫犹豫的,三步并作两步,将身高足足一米七的女孩,揽入怀中。

    “小川?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去提货了?”

    陈梦顿时愣住,即便这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也忍不住面容微微发烫,深吸了一口气,才略带担忧的问道。

    “我……”

    秦川正要开口,目光轻轻一颤,面色微变。

    他猛然想起来,当年医馆出事之前的两天,陈梦经常独自一个人外出,而且很晚才回来。

    每一次回来之后,面色都很差,有一次甚至是红着眼圈回来的。

    当年秦川不明白是为什么,但如今他是仙尊再世,眼光何等毒辣,即便不问,也知道其中有猫腻。

    而对于陈梦,秦川的感情一直都相当复杂,前一世他秦川是秦家大少,整天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在家里出现变故之后,更是一蹶不振。

    在所有人都已经抛弃他的时候,是秦梦不离不弃,不断给秦川力所能及的帮助。

    也正是因为这个外柔内刚的女孩,秦川前一世才能苟活下去,才能等来师父带他离开地球。

    陈梦,对于他秦川,恩重如山!

    “梦姐,你这是到什么地方去?我陪你。”

    想到这里,秦川目光再闪,其中冷冽光芒一闪而逝,含笑问道。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你是不是有捅了篓子?等我回来跟妈说一下,你先不要回家?”

    陈梦浅浅一笑,眸子中充满深切的无奈。

    “货的事回头再说,你要去做什么?先告诉我。”

    秦川微微摇头,陈梦那里知道,他秦川早就不是之前的那个秦川。

    随着货车出车祸之后,侧翻掉入悬崖,之前那个纨绔子弟秦川,已经不复存在。

    这一世,他作为仙尊再世,定然不能让自己深爱的人,再有一丁点波折!

    “我……我去见一个人。”

    陈梦略微有些诧异,说话间美眸中慌乱的神色一闪而过。

    “宋铭杰那个王八蛋还在纠缠你?他在用医馆威胁你。”

    秦川挑眉,面容上多出些冷峻来。

    下一刻,他眼中杀意奔腾。

    这个宋铭杰,在前一世便是那个导致秦家覆灭的导火索,虽然秦家的事情不仅仅是因为宋铭杰。

    但正是因为这个人,梦姐被迫委曲求全,父母失踪甚至是身死,秦家所有产业,付之一炬!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此人。

    “小弟,别乱说,姐姐去办正事,你先回去吧。”

    陈梦再次愣住,她内心深处,忽然有着一种感觉,眼前这个在她眼中,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弟,什么时候有着一种让她想要依靠的冲动?

    陈梦再次摇头,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去,这才幽幽开口。

    她也想不去,但秦家如今的境地,让她已经别无选择。

    虽然陈梦不是秦家亲生的嫡女,但是秦川的父母,对于她有养育之恩,她对自己的家人,有着深厚的感情。

    之前的二十多年,一直是他们在为自己遮风挡雨,现在她终于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陈小姐,我们该走了,宋先生恭候多时了。”

    巷口处,漫不经心的声音传来。

    秦川双目瞬间冰冷,抬眼望去,入眼处,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儒雅男子,负手而立,在他身旁,赫然是六名精壮汉子。

    这些人身形高大,气息沉稳,一看便是职业保镖。

    半年前,他秦家也曾有这样的阵势,可是这半年,家族生意接连垮台,唯独剩下济世堂苦苦支撑。

    “你去告诉宋铭杰,让他滚来见我。”

    秦川冷笑,目光丝毫不避讳的直视那中年男子,作为再世仙尊,即便修为十之不存一,面对只是有一些外家功夫的保镖,秦川丝毫不惧。

    这种人,在他眼中,便是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

    “哎呦?秦家的大少?不对,我现在该叫你大废物了吧?你以为秦家还是半年前的秦家?”

    中年男子名叫宋海,身为宋家的管家,面对秦川这样落魄家族的大少,宋海有足够的底气如此说话。

    似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底气,宋海说话间头颅高高昂起,眼角余光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几名保镖。

    “让我们宋少来见你?若是半年前,你有这个资本,现在你也不看看你算什么东西?”

    宋海本来想嘲笑一番秦川,听得秦川此话,双眼微微眯起,其中满是嘲弄意味。

    连带他身后的一群保镖,都微微摇头,哑然失笑,他们早就知道这个废物秦川不着调,却没想到,已经不着调到如此地步。

    “是吗?我秦川让他过来,那是看得起他,等我亲自上门,宋铭杰唯有一死,才足以谢罪。”

    秦川摇头,身为再世仙尊,即便是前一世离开地球之后的八百年,他都是一步一步站在巅峰的人物。

    他的风采,岂是宋海这样的蝼蚁可以领略的?

    “哈哈哈,这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好笑的笑话,秦川,我不跟你废话,让陈梦跟我们走,你秦家还有一丝喘息的机会,否则……”

    “你这是在威胁我?”

    秦川轻笑,嘴角上扬,但那目光却冷的可怕,其中似是有尸山血海一般,即便是宋海,迎上这样的目光,心底都微微有些发颤。

    “是又如何?你这……废!啊……”

    宋海正要开口,一句话还不曾出口,站在原地的秦川,却突然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