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功德炼体

第3章 功德炼体

半年前的秦家,还在市中心区有数套别墅,但是现在,一家人全部住在了济世堂后面的院落里面。

    跟随陈梦曼妙的身影,一步步走来,秦川的内心,一直都不是很平静。

    八百年没有回来,再次回到这里,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极为熟悉,八百年前所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梦姐,爸的身体怎样?”

    “老毛病了,你……等一下进去说话注意一点,不要再惹他生气。”

    陈梦目光流转,心中却诧异,前一阵子,秦川还和秦远山有了争执,正是因为这样,秦川才出门送货。

    至于秦远山,也正是因为秦川这么一闹,病情才恶化,看来这小弟真的是长大了。

    若是放在几天之前,秦川断然不了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嗯,前几天是我错了,爸的病就交给我吧。”

    秦川轻轻点头,目光中多出一丝无奈来。

    若是前一世他能不那么混账,指不定秦家的悲剧不会发生。

    但既然自己重活一世,这一世就断然不能让那些悲剧重演。

    “小川,爸的病只怕不好治,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是内伤。”

    陈梦目光闪烁,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低声提醒。

    “即便是人之将死,我一枚丹药下去,也能让人变得生龙活虎,区区内伤,算得了什么?”

    秦川微微一笑,眸子中精芒一闪而过,他修炼的玄医诀有着种种神妙之处。

    只要有着足够的功德支持,便有着无上伟力。

    即便现在只是入门而已,凭借这功法炼制几枚丹药,完全不是问题。

    小院厅堂内。

    秦川垂手立在病床边。

    病床前,以为四十多岁的贵妇人,眉头紧皱,一双美眸中布满血丝,显然是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

    “妈!”

    秦川看向妇人,顿时有些忍不住眼中的泪水,即便是作为修炼八百年的医道巨擘,此时却双眼通红,噗通一声跪在了妇人面前。

    “这孩子,你这是干什么?不管外人如何说,你是我刘晓云的儿子,那批货虽然是我们的最后依仗,但是丢了就丢了,哭什么?”

    刘晓云轻轻拍着秦川的后背,眸子中充满宠溺,秦川却不由心中一热。

    他这才想起来,前几天他提回来的那一批货对济世堂来说,有多么重要。

    “我好几天没见您,想您了。”

    秦川深吸一口气,将心中所有情绪都暂时压下,认真的开口。

    “这孩子,都是大人了,怎么还这幅样子?”

    即便刘晓云面容上充满疲惫,但是听到了秦川的话之后,还是满面笑容,只是语气中多少有些责怪的一味。

    “我爸的身体,怎么样了?”

    秦川站起身来,抬眼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秦远山,这一看之下,面色微变。

    秦远山面色蜡黄,此时双目低垂,气若游丝,若是不采取措施,恐怕撑不了太长时间。

    “你爸不想去医院,我们手里只剩最后一笔资金,如果动用的话,济世堂……”

    刘晓云皱眉,眸子中充满深切的无奈。

    如果济世堂真走到了那一步的话,她只能迈步那此时最不想迈出的一步。

    去求一求那个人。

    “妈,爸的事交给我了,我们之前关系不好,都是我的错,今后我定然好好孝敬二老。”

    秦川长身而起,眸子中充满决然,随即他迅速在脑海中盘算,需要多少种药材,才能开始配药炼丹。

    随即他便摇了摇头,因为他脑海中的丹方不仅仅复杂,而且很多药材不一定能够在第一时间找齐,如此说来,便只剩一个办法。

    秦川在刘晓云和陈梦古怪的目光下,踏前一步,身后扣住秦远山的脉搏。

    随即体内《玄医诀》运转起来,大量精纯的医诀元气,缓缓进入秦远山的身体之中。

    而秦川的面色,却不由一阵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面颊上滚落下来。

    转瞬之间,秦远山的面色,便恢复正常,甚至是多了一丝健康的血色。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原本气若游丝的秦远山,呼吸便彻底平稳下来,只是秦川的面色却更加苍白。

    “小川,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吓唬妈妈!”

    刘晓云一直在观察秦川的情况,她的心境,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迅速的变化,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担忧,直到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究竟在做什么,但是秦川的面色已然越来越差!

    “妈,没事。”

    秦川淡淡的开口,只是声音中充满了疲惫,“我爸暂时没什么事情,我休息一下。”

    一句话说完,秦川身体一晃,差点直接栽倒下去,幸好一边的陈梦反应比较快,一把将秦川扶住。

    “小……小川?”

    秦远山此时已经睁开了双眼,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他的身体他自己很清楚,甚至可以说时日无多,但现在他体内的气息平稳,精力回复大半,这是儿子做的?

    “爸,儿子以前错了,今后这个家,就交给我来撑吧。”

    秦川微微一笑,目光中充满决然。

    “好!好,不愧是我秦远山的儿子!”

    秦远山声音颤抖,说话间双眼微微泛红,这句话他等了多年,他秦远山的儿子,终归没有让他失望!

    房间内,众人都红了双眼,陈梦站在秦川身后,更是轻声的啜泣。

    她这个小弟,几乎是她看着长大的,没想到纨绔如斯,居然能有浪子回头的一天。

    而刘晓云更是满脸欣慰和急切,心中默默感叹,她刘晓云的儿子,终于长大了。

    帮秦远山调理了身体之后,秦川身体之中的玄医元气,基本上消耗一空。

    如果不是他强行撑着,随时都可能昏死过去。

    所在在秦远山的身体恢复了之后,秦川没有过多停留,在陈梦的搀扶之下,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这一次秦川没有选择修炼,而是躺在床上之后,沉沉的睡去。

    睡梦之中,秦川身体内正发生某种玄妙的变化,淡淡的金色光芒,在体外流转开来,虽然秦川的每一次呼吸,金光在周身流转一遍,最终缓缓汇聚在头顶之上。

    次日清晨,秦川缓缓睁开双眼,翻身跳下床榻,仔细感知身体中的变化。

    《玄医诀》的修炼要诀在于,只要治病救人,便能产生功德,而这些功德,会被吸收利用,强化身体。

    “果然!”

    查看了一番身体中的情况之后,秦川的目光中,一抹欢喜的神色一闪而过。

    原本他只是功法小成,算是进入练气期,但是此时,因为昨天动用《玄医诀》为父亲治病,功德炼体成功,现如今就算是不再动用玄医元气,他也能发挥炼气期的实力!

    秦川有着前世的修炼经验,即便是没有储物戒指里面的大量资源辅助,短短一下午的时间,距离进入练气中期,也只剩下半步之遥。

    转身出了房门,秦川面色却陡然阴沉下来。

    门外,数名黑衣保镖,负手而立,气息沉稳,身形高大,赫然是宋家的保镖!

    不过他如今有如此实力,根本不怕宋家有什么手段。

    “小川,你休息好了?要不你出去躲一躲?”

    “宋铭杰要你跪下求他,否则今晚就让我们医馆消失。”

    正守在秦川门外的陈梦无奈轻叹,那一双美眸中不由透出一丝冷意。

    “带我过去。”

    秦川目光一闪,眸子中瞬间多出三分冷意。

    “小川你别冲动!”

    “无妨,他们这是自己作死。”

    秦川大步向着房间外面走,眸子中透着淡淡的戏谑,这宋铭杰还真是不知死活,秦川堂堂再世仙尊,岂能被这样的蝼蚁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