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厚颜无耻的功法【修】

第2章 厚颜无耻的功法【修】

“嘿嘿,果然不出我之所料,真的可行!”

    李玉满心激动,擦擦额头的汗,也顾不得满身污浊,急忙朝着丹田内视。

    下一秒,他却猛然一惊,脸色瞬间急变,阴沉下来。

    他的丹田里竟然不是炼成紫云符种,而是炼成一朵虚幻火光。

    “我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功法竟然变了,难道我是走火入魔了不成?”李玉喃喃自语,然后将重生以来天然强化的精神继续深入丹田内视起来。

    不一会儿,他便破口大骂:“我擦了格区,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的功法,我草啊,这怎么修炼,这如何修炼?我不要,我不要啊……”

    李玉瘫坐在地,不住哀叹。

    他的功法彻底变了,根本不是紫云经,而是一门《欲火红莲法》。

    这东西,挺逗没听说过,怎么就炼出来了?

    还有,这么邪恶的法门,根本就是坑爹好么?

    谁在筑基的时候,会选择这种邪法修炼,只怕都会下场凄惨,九死一生。

    紫云经虽然不强,但却堂皇正气,乃是不可多得的筑基妙法,正好适合最初的修士练习。

    可谁知道,事与愿违,在引起成功的同时,他的功法也被成功的篡改了。

    “一定是这朵黑莲!”

    李玉咬牙切齿,可是黑莲依旧人畜无害,再次恢复莲子,好像一个死物。

    “唉!”

    叹息一声,李玉没有办法,开始研究这门突然出现的符种,事已至此,他已经无力反抗。

    毕竟,功法乃是仙道根基,人在引起入体之后,第一次炼出了什么符种,就是什么符种,这是不能更改的,否则就会内息逆转,筋脉尽碎。

    根据紫云宗的典籍讲述,李玉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炼气修行的最初步骤,三阶入门境界,分别叫做引起入体,炼气成真,先天真元。

    分别炼出内息灵元,真气,乃至先天真气,只有先天大成,一气归元,才能真正凝为法力,超凡脱俗。

    而这三个境界,亦是精细复杂,一般来说,只要身负资质,就能感应灵气,按照功法指引,便能吐纳灵气,纳入体内,引导炼化,然后按照功法之中包容的符文观想凝聚,融合起来,化成符种,作为仙道根基。

    这个符种无比重要,在修为有成之前,谁都只能修一种法,炼一种气,否则就会内息驳杂引发反噬。

    这门最开始的功法,甚至决定了一个人的前途好坏,可谓本命功法……

    紫云宗虽然不是什么绝世仙门,但这《紫云经》却很适合凡人筑基,李玉也是好不容易才得到此法,不知道精研多少次,准备为自己筑基的法门,他本想以此结出符种,没想到功成之后却傻眼了,黑莲竟然篡改他的符种,直接传了另外一门功法。

    而且还是一门邪功,甚至……有些羞耻。

    《欲火红莲法》。

    简单地说,就是采集男女欢爱欲火,积攒起来,炼就欲火红莲花。

    同样,此等欲火,数量越多,火气越大,威能越强。修炼此法,甚至可以不用吐纳灵气,只要炼化吸收欲火即可。

    只是……欲火该如何获得?

    要是血液还能设法谋取,哪怕屠城杀戮都行,可这欲火……难道让人当面欢好,然后乘机收取?

    太过羞耻有木有?

    李玉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是哪门子的功法?

    好在,此法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那就是三昧真火。

    三昧,乃修行之人最难炼化的三道本源:怒、欲、愿。

    怒火黑莲,欲火红莲,愿火金莲。三莲合一,便是三昧真火。

    修行的三灾九劫,可借雷霆炼化,惟此三昧,炼之不掉,反而凝成真焰,焚烧万物。

    三昧,又叫三毒,据说乃是人性原罪,一怒成魔,欲求不满,誓愿难休。此三毒者,往往让人做出种种恶行,纠缠不绝。

    这也是为何,大部分修士都要清心寡欲,斩掉七情六欲,甚至荤腥不沾,红尘不染。

    当然,三昧真火还有许多炼法,一种是精、气、神三火;另一种是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再一种是天火、地火、人火。

    据说将怒欲愿三昧炼化,合精气神,空石木,可成大三昧,为天地人之火,焚山煮海,无物不烧。太上老君的兜率之火就是大三昧,无比厉害,仙佛难挡。

    “怒欲愿……何其难也,不说其他,光是凝结一团万家灯火就不知道得几十年幸苦布施,做尽好事。

    三昧真火虽然厉害,但也最是难炼,最是邪门,修炼欲火看似简单,其实要求极高,任何人被收取欲火之后,只怕三五年都难动情欲,这简直是绝户计……”

    李玉前世通读道藏,这点见识还是有的,当下就是苦着脸皮。

    “咦?还能另辟奇径?这以器御法又是什么东西?”

    叹息一阵之后,李玉只能认命,开始研究这门欲火红莲,不一会儿,他却惊疑起来。

    这门功法竟然附带一种炼器之术,讲求器法双修。

    也就是说,在三昧真火起手修炼之时,就能炼成一件本命法器,一面炼法,一面炼器。

    到时候,只要把法器炼到一定火候,还能借助法器助长修为,同样,如果法力提高,也能反哺法器。

    “这个似乎不错,法器这东西可不常见,整个门派也就真传弟子和那几个长老才有,拥有一件厉害法器,哪怕小鸡仔都能屠杀妖兽。”

    李玉突然双眼一亮,前世他就有些修炼根基,只是末法年代,灵气稀薄,难有所成,至于法器,更是传说中的东西。

    来到这个世界,他眼看长生有望,拜入仙门,却又限于资质,无缘此道,值此时刻,黑莲终于牛逼一回,果断给他一条生路。

    “怕他个鸟,老子早就没得选了,功法羞耻又如何?除此之外,我还有得挑么?”思考良久,李玉一拍脑门站起身来。

    他的资质并不好,甚至没有资质,别说炼气,就算修武都是难有所成。

    天生的经脉郁结,只怕只有三昧真火才能烧开,改天换地。

    打定主意,李玉顿时来了兴致,开始仔仔细细,一遍遍的研究这三昧真火欲火红莲篇章,之后就是那门琉璃金盏的法器。

    “欲火……嗯,不管法器还是法诀,都无法在山中炼成,整个仙宗都是光棍,仅有的几对道侣也都身份非凡,我连面都见不着,何谈收取欲火?何况也不知道人家何时啪啪啪不是?

    看来还得从长计议,先想办法下山再说……”

    良久之后,李玉停止研究,开始谋划起来。

    入门之时,他身上有三株百年灵药,都是神武府砸锅卖铁凑来的,当日他用第一株换来上等洞府,乃至绝对安全。

    前几日,他用第二株换来开山使的身份,主持升仙会,选徒入门。

    “第三株,该去换些炼宝材料,乃至……”

    李玉突然想到什么,诡异一笑,摇摇晃晃的爬起身来,将自己洗的白白净净,换上新的道袍,离开洞府。

    三株百年灵药,就算切片吃了,一般人也能修出一个气候,最起码能炼气成功,甚至可能修出真气,再不济也能壮大气血,淬炼肉身,武修有成。

    只可惜,李玉从未如此做过。

    一来,没有意义。他没资质不说,全身经脉也都郁结,根本不能炼气修武;

    第二,他还需要这些东西换取安全。灵药给了别人,他才可以安稳的作威作福,否则凭他一个凡人如何能够住进天字一号洞府,如何能够拥有内门弟子才有的储物袋。

    就这样,三天时间匆匆过去。

    三天里,李玉用最后一株灵药换到九种精矿,都是炼制琉璃金盏的必须之物。

    琉璃金盏,需以离火玄金为体,不息苍木做芯,佐以七种宝色琉璃,合炼九次,方能成就。

    凑齐材料,李玉开始第二步的计划……偷偷潜入灵兽园。

    第二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可紫云宗却气氛诡异。

    “师兄你听说了么?昨日灵兽园的仙兽灵禽全都疯了,嘶鸣一夜,今日早晨全都昏睡不起,不知有何缘由。”

    “切,一看你就消息落后,还是我来说吧,这可是内幕消息。

    我听说哈,灵兽园里昨日被人放了三斤春药,偌大的灵兽园彻底乱套,那只白孔雀被照夜狮子凌辱一夜,还有那只金羽仙鹤,竟然强上了一条黑蛇,据说一个当值的杂役弟子没跑出来,被马长老的锦毛虎给爆了菊花咳咳……”

    “我擦,这么劲爆的消息你从何处得知?”

    “咦,你谁啊,我可什么都没说哈,那个谁,你腰带掉了……”

    混在人群里的李玉赶快开溜,眸子深处隐现得意。

    这件事是他干的,毕竟偌大的宗门只有那些禽兽能够下手,不放春药,何来欲火。

    昨夜,李玉足足收取了一百多道欲火,筑炼起来,内息都是暴涨几倍。

    练气一层引气入体,第一步是感应灵气,引入体内;第二步是引导灵气,纳入丹田,然后慢慢积累,壮大起来,形成符种,内息。从而洗毛伐髓,淬炼血肉,脱胎换骨。

    如果炼气有成,自然远比吞服灵丹修持武道玄妙。

    毕竟武道只是外功,就算血气壮大,也只能由外而内的打熬,直到内外兼通,才能精修脏器,洗髓换血,从根本上壮大身躯。

    可炼气不同,炼气乃是内功,纳气入体便能引入丹田,以此为源,梳理血脉,洗练根骨毛孔,增益力量。哪怕随便泄漏一些内息灵气散入血肉,也比苦修武功来的快速。

    李玉一朝收取百道欲火,顿时在丹田里化出一朵欲火红莲。莲花转动,热流旋出,顺着血液淌遍周身,焚掉杂质,梳理血精,好生玄妙。

    他这一朝修持,足抵别人数月苦功。

    正常人,每日辛辛苦苦也才只能炼化一道灵气,灵气纳入丹田之后,又会慢慢流散,除非不吃不喝,什么都不干,一直熔炼,否则的话,一天能够留存半道灵气的修为都算不易。

    当然,碰上资质不好的,光是感应灵气接引入体都很费劲,三五个时辰才能积攒一道灵气,纳入丹田之后,更不用说。

    可李玉,一朝收集百道欲火,顿时就把符种炼成,显化红莲,在丹田里运转不止,堪比修行百日之人。

    他可是知道,紫云宗的某个天才耗时数月才在丹田里炼出一团紫云来,就这也是绝世人物了。

    “似乎这羞耻的功法很强悍啊……”李玉摸摸脑门,第一次对自己的功法生出满意来。

    当然,这功法也存在弊端,那就是只炼欲火。

    对于它来说,灵气可有可无,反倒是欲火不能断绝,要想大成,必须有无数欲火炼入符种。

    而且,任何被收过欲火的生灵,注定在数月甚至数年之内难动爱欲,性情冷淡。也就是说,经过李玉一朝祸害,紫云宗已经没有供他修炼功法的资源了。

    “这黑莲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吸收血液之后会有功法传出?而且随着我的修为增强,黑莲似乎也越能得到滋养,焕发生机。

    这一夜我修为大涨,黑莲似乎又显化了一些功法图文,我已经隐约窥到怒火黑莲的修持法门……”

    盘坐在天字一号洞府,李玉慢慢修炼,一改往日惫懒,开始夜以继日的苦修。

    就这样,足足三天三夜,李玉不断的滚熬精炼,直到整个欲火红莲彻底稳定下来,这才休止。

    “按照功法所讲,纳气入体之后,还要慢慢的推动内息游走筋脉,直到功行周天才算圆满,我现在筋脉不通,这该如何是好?”

    三天之后,李玉再次遇到难题,他的体质实在太差。

    “算了,先不管了,还是先把琉璃金盏炼成再说,到时候就算我不行,只要琉璃金盏强大起来,亦能反哺给我力量,助长功法……”

    想了半天,李玉决定不再考虑这些,干脆取出九种材料,准备炼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