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琉璃金盏【修】

第3章 琉璃金盏【修】

琉璃金盏不算什么高深法器,炼制倒也简单,李玉仔细推演一遍之后,顿时开始掐动印决。

    一时间,红莲翻飞,拳头大的火焰凭空在他掌心燃起。

    这火焰,乃是三昧真火中的一昧,就算不成气候,火力也是极其不弱。

    李玉曾经试过,一锭黄金在他手里,只消片刻就能化成金水。

    琉璃金盏,是一门属性单一的攻伐之宝,能够熔炼三昧真火,真火越强越是厉害。

    而且,前期的琉璃金盏修炼起来十分容易,只需欲火足够就能衍生禁制,壮大起来,对于这一点,李玉最是欣然。

    “虽然材料差些,但也勉强够用了。”

    嘀咕一声,李玉顿时取出一块离火玄金,将火焰包裹其上。

    约摸半柱香后,玄金开始变软,慢慢化开,就在这时,李玉猛然抓起一截不息苍木丢进火中。

    眨眼间,玄金之液竟然极具灵性的蠕动起来,将那苍木包裹进去,扭曲变形,凝作一盏金灯模样。

    灯盏之中,热气逼人,烤得李玉口干舌燥,一股熊熊烈火从中生出,腾起尺许,十分神奇。

    眼见于此,李玉顿时取出七颗颜色各异的宝色琉璃,接连的丢入其中,控制炼化,慢慢融合。

    很快,七颗琉璃纷纷化开,灯盏已经无需操控,欲火红莲直接融入。转动间,一道道赤红纹路开始烙印,种种花纹凭空衍生。

    最后,整个灯盏越转越快,就像一团纯粹火光,一时间七彩缤纷,金色内敛,琉璃耀目,灯盏内壁犹如花瓣,层层叠叠,好不华美。

    最后,只听嗡地一声,整个灯盏火光大盛,似乎彻底化成火气,没了实质,周身尽显琉璃光彩。

    倒是火光内部,一朵红莲起伏不定,种种符文快速蟠扎,组合起来,变成禁制。

    就快成了!

    此时,李玉已经脸色苍白,额头之上汗如雨下,极其吃力,他的内息已经彻底耗尽,整个人都昏昏欲睡。

    “坚持,就差最后一步了……”

    李玉狠狠的一咬舌尖,强自振作,猛将一口心头精血逼出,噗地喷到灯盏之上。

    一刹那,灯火大盛,跃起三尺有余,恐怖的热浪似要冲霄。

    灯盏上,血光慢慢被其吸收,转动间,一道道玄奥的禁制凭空显化,层层叠叠。

    一道,两道,三道……最终,一连出现了足足九道禁制这才罢了。

    九道禁制,一品法器,成了!

    法器,九道禁制为一品,如果九禁同源,相互组合,则可衍生一道符纂,相当于一门法术,这也是法器进阶法宝的开始。

    比如一口法器飞剑,如果炼出九重禁制,分别是疾风、锐利、坚硬、锋芒……则可组合起来,化生一门剑气法术,绝对要比炼出九重锐利禁制的飞剑厉害。

    李玉一把抓住琉璃金盏,灯盏里顿时飞出一枚豌豆大小的粉红火焰,这就是它的法术。

    沾此火者,欲.妄丛生,不能自持,一时三刻便会烧成灰烬……果然足够凶狠!

    端着金盏,李玉不由打个寒颤,这就是法器,小小灯火就有如此威力。

    突然,琉璃金盏灵光绽放,灯火力量直接勾连李玉的内息,竟然开始反,哺他的修为损耗。

    几息之后,李玉全身燥热,面色红润,气海中虚弱的红莲快速恢复,甚至更加凝实起来。

    就在此刻,那灯盏里的火气化成内息,狠狠灌入他的丹田,朝着周身筋脉冲击。

    灼热传来,刺痛相随,李玉感觉自己的神魂都被生生爆开,险些把他痛死,过去。

    直到这时,琉璃金盏才自嗡鸣一声,收回灯火,李玉则是暗中松一口气,擦擦额上的汗水。

    光是先前那一下就险些要了他的小命,郁结的筋脉竞然被直接撞开一道,那种感觉就像钢刀插入心脏慢慢搅动,简直痛不欲生。

    “呼,再也不敢蛮干了,再来一回,我怕会被自己害,死,筋脉这个问题还得另想出路才行……”

    良久之后,李玉叹息一声,收起琉璃金盏。

    这东西威能不凡,壮大起来亦是容易,只可惜可他经脉不全,只怕再难寸进,哪怕想借灯盏修炼,也得先把经脉问题解决才行。

    “我小时候好像被人暗算过,身中奇毒,故而经脉枯竭堵塞,甚至还有几条彻底毁灭,因此成了废物,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还得从长计议才行,不过有了琉璃金盏,小爷也算仙家人物了吧……”

    讪笑一声,李玉又把琉璃金盏取出,爱不释手,好半天才恋恋不舍的收入袖中。

    等到收拾一通,出去大吃一顿,李玉复又回到洞府,开始低调的,夜以继日的闭关。

    虽然他的内息不能继续强大,可是借助内息滚熬肉身修持武道却是如有神助。

    他现在修炼欲火红莲已经到了极致,要想进步,只怕得下山才行,可惜自己力量太弱,所以李玉只能谋定后动,先把其他方面强化起来,尽可能的壮大自己,然后再设法下山。

    如此一连半月,李玉除了外出吃饭就是闭门苦修,竟然很快修成了武修二重天,铜皮铁骨境界。

    而他自己也是彻底成了一个吃货,每天雷打不动的吃掉八九十斤烤肉,搜集尽可能多的血液,借助黑莲转化灵气,滋养肉身。

    当然,紫云宗的后山也因为他的成长而遭了殃,每日都有野兽惨死,血液被人抽干,肉质被人吃掉。

    紫云宗的弟子每日都能嗅到烤肉的香味,或者发现一些猛兽骨架,只可惜从未找到什么人在出手。

    好在这个下黑手的人很懂分寸,没有对宗门的灵兽奇珍下手。

    也好在这个黑手似乎修为不高,只是喜欢打牙祭,所以只能杀些猛兽,后山的一些妖兽他却奈何不得。

    在一番骚动之后,这件事情就被人们忘却了。

    倒是李玉,却是真正的借此精修武道,大吃狂吃,杀戮猛兽,得到血液转化灵气,滋养肉身。

    武道修炼需要很多营养,哪怕每天这么多的烤肉吃掉,他也未胖一丝,甚至还瘦了许多。

    不过他的身体状态却是日新月异,原本松松垮垮的血肉变的板筋一样,坚韧有力,体内血气动如长虹,滚滚不息,尤其是骨头,这几天苦修武学,让他筋骨拉伸,动辄能生虎豹雷音,武道二重已然小成。

    这就是从内而外,借助内息修炼肉体的好处,如果只凭拳打脚踢,只怕根本没有这种修炼速度。

    再加上李玉身在武道世家,他爷爷是武道强者,自然不缺武学秘法,高深武学,两相配合,顿时令他厚积薄发,突飞猛进。

    武道,共有六重天,第一重是养生炼血,需要各种药膳滋补,壮大血气,滋养全身,育化血精。大成者结实饱满,反应灵敏,周身毛孔通达,血气如虹,能敌数人围攻。

    李玉只用数日就彻底炼成。

    第二重叫铜皮铁骨,顾名思义,就是锻皮炼骨,到时候,拳打脚踢,不伤其身,骨坚如铁,柔韧似钢。

    小成可防等闲刀兵,力如蛮牛,能敌十数人。

    大成,则需妖血或者灵药淬体,修至血如汞浆,身如猛兽,成九牛二虎之力,百人难敌。

    李玉此刻就是小成境界,前前后后也才月余时间。

    武修第三重,叫易筋洗髓。

    第四重是血气凝真,以精血凝出真元,洗练内脏,大成即可内外兼修,气息绵长,吐气生香,百病不侵。

    接下来是第五重,叫真血炼窍,是用真气冲破穴窍,打通周天之数。

    第六重,是武道巅峰,先天武尊,修成先天之体。

    俱说先天之体亦如拥有资质一样,能够吐纳天地灵气滋养肉身,化生法力,褪去凡躯。

    这种人,百年难成一个,百万人难有一尊。

    如果真的凭借大毅力,大智慧,大勇气修成先天武尊,后面的炼气只怕会平步青云,比之拥有资质的天才都要强上几分。

    这几日李玉闲来无事,研究武学,目的就是强身健体,尽可能的提升力量,白猫黑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

    管他修武还是炼气,强大力量就是进步,壮大自我就是根本。

    当然,经过这段时间,李玉也是彻底明白,所谓的武修炼体,其实根本就是练气之法的衍生门路。

    如果炼气有成,肉身自然得到锻炼,只是少有人会专炼肉体,成就先天之躯罢了。

    一来,实在困难;二来,则是没有必要。

    修士炼气,修的是法术神通,远比拳脚恐怖,所以大多数人根本不会再肉身上多下功夫,只是水到渠成,顺其自然,他们在乎的是炼气境界,法术法器。

    只有那些炼气难成之辈,才会设法突破武修境界,想要炼成先天之体,从而助力炼气,寻求突破。

    当然,武修虽是末流,但也并非没有出路,一个先天武尊,俱说可以屠手斩掉法力强者。

    而且,这些时日修炼之后,李玉似乎感觉自己的武修净瓶也要到来,经脉问题,已经成了他的拦路虎,不光阻碍炼气,连武修也是受限,看来已经到了不得不下山的时候了。

    “李师兄,李玉师兄在么?”

    这一日,李玉正在舒展筋骨,拳拳生风,洞府外突然响起一阵稚嫩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