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夺基大法

第4章 夺基大法

“咦?他来找我干吗?”

    透过门上的一道玉符,李玉看到外面,认出了来人。

    此人叫做刘长卿,正是前几天送他血参,成为道童的那位。

    此刻,门外的刘长卿正一脸紧张的盯着洞府。

    “应该是有事相求吧,在他身上,我能嗅到一丝药气……也罢,正想弄些灵药修炼血气,如果所求不难,我倒不妨答应下来。”

    片刻之后,李玉打开洞府,声音飘忽的传出外面。

    “进来吧!”

    听到声音,刘长卿面色一喜,连忙进去。见到李玉之后,顿时递上一株十年份的黄精:“小弟承蒙师兄恩惠,做了仙药阁的道童,特备薄礼感谢恩情,顺便……有事相求。”

    “所求何事?”李玉不咸不淡,惜字如金的样子,同时已经把那黄精收下。

    “是这样,小弟手里有件法器,想要通过师兄送给李玄珠师姐,借此求个外门身份,似师兄这般逍遥自在,也好……也好奔个前程,烦劳师兄引见一番。”

    刘长卿神秘的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你有法器?”李玉大吃一惊,直接跳了起来,满脸的不敢置信。

    似紫云宗这般,作为云朝的仙道魁首,门派中有金丹老祖坐镇,整个门派也都不见得有几件法器。

    一般弟子,哪怕修出法力都是罕有法器傍身,只有那些长老掌教,才可能拥有一两件不甚高级的货色,却也小心翼翼,轻易不显人前。

    可此时,刘长卿竟然说自己拥有法器?

    李玉实在难以置信。

    “你有什么法器?可要想清楚了再说,法器不是凡间利刃,如果欺瞒,非但所求不成,连我都会给你一个报应!”

    念头运转,李玉顿时冷哼一声,做派十足,同时也是好奇的看向刘长卿,看他如何应答。

    “嘿嘿,不瞒师兄,我这法器乃是意外所得,因为自己不能修炼,所以才要献上,换些好处。”刘长卿笑眯眯的拍着胸,口,十分自信。

    李玉闻言,更是心头一动:“既然如此,你且拿来看看,还有,帮你办事,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呼……”刘长卿终于长吁一口气,面色缓和下来,却没有立即动作。

    李玉见此微微一笑,将自己的身份令牌插,入门口一个石槽里面,霎时间,洞府内部萤光自生,结成护罩。

    这是封印阵法,上等洞府都会加持,方便打坐闭关,免受打扰。此印一开,哪怕外面山崩地裂,里面也能暂时安全,当然,内里山崩地裂,外面同样不知。

    “好了,阵法已经开启,有何宝物你可以取出来了!”

    “师兄请看!”刘长卿也不再废话,顿时从怀里摸出一根漆黑长索,霎那间,阴冷呼啸,整根黑索微微颤抖,上面符文蟠扎,很是不凡。

    “竟然有七道禁制,不用多久便能炼成一品法器,可惜啊,邪气太重,阴煞纠缠,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玉只扫一眼,顿时就侃侃而谈:“你是听说我把李玄珠送给宗门,借此成了外门弟子,所以才想通过我将法器送给她,换些好处是吧?

    你之所以选我不选别人,是因为我没有修为,不会贪墨你的东西,是也不是?”

    “师兄明鉴……”

    刘长卿略带尴尬,却也没有反驳:“法器虽好,我却不能运使,不如拿来换些好处。毕竟要想催动法器,起码也得修出武道真气才行,以我的资质,希望太过渺茫……这世上武修亿万,又有几人能够炼血成真……”

    听到这些,李玉顿时咧嘴一笑:“你的想法倒也合理,通过献宝换取前程,宗门里也不是没有,只可惜你不该找我,更不该献给李玄珠。”

    “嗯?”刘长卿不由一惊。

    李玉见状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黑索虽然不错,却是邪道末流之物,修持之后,有伤天合不说,更容易沾染煞气,最主要的,此类法器没有前途,练到极点也就这样,内门弟子恐怕没人能够看得上。

    这东西,你若拿到外门或许能够换些好处,但想谋取外门身份,只怕不够。”

    说着,他便挥挥手:“你且去吧,这个忙我帮不了!”

    “你……”

    刘长卿顿时脸色难看下来,他没想到,事情会突然急转而下。

    不过下一刻,他便微微后退,目光阴郁下来,一双手掌微微下垂,神情凶厉起来,一把朝着李玉袭来。

    “李师兄,我劝你还是帮帮忙吧,否则小弟只能得罪了!”

    只听呲啦一声,李玉的前襟竟然撕裂大半,胸,膛出现三道血痕,要不是他就地一滚避开要害,只怕得开、膛、破、肚。

    “咦?有意思,你一个废物竟然身负武学?不过能从我手下逃开一次已是极限,如果不想丧命,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乖乖听话吧!”

    李玉此刻瞪大眼睛,满脸的不敢相信。

    而刘长卿则愈发狰狞,手掌狠狠伸出,竟然有三尺长的青光缭绕,隐约像只狼爪,朝着李玉袭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

    李玉又惊又怒,死死盯着刘长卿,他实在想不明白,刘长卿一个明显没有资质的杂役弟子为什么会突然拥有真气,而且还会法术。

    “哈哈哈,是不是很意外?”

    看着满脸惊恐的李玉,刘长卿嗜血一笑,下手愈发凶猛起来。

    铛!

    面对杀招,李玉突然一脚踢出,将那狼爪轰碎,险险躲过捉拿。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刘长卿怒目而视,一手摸进怀里,取出一只小布袋。

    袋子呈现金色,绣着一朵莲花,竟然又是一件法器。

    看到袋子,李玉顿时瞳孔一缩,他嗅到了血腥之气,这东西明显杀生不少。

    “又是一件邪道法器……”

    目光扫过小布袋,李玉心都凉了下来,不由爆喝:“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刁难于我?”

    “哼,先吃我一招再说其他!”

    刘长卿屈指一弹,金色小袋迎风长大,忽而喷出一团黑烟,李玉不敢大意,连忙躲开。

    呲啦!

    下一刻,一堵墙壁直接崩塌,化成粉末,上面毒气缭绕,不断腐蚀。

    李玉看得触目惊心。

    “喋喋,怎么样小子,不想死就乖乖过来磕头吧,如果爷爷高兴,说不定能饶你一命。”

    刘长卿驾驭金色布袋,对准李玉,随时都能攻击。

    “该死,大意了。”李玉彻底惊恐起来,后悔自己不该鲁莽轻信他人,不该贪婪,心里千思百转,想着如何逃脱出去。

    “嘿嘿,不用想着逃走,既然身份暴露,我也不怕让你知道,本来这件事情与你无关,可你竟敢打乱我的好事,那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啧啧,你也真是死有余辜,这洞府里阵法开启,正好隔绝外界感知,你放心,我会狠狠折磨你,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刘长卿狰狞的笑着,语气无比阴沉,竟然有种老气横秋的感觉。

    “你到底是什么人?”李玉死死的盯着他。

    “哼,不怕告诉你,这刘长卿不过是我的一具傀儡罢了,就算死了也不打紧,老夫叫做噬魂尊者,若非限于资质,早已是仙道长生人物,只可惜,天道不公,让我没有资质,不能炼气。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老夫早年得了一门夺基大法,可以借助武道真气驱使出来,夺取他人仙根资质,从此大道可期。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前,老夫终于炼成武道真气,精心谋划之后,选定了李玄珠。

    哈哈哈,天不赐我修仙资质,我就夺取最好的资质逆天而行,李玄珠据说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无上资质,为此,老夫谋划一年有余,终于等到升仙会……”

    刘长卿神色癫狂,一口一个老夫,李玉看得目瞪口呆,莫不是个神经病吧?

    “哼,小子,要怨就怨你自作聪明,如果乖乖带我拜访李玄珠,到时候就没你什么事情,我只会夺取她的资质。只可惜你自寻死路,根本怨不得别人。

    当然,能够死在老夫手中,你也算是三生有幸,下辈子好好投胎,千万不要多管闲事了……

    哈哈哈哈,等你死后,老夫就把你炼成魂甲,易容成你的样子,亲自拜访李玄珠,这下正好,紫云老祖发怒之后,只会屠你李氏一门,与我何干……哈哈哈哈……”

    狰狞的表情,刺耳的笑声,惊天的阴谋,伴随着恐怖杀招,直奔李玉袭来。

    尤其是刘长卿最后的那句话,直接刺痛了李玉的心,杀ren灭族,好毒的计策。

    “拼了!”一念至此,李玉顿时疯狂起来,毕身力量直奔丹田,琉璃金盏霎时间飞了出来,噗地喷出一团火苗。

    “呲啦!”

    火苗飞出,瞬间对上金色小袋,将其喷出的毒气焚烧一空。

    下一刻,气势不减,瞬间落在袋子上,只听吧嗒一声,袋子上的小小莲花竟然崩碎,失去凶威,落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刘长卿则哇地吐出一团精血,神情之中充满惊骇:“法,法器……怎么可能,你……”

    “死!”

    李玉此刻杀心大起,趁其病要其命,张口一喷,红莲飞了出来,直奔刘长卿落去。

    “哼,小小火焰,给我灭!”

    刘长卿受了伤害,却是更加凶残,眼看一朵拇指大的火光飞来,顿时生出不屑,伸手就去捻灭。

    不过下一刻,这火焰竟然直接穿过他的手掌,钻入体内。

    嗯?

    刘长卿顿时一愣,正惊疑间,却满脸通红起来,眨眼间,他的七窍之中全部喷出赤红火光,惨嚎不绝。

    只是十几呼吸,原地就只剩下了一团灰飞,刘长卿活生生的一个人竟然彻底死了,灰飞烟灭。

    “呼……”直到此刻,李玉才满头冷汗的一屁股跌坐下去,脸色白的可怕,刚才真是太危险了,他简直是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