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是好运,还是悲剧

第4章 是好运,还是悲剧

慕成的声音与风声比起来,显得极为渺小、微弱。

    但他的确做了一件足以震惊整个世界的事情,出言顶撞灵力师,下场注定是个悲剧。

    “该死!”

    男子眼中杀机一闪,挥手一掌打出。

    轰霆刹那,一道数丈大小的风暴之拳,直奔慕成呼啸而来。

    恐怖威压,宛如泰山,压迫着慕成的身体。

    他的双目赤红,浑身暴起青筋,身子被压之下,直接趴在地上,全身的骨骼好似快要碎裂了一般。

    风拳未到,气势已经强横到了这般地步,好不惊人。

    慕成仰首咆哮,俊秀的面容上并无半点畏惧,睁大双眼看着轰然落下的巨拳。

    面临危机,他的身子不退半步。

    即便是死,他也不会合上双眼。

    一股不屈之意,从他体内爆发而出,冲天穿霄。

    眼见风暴之拳呼啸而来,慕成的脑海中浮现出往昔的生活,虽然从小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但是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对他极好,不曾让他受过半点委屈,想到祖母,慕成的心有了刺痛。

    “奶奶,再见了,不孝孙儿慕成,不能侍奉您左右了。”

    喃喃中,风拳临到,轰的一声,砸了下去。

    登时大地崩裂,巨拳附近的土地开始塌陷,村内的人全部向着南方逃命。

    几个呼吸功夫,整座村庄附近的大地沉入地下。

    “宫无后,你这个魔头,胆敢和我作对,救下这个小子,等会我擒住了你,定会将你抽魂炼魄,受尽万般折磨!”

    靠山宗的人言罢,慕成张开双眸,发现自己正被一名面容妖异,身材伟岸的中年男子抓在手中,中年男子露出妖媚的笑容。

    “小子你不错,很有骨气,但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命丧黄泉。”

    慕成面色发白,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非常可怕,但他并不后悔刚才自己所做的一切。

    对于救他的妖异男子宫无后,心中有了一丝感激。

    只见宫无后转身,目光落在对面五人身上,慕成同样观察着五个人,分别是三男一女外加一个老者。

    三名青年男子尽皆身穿蓝衫,相貌堂堂,潇洒不凡,但脸色却有些阴沉。

    一名女子身穿紫色衣裙,身子高挑,样貌秀美,举手投足之间透出一股脱俗淡雅。

    最后的老者身穿深蓝长袍,面色红润,满头白发,此刻老者眼中杀意滔天,死死的盯着自己,原来,这个老家伙就是慕成之前羞辱之人。

    宫无后傲然大笑,丝毫不在乎老者的话语,眼中充满浓浓讥诮。

    蓦的,伸手抓住慕成,身子飞快向后退去,速度如电,迅猛如雷,真正让慕成大开眼界,但他的心中却有了惊疑。

    这个人为什么要救自己?

    听对方之前的话语,不像是因为自己有骨气才出手相救的。

    “宫无后,你已经身受重创,勉强压制体内伤势逃走,只是垂死挣扎罢了,不如速速放弃。”后方传来悦耳的声音,那位紫裙女子的口气大有戏谑的味道。

    “哼,颜鸾丫头,本人不过是去你们靠山宗走了一趟,什么宝贝没拿到不说,还被你们给打伤了。”

    “不但把老子打成重伤,还要抽我的魂,炼我的魄。”

    “要不是老子跑的快,现在已经惨死当场,永世不得超生了。”

    宫无后脸色阴沉,也不回头,对着前方破口大骂了几句。

    “擅闯靠山宗,意图盗取本宗法宝,即便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抓你回去接受惩罚。”蓝袍老者面无表情,声音阴寒,目光不时落在慕成的身上,让他的心中感觉到阵阵寒意。

    宫无后单手抓着慕成,拼了命的向前飞奔,速度再次有了提升。

    后方的五人紧追不舍,速度慢了一点,但也相差不多。

    慕成清晰的感觉到宫无后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身体有些颤抖,抓着自己的手有了明显的晃动。

    “难不成本人就要死在靠山宗这几个废物手上,看来只有走这一步了。”

    宫无后神情有些狰狞,小声嘀咕着。

    随后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慕成,唇角勾勒出一抹阴笑。

    “小子,这次便宜你了,你可要活下去啊,否则本人的心血可就白白浪费了。”

    宫无后说着,眼中有了浓浓的不舍,右手一翻,瞬间出现一颗灰色的珠子,身形突然停滞。

    慕成还不知道此人为何停下,后方五人已经追杀而至。

    “宫无后,速速跟我们回去,掌门一定会放你一条生路的。”黄莺般的声音落入慕成的耳中,微微有些刺耳。

    紫裙女子俏脸露出得意,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目光看着宫无后,好似在看待一个无路可逃的罪犯。

    白发老者和三名蓝衫青年尽皆神情肃然,目光谨慎,稍有不对,立刻发动猛烈攻击。

    宫无后左手拿着灰色珠子,右手抓着慕成,神色略显狰狞,冷然的看着对面五人,开口说道。

    “一群靠山宗的废物,要不是本人重伤在身,杀死你们不过在反手之间,你们的掌门派你等前来追杀我,只是为了得到这件东西,而你们不过是几个棋子。”

    说到此处,宫无后身上的气势轰然爆发,继而横扫方圆,对面五人面色骤变,飞速向后退去,站在远处一脸凝重的望着宫无后。

    慕成距离宫无后最近,感受着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庞然大势,似可毁灭天地,似可风云色变,在这一刻,在他的心中,宫无后就是神。

    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仿佛自己是天上的一颗繁星,渺小到了极点。

    慕成面色苍白,心神不断受到冲击,随时都要崩溃一般。

    “小子,你可是捡了个天大便宜,给我保管好此物,它日我会来取的。”

    宫无后转首看着慕成,狂笑一声之后,一把将他抓了起来。

    慕成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只能任由对方摆布。

    这就是强者吗?

    只要轻声细语,每一个人都会详细的聆听。

    只要伸出手掌,就有掌握他人生死的权利。

    这个世界没有对与错,只有强者和弱者。

    慕成在心里不断的沉思着,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中划过一抹坚韧之色。

    宫无后不去理会他的表情变化,抓起慕成,挥手一掌打在他的腹部,在慕成惊骇的目光中,插向了他的丹田。

    一道轻微的响声落下。

    啊!

    慕成痛苦的叫出声来,身子不断的涌出鲜血,心里对宫无后有了怨恨,知道自己只是一件被人利用的工具罢了。

    慕成渐渐发觉,自己的意识有了模糊,难道他真的要一命呜呼了吗?

    看着面前飞舞的血液,慕成感觉两眼一黑,再度陷入昏迷。

    宫无后不管慕成的死活,在他的腹部破开一个血洞之后,不舍的看了几眼手中的灰色珠子,一咬牙一皱眉,直接放入了他的体内。

    “凝结!”

    喝声中,只见慕成的腹部有了奇妙变化,裂开的肉体开始愈合起来,少顷恢复如初。

    “这么做,有些不大安全,还是在加上一道禁纹比较保险。”

    点了点头,宫无后伸出右手食指,对着慕成的身体勾画了几下,随着一条条灵纹的出现,很快他的全身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诡异纹络。

    这一过程看上去很慢,其实不过呼吸功夫罢了。

    对面靠山宗的五人,远远看去宫无后对慕成所用的手段,心中好不诧异。

    “不好,这魔头一定是将什么东西藏进了此子的体内,或许就是掌门所找之物,我等速速出手将其抢下。”白发老者面色大变,急忙向着身旁四人喝道。

    四人闻言,面色一沉,没有半点迟疑,随同白发老者直奔宫无后冲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