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想怎么死!?

第五章 你想怎么死!?

“你什么意思?”

    听到张龙对陈修的评价,张灵芯的峨眉向上轻轻一挑,眼中出现了少有的惊诧之色。

    而站在张灵芯身旁的苏静涵自然也听到了张龙的话。

    此时苏静涵看向陈修的美眸中多了一丝异彩,脑海中也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难不成是他把那几个混蛋赶跑的?根本就不是对方心脏病发作?”

    苏静涵在猜测的同时,那些围观的同学也是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完全不明白像张龙这么强的人怎么会突然临阵退缩。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可要去学校报道了。”

    陈修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显然已经没有耐心陪着张灵芯‘玩’了。

    在说完这句话后,陈修当着众人的面一抗麻袋转身便朝着校门内走去。

    “给我站住!”

    张灵芯见状,连忙走上前喝住了陈修:“你对静涵做出这等恶心至极的事情,还想踏入我锦中高中的校门!?”

    说话间,张灵芯整个人已经拦在了陈修面前。

    “大小姐,你认为我这等气质的人会做出此等龌龊之事?”

    陈修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话音刚落,他故作无赖的又靠近了张灵芯一步。

    而这一靠近,陈修和张灵芯的距离仅仅不到二十公分,但凡二人中,谁再向前一步,那可就真得亲上的节奏啊。

    “卧槽!!!这个民工竟然敢这么近距离的调戏我们的灵芯女神!?”

    “就是啊,张龙是干什么吃的,还不赶紧上前废了这个民工!”

    人群中有好几个男生气的咬紧牙关,深怕陈修做出任何卑鄙之举玷污了他们心目中的女神。

    反观刚刚不可一世的张龙,此刻却不敢再向前一步!

    此时,张灵芯在发现陈修靠近时,白皙的脸颊上出现了一道红晕,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被异性如此靠近,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陈修的呼吸。

    “给我滚开!”

    在情急之下,张灵芯抬起玉手直接打向了陈修的右脸。

    张灵芯的突然发难,速度可谓是极快,换做常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可是陈修是什么人?

    他能任由一个女人当众甩自己一巴掌?

    所以,在张灵芯的手即将打来之际,陈修率先一步直接抓住了张灵芯的手腕。

    “听着,我只解释一遍,绑架苏静涵一事与我无关,你要再胡搅蛮缠,我陈修可不惯着你!”

    陈修突如其来的霸道,惊的张灵芯一时之间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就连自己的手被陈修抓着,她都完全忽略掉了。

    而陈修这一举动,张灵芯是一时忽略了,可那些仰慕张灵芯许久的男生们,可是各个气的满脸通红。

    刹那间,整个锦中高中门口都响起了对陈修各种污秽不堪的辱骂声。

    而以张龙为首的三名保镖此时也终于站不住了,纷纷冲上前朝着陈修大声喝道:

    “赶紧给我放开张小姐!”

    “放开张小姐,否则我们可对你不客气了!”

    在保镖围上陈修后,有两名保镖甚至想直接掏枪。

    这种被群起而攻之的架势,陈修可不陌生。

    当年他第一次出杀手任务时,由于经验不足,导致一进目标所在的庄园便引发了警报,当时围住陈修的人比之今天围观的学生还要多上三倍。

    只不过,那一晚陈修毫发无伤,而庄园内的所有活物全部惨死!

    “你是聋了吗?还不快放开我!”

    张灵芯见陈修毫无反应,心中是又羞又气,这生平以来的莫大羞辱,使得张灵芯甚至有了杀了陈修的心。

    “放开你?可以!”

    陈修点了点头,接着道:“不过,你得向我道歉!”

    此话一出,让围观的学生彻底傻眼,都猜想着陈修是不是疯了,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什么人吗?

    “我?向你道歉?”

    张灵芯惊诧的看向陈修,她不杀陈修就不错了,对方还想让自己道歉?

    这些人中唯一高看了陈修一眼的人就属苏静涵。

    “真没想到这个死民工还有如此霸道的一面呀...”

    至于陈修,其实他平常根本不会和一个女孩计较什么。

    只不过这一次他可是要来锦中高中读书的,这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陈修要不杀杀张灵芯的傲气,只怕自己今后在学校是寸步难行啊。

    就在局面僵持不下之际,一道忽远忽近的声音盘旋在了整个校园门口。

    “小子,你一个大男人,却与一名女子斤斤计较,会不会稍显不妥啊?”

    话音一落,只见人群外走来一位年近六十的老者。

    这名老者身穿中山装,步伐看似缓慢,但每一步走来都能跨越五米之远。

    这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呼吸困难。

    当老者走到陈修面前时,原本的慈眉善目转瞬间竟变的极为凌厉!

    紧接着,老者的话锋一转,道:“更何苦,你计较是张家的人!”

    话音落下,周围的人只感到雷鸣灌耳,就连陈修这等修仙者也感到有一块硕大石头堵在了心口之上。

    “这老头是个修仙者?”

    陈修眯了眯眼看向老者,从这股气势来看,对方的境界很可能远高于自己,不然绝不可能带给他如此大的压力。

    当老者出现后,张龙带领的保镖纷纷跪在了对方面前,战战兢兢的叫道:“魏爷!”

    而张灵芯此时也趁机挣脱了陈修的手,快步走向被称为魏爷的老者身旁。

    接着,张灵芯一把挽住魏爷的胳膊,亲昵的叫道:“魏爷爷,您怎么来了呀?”

    听到张灵芯的话,魏爷再次收起了自身杀气,宠溺的摸了摸张灵芯的头:“我要是再不来,光凭张龙这几个废物,只怕会让我这个宝贝孙女多受几分委屈啊,呵呵。”

    魏爷这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跪在地上的张龙听到后,却被吓的满脸虚汗,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声。

    “魏爷,不是张龙没护好张小姐,只是那小子的确有些邪门,您...”

    “闭嘴!”

    张龙话音未落,魏爷便厉声喝断:“给我滚回张家,稍晚我自会与你家主处置你!”

    “可是...”

    “滚!”

    这‘滚’字一出,顿时吓得张龙魂飞魄散,若不是在两名保镖的搀扶之下,张龙可能真得爬回去了。

    处理完张龙一事后,张灵芯看向魏爷开口道:“魏爷爷,这个家伙不仅绑架了静涵,如今还跟个无赖般,屡次出言轻薄于我,这口气我可咽不下去!”

    张灵芯说完,狠狠的瞪了陈修一眼,她知道,只要自己的魏爷爷在身旁,就没有人敢再欺负自己。

    “好了灵芯,魏爷爷肯定会帮你出头的。”

    魏爷看着张灵芯笑了笑,转而便将目光对上了陈修的双眼。

    “像你这等下贱之人,真不配老夫动手!”

    魏爷看了眼陈修的衣着,心中的不屑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脸上。

    “小子,老夫给你两条路,第一,自断你刚刚抓着灵芯的手,然后给我在去张家门口跪上三天三夜!”

    “至于第二条路...”

    说到这,魏爷眼中杀意顿显,接着从口中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死!”

    在魏爷这种威压之下,换做任何人估计都得吓的哭爹喊娘,跪求对方别惩罚自己吧?

    刚刚的张龙就是个很好的前例。

    可是陈修又岂能与常人相提并论?

    此刻,陈修根本没把魏爷的威胁当一回事,依旧保持着吊儿郎当的无赖模样。

    “老头,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致使我陈修做事?!”

    话音一落,陈修向前一步,整个人气势徒然一变!

    “今日,你不仅奈何不了我陈修分毫,我倒想反问你一句!”

    “你,想怎么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