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可能嫁给你

第5章 不可能嫁给你

范思乐朝叶狂走了过去,美眸在他身上扫过。

    叶狂甩了甩飘逸的长发,张开了双臂,“媳妇,来抱一个。”

    范思乐抬手就是一巴掌朝叶狂脸上扇去。

    叶狂伸手挡住,接住了她一巴掌,摸着她芊芊玉手,“媳妇,一见面就动手,不好吧。”

    范思乐脸色铁青,抬起另一只手就是一巴掌。

    叶狂再次接住。

    叶狂拉住范思乐双手,身体朝她靠弄,和她身体贴在一起,他胸脯感觉到了对方胸前的饱满。

    他噌啊噌,随后松开范思乐双手,一把抱住了他。

    范思乐身材高挺,穿上高跟鞋,都要比叶狂高那么一点点了,叶狂头靠在他肩膀上,闻着她身上传来那股淡淡的幽香,嘿嘿一笑;“媳妇,你真香。”

    这一幕被无数人看在眼里。

    范思乐的追求者瞪大的眼、

    他们眼中高高再上的女神,居然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

    蓝月亮公司的员工都一脸震惊,她们很了解范总,平日从不给男人好脸色,今天却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

    她们已经想象到叶狂的下场了。

    曾经有追求者在蓝月亮公司门拦路表白,碰到了她手,结果被告的倾家荡产。

    她就是范思乐,就是这么强势,就是这么恐怖。

    她是被强行抱的。

    那些追求者不允许,当下就有七八人冲了过来,拧着拳头就朝叶狂身上砸去。

    叶狂忽然松开范思乐,转身指着冲来的七八人,神色中闪过凶光;“都******给我别动。”

    一声大喝,震住了不少人。

    在叶狂指着他们的时候,他们感觉叶狂好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不敢靠近。

    范思乐被叶狂抱了。

    在叶狂抱住她的那一刻,她没有任何反抗余地,她只感觉浑身无力,连推开她的力气都没有,现在被叶狂松开,她一声冷喝;“保安,给我送警察局,我要告到他牢底坐穿。”

    十几个保安冲了过来,他们手中都有电棍。

    叶狂目光扫视四周,指着冲来了十几个保安,身上有着肃然的杀气。

    这是一种无形的气息,可却让人胆战心惊,一群保安站在原地不敢乱动。

    叶狂转身,看着满脸愤怒的范思乐,嘴角上扬,勾勒出一抹淡淡的邪笑;“范思乐,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叶狂的媳妇。”

    “我……”

    范思乐喉咙蠕动,欲言又止。

    她不知道眼前这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忽然提起一个已经死了三年的人。

    “这里人多,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可行?”

    叶狂笑眯眯的道。

    范思乐本来想拒绝,可是她却神使鬼差的点了点头,“跟我来办公室。”

    在不少人注视的目光下,叶狂跟着范思乐朝顶楼办公室走去。

    这是一间很豪华的办公室,有一百多平米,办公室中有休闲区,有办公区。

    叶狂一进去范思乐办公室,就把房门给锁上,从背后搂着范思乐的腰,脑袋埋在她肩膀上,喃喃道;“媳妇,你真漂亮。”

    “你,你给是松开……”范思乐争扎。

    可是叶狂力气很大,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争扎开。

    她狠狠的踩了叶狂的脚。

    “啊……”

    叶狂瞬间松开范思乐,双手抱着脚,单脚在原地乱跳;“媳妇,你,你竟敢踩我,你死定了,晚上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范思乐气得胸脯上下起伏,这么多年来从来没人敢在她面前放肆,今天却连续两次被一个陌生男人抱。

    她坐在办公椅上,冷视叶狂。

    “你到底是谁,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叶狂朝她走去。

    “站住,坐那边去。”范思乐指了指不远处的休闲区。

    “不干,我就要挨着你。”

    叶狂继续朝范思乐走去。

    范思乐的办公椅很大,叶狂直接坐了下去。

    坐一个不觉得拥挤,但坐两个人就有点拥挤了,叶狂身体和范思乐紧紧的挨在一起,他能感觉到范思乐心跳在加速,她很不安。

    范思乐努力的想争扎。

    叶狂却伸手搂着她腰,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媳妇,乖乖的,别乱动,让为夫好好爱你,保证让爽翻天。”

    “可恶,流氓,你放开我。”

    范思乐争扎,这么多年来,从没人敢在她面前放肆,更不敢说轻浮的话语。

    她脸色冰冷,抬手就朝叶狂脸上扇去。

    可是在抬手的瞬间,她就感觉浑身无力,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如果不是叶狂抱着她,她已经瘫痪在地上了。

    擦觉到身体的变化,她变了脸色,“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做什么,什么做什么,媳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混沌,你到底是谁,到底想干嘛?”

    范思乐撕裂的咆哮出来,可是她浑身无力,咆哮出来的话软绵绵的。

    叶狂脸上出现难得的正经;“我是叶狂,你未过门的老公,你该不会是忘记了吧?”

    “不可能,他在三年前已经死了,葬身在那场意外的大火中。”

    范思乐反驳,他不相信眼前这个流氓般的男子是叶狂,是她没有见过面的老公。

    三年前她确实和一个叫叶狂的男人有婚约,这门婚约是家里安排的,他无法反抗,只能默默的接受,可是就在大婚前一天,叶狂别墅忽然升起了大火。

    大火焚烧了一天一夜,她未婚夫叶狂也葬身火海,被烧成了灰。

    “区区一场大火……老天不收我,让我活了下来。”

    叶狂一声冷哼,神色中带着冷漠。

    “你,你真的是叶狂?”

    范思乐有点不相信,可是眼前这个男子身份真的很可疑。

    “你说呢,除了我,谁敢假冒叶家世子。”

    “就先松开我,就算你是叶狂,就算你是我未过门的老公,可是这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你不能对我这么对我,请你放尊重一点。”

    “好吧。”

    叶狂松开了范思乐。

    范思乐松了一口气,在叶狂松开她之后,她慢慢的恢复了力气,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气呼呼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拿起桌上的酒杯就朝叶狂砸去。

    “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请你立刻给我出去。”

    “怎么,难道你想悔婚?”

    范思乐神色冰冷,“就算你是叶狂,就算你没有葬身火海,就算你还活着,我也不可能嫁给你,现在不可能,以后更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