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陆艳花是一朵花儿。

第4章 4,陆艳花是一朵花儿。

这四肢发达头脑神奇到爆的姑娘到底是怎么长到十六岁的?!

    苏楠又用力翻了翻。

    只是,里面除了一些无法理解的中二言论以外。

    却是根本没有发现,另外一个一苏楠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我真是死了吗~”苏楠晃了晃笔记本,然后向天花板上一扔。

    笔记本在半空中打了个转,啪的一声,然后重重的摔到了苏楠的脸上。

    “姐……哥你干嘛?”苏卿听到了这个声音,有些奇怪的回过头。

    “没什么。”苏楠也不拿掉这本书,就任由它挂在脸上,将房间里本就不亮的光线全都挡住,只透进一丝丝气息。

    “那本小册子……那不是哥你的宝贝么?我想碰都不让的。”

    “啊,是挺珍贵的。”苏楠隔着书,瓮声瓮气的回答。

    她有些茫然,有些头疼,脑子乱乱的,根本就组织不起任何一缕完整的思绪。

    外边似乎又打起了雷,雷雨天气下的榜晚,总是有种闷闷的感觉。

    “哎,是不是有点热啊?”苏楠说。

    “没有啊。”苏卿一边写作业一边回答:“哥你这样盖着头,是给闷的吧?”

    苏楠认真的想了想,好象也是。

    但她却是根本不想将这本书给摘下来,这个时候,她只觉得她无比的慵懒,一下都不想动弹。

    就这样眯着眼,竟是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是一晚上。

    直到天亮了起来,才堪堪转醒。

    苏卿卷着个身子躺在她的身旁,缩成一团,仅仅是占了不大的床铺小小的一个位置。

    苏楠轻手轻的爬了起来,拉了拉棉被,将他的小肚子给盖上,才慢悠悠的走出房间。

    2003年,6月20日。

    客厅上挂着的万年历醒目而刺眼,昨天陆艳花没在家,因而撕了一天。

    苏楠看了一看,心里盘算着。

    衡县的中考一向是6月26,6月27号两天,现在距离那个时候只有一周了,上辈子的自己和苟记,就是因为这一件伤人事件,因而不得不停下了考试,留了一年。

    而自己现在,竟然是化身成为了这名被伤的女生,重新将她的人生再走一遍。

    老实说,上辈子的他,对着女版的苏楠,有着很浓重的愧疚啊感,虽然说是意外,但他和苟记,确实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晃了晃脑袋,将那些乱糟糟的想法甩出脑中,走进卫生间。

    “就让我,代替你,好好活下去吧。”她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脸,眉毛微皱。

    ……只是这这才看了没几分钟,她就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太丑了……实在是太丑了。”不愧是身为四大美女之首的女苏楠,真是……长得太奇特了。

    挠是以她见过后世的小悦悦凤姐之流的两世眼光,现在也不由得想起后世流行的一个游戏,是男人,你就坚持XX分钟。

    她实在是坚持不了,难怪苏卿会说,她笑起来像鬼。

    大方脸,脸上的缀肉很多,特别是脸颊下的肉,几乎堆得连眼睛都看不见,所以一眼望去,那眼睛细细的,和一条缝差不多,而下巴却尖得有些奇怪,这个下巴,如果换到其它脸上,那也许会很精致,但放在她身上,却是怪异不得了,还有皮肤,黑就不说了,还坑坑洼洼的,痘印很深。

    苏楠不敢在看,本想拿水随便冲一冲脸蛋,但斜过眼去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卫生间的架子上,摆了一瓶洗面奶。

    她犹豫了一下,拿了过来,兑水冲了点泡沫,清洗了起来。

    这一洗不打紧,苏楠只觉得她硬生生从脸上给刮下了一层泥,这姑娘,是有多久没有好好打理过她那张脸了?

    好不容易打理干净,苏楠又望了一眼镜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刮下一层死皮后的胖脸,竟然是微微透着点红润,光泽十分,看上去,至少是顺眼多了。

    用毛巾擦干,走出房间,却看到大厅里,站着一个三十二三的阿姨,说起来,年纪并不大,穿着一套天蓝色的制服套裙,但看上去保养挺得当的,面容姣好,只是嘴巴有些歪,而且很小,苏楠记得,她曾经在某篇网上的不靠谱的转载中读过,这样面相的女人,其实嘴巴是会很刁钻的。

    那篇网上的转载到也不全是在瞎扯淡,陆艳花就很对得起那一句话,听到客厅里的脚步,她原本还在盯着万年历的眼睛猛的就瞪了过来:“我听说你住院了啊?现在这不是好好的呆家里么?闹腾什么呢?让人白担心啊?”

    “不是什么大事,包扎了一下就回来了。”苏楠挺淡定的侧过头,亮了亮那包扎过的侧鬓,一边路过客厅,让过身子,然后就钻进了厨房。

    陆艳花却是有些怔,很是意外,怯懦十足的丑丫头竟然在用如此坦然的态度在面对自己,要知道放在平时,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丑女儿,根本是连对视都不敢的,这样的反差,竟然让她有些迟疑。

    “阿姨,我饿了,煮点面吃,你吃不吃?”苏楠又说。

    “既然你在家,干嘛不撕日历啊。败家孩子,撕张日历都不会吗?”

    “住院了啊,到家脑子一热就睡了,回头就忘了,阿姨你要吃吗?吃的话我下多一些面。”

    应了一声,隔着厨房,就听到一阵锅碗瓢盆的撞击声。

    陆艳花不免有些恼羞,感觉自己竟然是被这个一惯看不上的丑丫头给轻视,那感觉,相当的不舒服。

    但那头却是平平和和,说话也没丝火气,让人想吵,也吵不出来。

    “你弟呢?你有没有欺负他?”陆艳花想了想,又开始挑毛病找喷点。

    “弟在房间里呢,昨晚说是怕鬼,跑我房间睡了。”苏楠挥着勺子,回答她。

    她其实并不像这具身体那一般的讨厌着这位后来的姨娘。

    日记上也有提到一些,苏楠也有看到,其实陆艳花对其并不能算差,虽然说不上视若己出,但是该吃的该少的,一样不少。

    虽然有时候会很偏心。

    但也只是因为女版苏楠的自己的心理问题,才将这个偏心,无限放大了。中二病嘛,总觉得这世界都与自己为敌,总觉得世界上的人都嫌弃自己。

    当然……陆艳花嘴巴很厉害,这点也是造成这两母“女”关系不好的,关键性因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