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花好月圆不分离

第三百四十六章花好月圆不分离

看见上面亮光一闪,陆程程这才意识到自己处于一个狭小的地下室中,她觉得那些声音奇怪是因为土地上传音和房间内传来的声音根本不一样。

    这个时候,慕世谦突然挣脱了他们的钳制,拼命朝陆程程这边跑了过来。

    然而,他才跑到一半就被人一脚踹到了地上。

    王嘉木脸上都是怒气,用力地踩着他的背脊,大骂道:“姐夫,你别挑战我的底线!要不是我姐姐非不肯离婚,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听了这话,陆程程才松了一口气,一时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

    慕世谦以前对她的态度有多恶劣,现在却拼命来救她,就是因为她身份的转变。

    “你疯了吗?陆程程死了,程书记会放过我?我已经和程书记说好了,只要他们结婚,我可以跟着他去京城发展!你别为那个女人发疯了,你帮助我这么多,我也会回报你的!”

    慕世谦大声喊着,在地上挣扎着,额头上青筋暴起。

    然而,王嘉木只是挥了挥手,让人将慕世谦绑了起来,把他的嘴也堵上了。

    他走到陆程程的身边,用无限温柔的目光看了王丽娟一眼,对医生吩咐道:“动手吧!”

    医生犹豫了一下,看了一下陆程程,反而转身拿起了麻醉剂,往王丽娟手臂上注射过去,嘴里还说:“我先把病人肚子剖开,取出坏死的器官。如果您受不了的话可以先出去。请让我的护士进来!”

    慕青青这个时候却没有吭声,听着上面一声声枪响,她的目光也悠远了起来。

    王嘉木犹豫了一下,对其他人挥了挥手,说:“你们先出去,我在这里看着,一定要拦住他们!”

    陆程程松了一口气,人少了,她的生存几率也就大了。

    将窗帘拉上,王嘉木看着王丽娟的脸,神情温柔,他轻声说:“姐姐,放心,你很快就会好的!”

    陆程程躺在旁边的手术台上,余光正好可以看见医生做手术的过程,她看着血淋淋的场面,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

    “等会就轮到你了!”慕青青站在陆程程的旁边,眼冒凶光,神情都扭曲了起来。

    陆程程心中恐惧更甚,忍不住挣扎了起来,她大喊着:“辰,我在这里,来救救我!”

    然而,她知道这也是白搭,因为他们在上面建立的实验室就是隔音的,外面那么大的声音到他们这里也只是小动静。

    这个时候,枪声越来越近了,有人在拼命地拍着玻璃门,嘴巴张张合合,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这个时候,王嘉木腰间的对讲机响了,有人大喊着:“王总,不好了,有叛徒,他们闯进来了!”

    医生吓了手一抖,骂了一句,对王嘉木抱怨了一下。

    王嘉木直接将对讲机关了,对一切声音不理不睬。

    “医生,你专心点,钱我已经给你了,你要是没做好,就把命留在这里!”王嘉木威胁道。

    医生抹了一把汗,不满地说:“我知道了!”

    “砰!”地一声,玻璃墙上弹射出一粒子弹,战争已经蔓延到这个密室里来了。

    慕东辰从玻璃墙上看到了陆程程,一边射击,一遍拼命地对陆程程大喊着。

    陆程程却一句都没听到,她挣扎了起来,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大喊着:“辰,我在这里,快来救我,救救我们的宝宝!”

    慕青青直接一巴掌扇到了陆程程的脸上,拿起了一旁备用的手术刀,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容。

    “陆程程,你看看现在谁能救你?我现在就弄死你!”

    陆程程惊呆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下一刻,她感觉到手臂上有着尖锐的痛意,慕青青直接拿刀划开了她的皮肤。

    “青青,我要新鲜的肺,你怎么玩都可以,别弄死了,也别伤到她的肺!”王嘉木大喊着,神情不悦。

    慕东辰看见了这一幕,拍着玻璃跪了下来,冲着慕青青哀求着什么。

    然而,慕青青根本听不见,她得意地笑了笑,看着慕东辰痛苦的模样,在陆程程脸上划了一刀。

    “啊!”陆程程尖叫了一声,脸上又被慕青青划了一刀,组成了一个叉。

    “程程,你不求求我吗?我毁了你的脸蛋,要了你的命,你看看慕东辰多么痛苦。看你们还在不在我的面前秀恩爱!秀啊,你怎么不秀了!”

    慕青青抓着陆程程的头发,固定她的脑袋得意地说。

    陆程程怨毒地望着她,骂了一句“草,慕青青,你这一辈子得不到你想要的!”

    慕青青瞳孔一缩,直接将刀往陆程程脖子上一划,却被医生抓住了。

    下一刻,慕青青被王嘉木一脚踹飞,在地上踢了几脚。

    医生趁着这个机会打开了陆程程的手铐,扶着陆程程往地上走去。

    然而,陆程程却一下子跌到到地上,惊动了王嘉木。

    “行啊,你们都背叛我是吧!姐姐也救不活了是吧?那大家一起死吧!我埋了炸药,大家都可以解脱了!”

    王嘉木疯狂地说,脸上现出了笑容。

    陆程程身上失血过多,眼前阵阵发黑,她最后看到医生和王嘉木打了起来,就全然陷入了黑暗之中。

    “啊啊啊……救命啊!”一声惨叫,陆程程陡然惊醒,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没事了,程程,一切都过去了,孩子也没事,你也很好!”

    慕东辰抚摸着她的背脊,不断亲吻的她的发丝,温柔地说,自己的眼泪却落了下来。

    陆程程看着满室刺眼的白光,不由往慕东辰怀里躲了躲,就感觉到脸上尖锐的痛意,脖子也痛。

    她瞬间被这些痛意给惊醒了,“哎哟哎哟”叫了不停。

    慕东辰紧张地问:“程程,哪里痛?我马上叫医生!”

    陆程程却哭丧着脸问:“我是不是毁容了?啊,这还怎么结婚?”

    慕东辰听了这话哭笑不得,他摸了摸她的脑袋,“放心吧,我找整形医生整了你的伤疤,等拆了纱布,你又是漂漂亮亮的了!”

    陆程程顿时不满了,“什么,你是不是嫌我丑了,脸上有疤就不要我了是吧?这婚我不结了!”

    “老婆老婆,你别生气,给你看样东西!”慕东辰突然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本本。

    陆程程瞪大了眼睛,就去抢结婚证,“好啊,你太坏了,我可没同意跟你结婚啊!这不算数,不算数的!”

    慕东辰淡定地说:“法律上算数,国家承认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