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你也配?

第三章:你也配?

安以夏面对不再热情的陆太,有些举措。

    “伯母……”

    “这声‘伯母’我受不起,安小姐以后还是对我们陆家的人客气些好。你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你自己应该很清楚,为什么还要拖累我儿子?你想拖着我儿子在你们安家那个泥沼里挣扎一辈子吗?安小姐,你年纪小,我不怪你,但奉劝你做人要厚道。”

    安以夏忍不住看向陆岩峰,泪光闪烁。

    陆岩峰低声劝道:“妈,你能不能少说一句?”

    陆太点到即止,当即转向自己儿子:“走吧,你父亲还要给你介绍几位叔伯,别失了礼数。”

    “妈,婳儿她……”

    “我的话你都不听了?”陆太低怒,侧目看了眼安以夏,再道:“这位安小姐如今已是攀上高枝儿的人,她的事,湛总会料理好,用不着你去操心。”

    陆岩峰不忍心,快步上前:“妈,婳儿她毕竟是我们陆家未来儿媳……”

    “住口!”陆太呵斥:“当年你们的婚事本就只是长辈之间的一句戏言,如今安家长辈不在了,那句戏言更不用当真。”

    陆太转头看向安以夏,“你觉得呢,安小姐?”

    安以夏脸色惨白一分,心痛的瞬间,恍然大悟望着陆岩峰。

    难怪这段时间他会出国,她打不通他的电话,难怪她多次去陆家被陆家下人以各种借口挡在门外,见不到陆家长辈。

    她原本能依靠的未婚夫家,其实早就避她如蛇蝎,她还不死心的妄想陆岩峰能够救她于水火……

    眼泪模糊了视线,她紧咬唇,闭眼,泪流两行。随后,她深吸一口气,僵硬的点头。

    “既然,陆太太说只是一句戏言,那,就是戏言吧,是我妄想了。”安以夏轻声哽咽,心头像被压了块巨石,沉重得呼吸不过来。

    陆太满意的点头,拉着陆岩峰离开休息室。

    温妮仔细观察湛胤钒的表情,这个男人除了迸射的寒意之外,分辨不出别的情绪。

    他不是重女色的人,温妮非常清楚。就看今晚湛胤钒对安以夏的态度,安以夏也不像是被他娇养的小情人。

    可又为什么带来宴会呢?

    “安小姐,你手还没包扎好,我把你把伤口处理好吧。”

    温妮靠近时,安以夏后退一步,避开她的靠近,轻声拒绝:“不用了,没关系。”

    湛胤钒语气冰冷道:“想见的人已经见了,还要在这丢人现眼到几时?”

    这话,显然是对安以夏说的。

    温妮一愣,竟对安以夏生出几分同情,因为她从湛胤钒眼里看了几分憎恨。

    被湛胤钒恨上,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位安小姐的日子,只怕会更难过。

    “安小姐,我派人送你回去?”温妮轻声道。

    “谢谢,不用了。”

    她转身离去,纤瘦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温妮笑着坐近湛胤钒,试探性道:“我爷爷说,今年是个好年份,下半年订婚就挺好,你觉得呢?”

    “随意。”湛胤钒淡淡出声。

    温妮大喜,克制着兴奋情绪,确认的问:“真的?六月订婚可以?”

    “温老认为合适,就订吧。”湛胤钒淡淡丢下句话也离开了休息室。

    *

    安以夏走出宴会厅,春寒料峭,晚间更冷,她抱紧胳膊,手上的刺痛令她此刻格外清醒。

    安家被封了,安家所有的一切都没了,她没有家、没有地方去,连未婚夫都避而远之,又怎么去奢望曾经的某个朋友会帮自己?

    这样的时候,湛胤钒愿意帮她,不论他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她都要答应,只能答应!

    安以夏打车去医院,从湛胤钒出手帮她那天起,她就待在医院的病房,每天守在父亲身边。安家的财富没了,她不关心,她只希望父亲能够早点醒过来。

    现在的每一天,如履薄冰,她真的好害怕。

    车子到了医院,然而安以夏刚下车没走几步,就被几人从身后强行拽走,她来不及挣扎反抗,整个人就被塞进了黑漆漆的车里。

    砰!

    车门关上,安以夏猛地撑起身朝车门撞去,下一秒又被人拽拉回来,结结实实的按在车位上。

    “你们是谁?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抓我?”

    “安小姐,二先生要见你。”

    说这话的是坐在前面副驾驶的男人,那人约莫五十来岁,背影干瘦。

    “我不认识什么二先生……”

    前面人打断她的话:“二先生是大少爷的亲舅舅,对了,大少爷叫我明叔,你也可以叫我明叔。”

    安以夏被人压制,无法动弹。听那人的话,像是……认得她?

    “你说的大少爷,是谁?”岩峰哥哥吗?

    明叔道:“湛胤钒大少爷,现在帮助你的人。”

    安以夏闻言,脸色瞬间沉了下去。湛胤钒的舅舅要见她,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坐了很久的车,安以夏被带进了一栋独立别墅中,押带她的人守在门外,只有那个叫明叔的干瘦男人与她一起站在别墅大厅里。

    安以夏心底隐隐不安,身上不寒而栗,却站得一动不动。

    过不久,明叔口中的二先生穿着灰色浴袍,踩着拖鞋从楼上下来。

    这位二先生是湛胤钒的亲二舅姜国栋,湛胤钒名下的飞钒国际如日中天,他的两位舅舅分别为湛胤钒掌管着集团盈利最高的子公司,有湛胤钒的看重,姜家人在集团的地位不容小觑。

    “二先生。”

    姜国栋刚露面,明叔就立马上前恭敬的打了声招呼。

    姜国栋落座,没给正眼就懒洋洋说了句:“怎么把人带来这里了,这种攀龙附凤的小丫头打一顿卖去山沟沟里了事,带来我这里做什么?让大少爷知道了,怎么想我这个舅舅?大少爷早就是成年人了,玩儿个女人做舅舅的也插手?”

    明叔巴巴的应着,“这是大先生的意思,说是让二先生您给处置。”

    姜国栋轻哼一声,“他倒是会安排。”

    那人的话,把安以夏吓得够呛,她不想被卖去山沟沟里,再说他们凭什么卖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