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遇到一个帅哥

第5章 遇到一个帅哥

在四十五岁的夜里

    忽然想起她年轻的眼睛

    想起她十六岁时的那个夏日

    从山坡上朝他缓缓走来

    林外阳光眩目

    而她衣裙如此洁白

    还记得那满是茶树的丘陵

    满是浮云的天空

    还有那满耳的蝉声

    在寂静的寂静的林中

    ——席慕容《青春之二》

    F4的公开招募活动如火如荼地展开了,虽然不知道《流星花园》是怎样一部电视剧,但观众们对它的兴趣却越来越浓厚。一句话,《流星花园》未播先火了。

    景星用手指顶了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看着HBC晶晶亮的公司招牌和高大的行政大楼叹了口气,她不想来啊!说实在话,景星不想暴露在人前,她知道左家和高家被她摆了一道,绝对不会甘心,也许高家不会找她,但左文颂肯定不会放过她。这个自私自利的男人绝对不允许他自认的所有物与人挑战他的权威。可是景星不但做了,而且让他在其他人面前狠狠落了面子,以自己对他的了解,这个男人肯定会想方设法找到她,然后不择手段地处置她——即使,左氏企业已经濒临破产的边缘。

    景星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离开左家之前,她可是做了手脚的。即使手脚很小,也足够将悬崖边的左氏推得更进一步。

    “开闪开,闪开!”一个张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没有等景星反应过来,一个人影撞到了她身上。因为冲力太大,两个人一起跌在地上。倒霉的是,景星做了人家的人肉垫子。

    痛!景星觉得尾椎骨和后背火辣辣的痛,N的,她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这么倒霉!早知道就窝在家里上网就好了。都怪秋珍姐,威胁自己如果不来参加F4的初选,她就把自己的资料公布出来,太无耻了。就不应该好心帮她,让她天天吃上级的排头,劳累死!景星忿忿地想着。

    “大婶,你没事吧?”趴在景星身上的男子慌手慌脚地爬起来,并且伸手搀扶景星,“对不起,大婶,我不是故意的。”

    大婶?景星运了运气,想到自己的打扮确实容易让人误会,决定不追究称呼的问题,“你眼睛看哪里呢?这么大个人在你前面,你竟然看不到?”

    “对不起,对不起,”男子连连道歉,“我看到你站在大门边了,可是我跑得太快,收不住。”

    收不住?赶着投胎吗?景星翻了个白眼,“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我赶着报名。”男子满脸通红,不知道是因为撞了人感觉不好意思还是因为跑累了的关系。

    报名?哦,对了,今天是F4初选报名的最后一天。不过,等会儿初选面试就要开始了,报名应该结束了吧?景星看了看眼前的男子,比她高了一个脑袋,身材不错,长相嘛,也很好,特别是一双桃花眼,泛着点点波澜,注视你时,仿佛要将你的魂魄勾走一样。恩,这形象,和美作很像呀。

    “你现在不急了吗?”景星指了指大门口,“可能迟到了哦!”

    “啊?”男子跳了起来,“对不起,还有,谢谢。”一边说一边像旋风一样刮进HBC大楼。

    景星摸了摸下巴,如果这家伙的才艺和演技过关的话,就向秋珍推荐他一下。

    慢悠悠地走进大楼,景星看见之前的男子站在前台,像着接待小姐苦苦哀求。不用说,肯定是迟到了,报名早就结束了。

    “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男子哀求道。

    “不好意思,先生,报名已经结束了。”接待小姐公事公办。

    “小姐,求求你,你就通融一次,好吗?”

    “先生,对不起,公司已经将所有报名者的资料收上去了,即使我想帮你通融,也做不到。”接待小姐叹口气道,“你早一点儿老报名不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吗?”

    “我也想早点儿报名,可我之前一直在出差,刚刚才回来。”男子沮丧地自言自语,声音很小,接待小姐没有听到,不过景星正站在他的身旁,一字不落地听了去。

    “你的简历能给我看看吗?”景星忽然出声吓了男子和接待小姐一跳。

    看到两个人都怀疑地注视着自己,景星微微一笑,“我等会儿要去见制作部的总监李秋珍,她就是《流星花园》这部戏的负责人,我可以将你的简历拿给她。至于她会不会让你参加初选,我不敢保证。”

    “你,是什么人?”接待小姐怀疑地问道。

    “我啊,”景星用手指捅了桶眼镜架,恶趣味上来了,“我是李秋珍家的钟点工,她让我给她送东西到公司里来。”

    “哦——”接待小姐点点头,接通李秋珍办公室的内线。

    “我叫景星。”景星连忙补上一句,免得秋珍姐不明白状况下直接来一句她家里没有钟点工,谎话就揭穿了。

    “好的。”接待小姐放下话筒,对景星道,“李总让你上去。”

    景星对接待小姐道了声谢,转向男子,“需要我帮忙吗?”

    男子急忙将简历递到景星手上,不住地道谢,“大婶,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景星撇撇嘴,大婶这两字听起来真不舒服。

    “你去接待室等着吧,那里都是前来参加初选的人。”接待小姐对帅哥的印象很好。

    “好的,谢谢。”将景星送上了电梯,男子前往接待室等待消息。

    电梯中,景星抽出男子的简历看起来。简历上写的很详细,男子名叫云郴,今年二十二岁,B市舞蹈表演学校毕业,毕业后来到S市。其实,这云郴长得帅又有才华,如果有机会一定能够红起来。可惜,每年怀揣着梦想到荷莱坞闯荡的年轻人太多了,根本没有机会给云郴。为了生计,云郴不得不在一家货运公司打工,一边跑货运挣钱维持生活一边在荷莱坞寻求机会。

    “祝你好运。”景星轻轻送了句祝福,电梯门开了。

    “哟,我们家的钟点工景大小姐终于来了。”李秋珍站在办公室门前,一见景星便把她拽了进去,“这么大牌的钟点工,姐可用不起。”

    “切,你到我们家吃到我们家喝,时不时让我帮你收拾屋子,帮你照顾你儿子,我不是钟点工是什么?而且是不用钱的钟点工。”景星反唇相讥,径自走到沙发坐下,“要不要我们来算算帐?”

    “哎呀,咱们是好姐妹,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听到景星开始算帐,李秋珍赶紧笑着打断景星的话,“你来得正好,还有十分钟面试就要开始了。”

    “先说好,你答应不将我的资料透露出来的。”景星提醒道。

    “放心,参与面试的都是HBC的内部员工,没有媒体人士。而且,我也不会将你的名字告诉其他人。”李秋珍道,“我帮你想了个笔名。”

    “什么?”

    “流星!就用《流星花园》的前两个字,你觉得怎样?”

    “不怎么样。”

    “那你自己想。”

    “懒得想。就用流星这个名字好了。”

    “你……真是够懒的!”

    “你知道你好。对了,这里有一个人的简历,等会儿让他也参加面试吧。”景星说完,将云郴的简历拍进李秋珍的怀里,顺手接过她给自己倒的奶茶。

    “锡兰?”景星品了一口奶茶,撇嘴道。

    “别挑剔了,我这里没有阿萨姆,你将就喝吧。”

    “也只能将就了。”

    “你可真……”李秋珍不知道该说景星什么好了,“书上说喜欢喝阿萨姆红茶的人拥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成熟的心态,工作努力,目标感很强,坚信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一切都要靠自己,并积极努力地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勇敢的、权威的、正确的人。”

    李秋珍顿了顿,继续道,“可在你身上,我看不出一点儿积极性,只能看出龟毛和懒散。”

    “我这不叫懒散,叫做享受生活!你从哪里看出我龟毛了?”景星白了李秋珍一眼。

    “就从你喝茶非喝阿萨姆,不喝其他种类的红茶这一点。”李秋珍不甘示弱回了景星一个白眼。

    “没办法,我就喜欢阿萨姆的味道,浓稠,浓烈,醇厚,带有麦芽香,而且清透鲜亮。”

    “我可不喜欢太浓烈的味道,比起阿萨姆,我更喜欢焦糖红茶。”

    “小资女人!”

    “怎样?我是低调中蕴藏着奢华,具有贵族气质。”

    “洗手间在哪里?”

    “出门右转。你要上洗手间?”

    “不,我要吐。”

    “景星——”李秋珍说不过景星,气得从资料袋中拿出简历来看,不理她。不过,不理貌似不可能。

    “这个人看起来不错。你认识的?”李秋珍问景星。

    “不是,在大门外撞到了。他是来报名F4的,不过来晚了,没有报成名。我觉得他不错,就说帮他把资料拿给你,由你决定给不给他面试的机会。”

    “你觉得他不错?”

    “他的气质和形象符合美作。”景星道。

    李秋珍仔细看了云郴的照片,觉得确实有几分相似,“OK,我让前台通知他参加面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