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狐朋狗友!

第4章 狐朋狗友!

天蒙蒙亮,楚离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眼珠子转动,看着四周,又细细感应体内的状况,“一朝回到解放前,不过,这么做值得。”

    重活一次,楚离对力量的渴望,并不足以让他忘记亲情、爱情、友情。

    再说了,凭他的能力,很快就可以开始修炼。

    地球天地灵气薄弱,强者少得可怜,按照楚离的推测,只要他将不灭天诀修炼到小成之境,就可以纵横地球了。

    当然,如果想要无敌,那起码要与前世境界相仿,要不然可挡不住导弹、甚至更为强大的核武器。

    “人渣,你醒了!”

    陡然,一道轻灵却充满轻蔑地声音在楚离耳边响起。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柳冰上身穿着白色蝙蝠衣,下边是一条紧身牛仔裤,将其完美的玉腿衬托得淋漓尽致。尤其是柳冰的饱满胸脯,即便穿着宽松的蝙蝠衣,依然非常凸显,让人挪不开视线。

    可楚离在玄黄大陆什么美女没见过?

    所以,仅仅瞥了一眼,便继续望着天花板发呆。

    柳冰脸上泛起一抹惊奇,她之所以非常厌恶楚离,一来是因为觉得对方拖累的了姐姐,二来,对方是不折不扣的色狼,每一次见到她,都会露出一脸猪哥像,还会说出一些极其充满挑逗意味的话语。

    “人渣,你还真是狡猾,知道无法阻止解除婚约,就想了一个这么损的办法,想要捆住我姐姐。哼,我告诉你,你这辈子休想娶我姐姐!”

    “柳冰,你确实非常适合做警察!”

    柳冰微微一愣,旋即哼笑一声,美眸中荡漾不屑之色,道:“你以前不是一直说我更适合做模特嘛?怎么,现在觉得我适合当警察了?”

    “模特可没有那么好的想象力!”楚离轻声一笑。

    “混蛋,我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柳冰恨不得给眼前这人渣一拳,“既然你认为这一切都是我的想象,那你为什么还要用性命威胁我姐姐?说只要我姐姐不答应,就不配合治疗!”

    “你不懂!”

    “装模作样!”

    柳冰确实不懂,如果楚离不这么说,那么,柳雪就会陷入自责,认为是因为她,才使得楚离再次陷入危险。

    “你大清早跑过来,不仅仅是来看我的吧?”

    “鬼才会来看你!”

    柳冰冷眼看着楚离,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根据我们的调查,受害女孩被逼迫吸食了大量‘冰’,又差一点被你强-奸。人渣,你还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不但玩强抢民女的戏码,还敢碰毒-品。”

    “对方没事吧?”楚离皱着眉头问道。

    “抢救及时,脱离了危险。”柳冰没想到这人渣还会关系受害者,哼道:“要是受害女孩出事,你就不仅仅是保外就医了。”

    楚离看着天花板的眼眸中流窜阴冷的光芒,犹如毒蝎,没有回答柳冰。

    见楚离不言不语,柳冰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道:“人渣,你的保外就医只有一个礼拜,你就好好享受这最后的自由生活吧。不对,你在医院也不能出去,不算自由,哈哈哈!”

    柳冰得意的大笑了起来,可笑了半天,楚离依然没有反应,不由得兴致缺缺,心中奇怪,人渣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按照常理,这时候人渣应该大吵大闹。

    柳冰摇摇头也没多想,认为对方刚才鬼门关转一圈,还惊魂未定,也没有继续说什么,便离开了。

    “到底是谁在算计我呢?”楚离眯着眼睛,心中将所有信息串联了起来。

    “如果我死了,那患有心脏病的老爸会怎么样?即便抗住了,身体也会大不如前,无法掌管楚氏集团。那么,获利者会是谁呢?”

    “二叔?三叔?还是小姑?”

    “都有可能啊!”

    魂穿一次,让楚离异常珍惜亲情,他真希望自己的推测是错误的。

    “哎!”

    长叹一声,楚离缓慢起身,尽管脸色苍白,可双眸中却布满冰冷。

    望着窗外的景色,楚离一字一顿,慢慢地说道:“不管是谁,既然要想杀我与老爸,那这仇,就无法原谅!”

    “咔嚓!”

    就在这时候,病房大门被人打开,两道身影鬼头鬼脑的走了进来。

    “楚少!”

    “楚少,我就知道你不会出事!”

    楚离眼中寒意渐渐散去,扭头看向走进病房的两人。

    一位身高起码一米九,可瘦不拉几,就好似竹竿子一样,叫吴铭。另一位身高正常一米七-八左右,可胖得没边。从楚离的目测来看,这胖子起码有三百斤。

    “竹竿、胖子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楚离眼中泛起一抹笑意,望着两人。

    “嘿嘿!”竹竿嘿笑一声道,“略施小计,就将门口两条子给忽悠走了!”

    “头脑不错!”

    楚离笑着赞扬了一句,这两人算是他的死党,也是狐朋狗友,平日里边都聚在一起,做一些颠覆世俗观念的事情。

    “我的事情你们应该听说了吧?昨天晚上,是谁送我去希尔顿的?”楚离笑呵呵地问道,可瞳孔深处却掠射森然杀机。

    “不是我!”竹竿没感觉到楚离眼中的杀机,摇摇头,道:“昨天晚上我也喝高了,在酒吧厕所睡了一晚上,今早还是被扫地大妈给叫醒的!”

    “也不是我!”

    胖子苦着个脸,道:“我也纳闷,凭我的酒量,怎么可能会喝多呢?”

    胖子是源洋酒业的大少爷,别的不说,酒量绝对一等一,三斤白酒下肚,都不带头晕的。

    “耗子呢?”楚离问道。

    昨天晚上,只有他们四人在一起喝酒。

    “应该是耗子送你去希尔顿的!”竹竿揉了揉太阳穴,道:“楚少,耗子也是一片好心,他也不可能猜到那娘们会给你灌下一整瓶药丸!”

    “帮我把耗子找过来,我有事问他!”

    “行!”

    胖子心细,自然感觉到了楚离的不对劲,虽然对方说话平静,可言语中蕴含的冰冷,却让胖子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