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童年记忆解疑惑

第2章 童年记忆解疑惑

在萧辰童年的记忆里,母亲很宝贵收藏着一张合照。

    那照片是母亲陆明榕和一个年幼女孩一起拍的。

    女孩不过两三岁的样子,却带着一条价值不菲的翡翠吊坠。

    不知道的人可能会以为这只是一条普通的玉坠,内行的人明白这是稀有的珍藏物品。

    从萧辰有记忆的时候,母亲每年正月都要把这张照片拿出来看看。

    萧辰之前是不知道原因的,小孩子的思考范围也只让他在有限的可能性里面想到了这是自己走失多年的妹妹这一个解释。

    直到有一年,他和小伙伴捉迷藏。

    萧辰偷偷藏到了书桌下面,偶然间听到了母亲和父亲的对话,才知道了那个女孩子的身份。

    从那之后他明白了母亲如此宝贝这张照片的原因。

    只是十几年前母亲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记忆,从此忘记了这个女孩。

    萧辰的父亲萧正天不愿意让母亲一直带着负罪感生活,从此便再没提起过这件事情。

    当然夫妻二人从来没想过他们的儿子萧辰早就知道了这些。

    在这之前,萧辰和顾言雨是没有任何接触的,萧辰曾经试着去调查,却每次都无功而返。

    像是有人刻意隐去了这个女孩的所有信息。

    母亲失忆自然不记得照片,父亲也不是没事找事的主儿。

    反倒是那张母亲和小女孩的合照一直放在萧辰的床前抽屉里,伴着他每个日日夜夜。

    萧辰断定那是照片里的小女孩。

    看了这么多年的照片竟然真的见到“本尊”,这感觉竟有些奇怪。

    不知怎么的,这一刻他的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亲切感,没有了刚刚的嫌弃。

    此时的萧辰没有想到,多年后回想起这一刻的相遇,心里满满都是感激和庆幸。

    原来这就是上帝在迟来的多年以后带给他的爱情。

    萧辰看着醉酒还在迷糊中的顾言雨,回想刚刚她的话语,看来这丫头应该是失恋了,而且被前男友“绿了”。

    只是他心口这莫名来的一阵烦躁是怎么回事?

    萧辰扶起正在扯着他腿的顾言雨,毫不犹豫把她抱起来。

    留她一个人在这里指不定一会儿会出什么事情,还是自己带走更放心一些。

    在酒店走廊碰到了跟他一起来玩的阮世泽。

    阮世泽看到萧辰抱着一个女人,那表情吃惊地简直可以吞下一头大象。

    “我说..你..你什么情况啊,你怎么抱着个女的?你不是去洗手间了吗?你发生什么了?”

    阮世泽的疑问好多,萧辰这种一直孤冷高傲的男子,此刻怀里抱着一个女的,也难怪他惊讶。

    忽视掉阮世泽的表情,萧辰丢下一句“我有点事情,先走了,跟他们说一下。”就离开了。

    萧辰把顾言雨带回他名下的酒店,去了专属他的套房。

    如果带顾言雨去他的私人公寓,肯定会被记者拍到。

    怕父亲会知道,对顾言雨不利。

    第二天中午

    顾言雨起床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很亮了。

    挠了挠自己的头,伸了个懒腰。

    她觉得自己的头好疼,不对啊!顾言雨这才发现不对!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顾言雨想着,赶紧拉开被子看了一下。

    果然,她现在穿的是睡衣..是睡衣啊!

    谁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她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守了25年人生的清白不会?

    想到这里,顾言雨简直崩溃了,后悔昨天逞强喝酒啊!

    不就是渣男订婚吗,不就是失恋吗,至于喝这么拼命啊!

    “砰砰砰”敲门的声音响起来,正在后悔中的顾言雨爬起身来去开门。

    酒店服务员恭敬地站在门口,并把手里的服装礼盒双手递给她。

    “顾小姐,这是总裁给你准备的衣服,您的衣服拿去干洗了,洗干净之后总裁说会派人给您送过去。”

    顺道指了指旁边的餐车。

    “这里是总裁专门吩咐下去给顾小姐准备的早餐,里面还有醒酒汤。”

    “总裁?什么总裁?还有这是哪里?”

    顾言雨好多疑问,一口气全问了出来。

    希望面前这位干练的服务员小姐会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

    果然这位小姐没有辜负顾言雨的期望。

    “顾小姐昨天喝醉酒了,总裁带您来的,然后顾小姐的衣服和睡衣都是我给换上的,总裁安排好就离开了,临走时嘱咐我等到顾小姐醒来的时候把这些给您”。

    然后服务员小姐顿了一下,看了下顾言雨,有些不好意思的又补充了一句。

    “总裁让顾小姐早上起来不要有任何想法,他说他对烂醉的女人没有兴趣。”

    顾言雨要被这最后一句话惊到吐血,她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断片儿了。

    自己昨天晚上应该是参加渣男渣女的订婚宴来着,然后就喝了酒。

    然后呢?

    然后的事情就记不清了。

    这莫名其妙出现的总裁,又是谁?

    顾言雨现在完全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万幸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啊!

    不然25年守护的东西就要毁在酒精上面了。

    现在赶紧离开这里才是上策。

    顾言雨拿过衣服关上门,径直奔向洗浴室,洗了个澡,换上盒子里的衣服。

    她看了一下衣服的标签,心下一惊,这衣服何止是名牌,简直是奢侈品啊!

    一件裙子够她两个月的薪水了,这萧什么的,到底什么人。

    就在好奇的时候,顾言雨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周一。

    眼看着上班就要迟到了,再不赶过去这个月的全勤怕是没有了。

    另一边,公司里。

    接到秘书电话的萧辰听着秘书汇报关于顾言雨的事情,嘴角不自觉上扬,晃了晃手上偷来的吊坠。

    嘴里嘟哝了一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他把顾言雨的吊坠拿走,是担心顾言雨因为这个吊坠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之前是萧辰不知道她的存在,现在她不光出现了而且还就在他的身边。

    突然而来的保护欲让萧辰不希望顾言雨受到一点伤害。

    也许是那张照片陪伴着他走过这么多年岁月的报答?

    顾言雨紧赶慢赶准时到公司了,刚到公司她就碰到了给领导送完请帖从办公室出来的孙锦初。

    孙锦初脸上的笑容立刻开了花。

    “哎呀言雨,我正找你呢,打你电话你也没接,昨天你怎么没说一声就走了呀,我还没来的及给你交代伴娘的事情呢,下个月我结婚的时候你可要送我出嫁哦。”

    顾言雨此刻心中万只草泥马在咆哮:“尼玛这厮的演技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这么多同事都在,总不能在这撕起来。

    所以顾言雨嘴上还是说着:“那是一定要去啊,我可要把你美美送出嫁。”

    “就知道你最好了,我跟家伟提起这件事情,家伟还说你可能会拒绝我呢,还是我最了解你。”

    说着就伸开胳膊去拥抱顾言雨,却被顾言雨巧妙地避开了。

    顾言雨心里好不痛快的想着谁不会演戏呢,明明抢了别人的东西还在这里装白莲花,爱演我就陪她演。

    不就是参加婚礼做个伴娘?就是鸿门宴老娘也要去!

    小孩子才哭鼻子,大人只会给自己出气!

    顾言雨满心愤恨,心里答应自己一定要给自己出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