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调解【上】

第三章 调解【上】

学校医务室最多也就是看个感冒发烧,卖个创可贴之类的小伤小病,狂犬疫苗是没有的。高强只是简单清理了一下伤口和身上的血污,好在都是皮外伤,并不严重,最多三五天时间伤口就能愈合好。

    包扎之后,高强又跟着保安来到张校长办公室,张校长正陪着黄震二人在沙发上坐着说话,那俩小子一看见高强,两双眼睛差点冒出火来。

    高强丝毫不悚,也不等张校长招呼,就在黄震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高强同学,这个……”张校长看看高强又看看黄震,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说了。刚才他和黄震谈了一下,按照张校长的意思当然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黄震到了办公室这个安全场所,说话又硬了起来,吵嚷着要把高强弄进去。

    所谓弄进去,当然是进拘留所看守所之类的地方了。这个二百五,竟然不懂得国内虽然有野生动物保护法,可没有家养宠物保护法啊,打死一条狗,并且还是自卫,就把人抓了?到哪儿也没这个理儿啊。b穿越小说吧:

    张校长费力吧唧的解释一通,虎子又嚷嚷着高强打了他一巴掌的,这可以定个故意伤害罪吧?虽然虎子连轻微伤都够不上,可伤得重不重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嘛,没这个由头也能把高强弄进去的,更何况还有个名头了。

    张校长那个怒啊,你说你又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牵着条狗跑我们学校来咬伤了人,最后还要把我们的人抓进去,这要传出去自己还不被学生们骂死?更何况刚才现场就有不少学生围观了,这事儿捂都捂不住。

    张校长苦口婆心的又是一番开导,好不容易黄震同意不追究高强的“刑事责任”了,不过却要求高强赔偿他的狗,二十万元。

    张校长气得差点骂娘,二十万?花鸟市场的土狗崽才二十块钱一只,你这狗种就算再纯,也不能值二十万吧?这分明就是讹人!

    不论张校长再怎么劝说,黄震就是咬死不松口了,声称没有二十万,他就打电话给他老爸,派人来把高强抓起来啊。

    张校长奈的打量了一番高强,只见他穿着廉价的休闲西裤,地摊货的t恤衫,一双白色旅游鞋都快穿成黑的了,显然不是个有钱人家里的孩子,二十万他掏得起才怪,这让张校长都没办法开口说出黄震提出的条件来。

    张校长没法开口,黄震却没这个顾虑,拽兮兮的道:“小子,刚才张校长替你求了半天情了,我就看在他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那么多,赔我二十万这事儿就算了。”

    高强一听这话气乐了,说道:“我还没找你要求赔偿呢,你倒好意思叫我赔钱?还二十万?你小时候脑袋被门挤过?”

    黄震愣了一下,那表情真像是脑袋被门挤了一下。他实在想不到这小子竟然这么横,难道他不知道公安局长意味着什么吗?刚才在人多的地方他嚣张一下还情有可原,现在关起门来谈事儿,他就不怕自己找人抓他?

    虎子也尽职尽责的扮演着走狗的角色,一巴掌拍在茶几上,站起身子叫道:“我看你丫的确实是欠收拾,看我他妈不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说着他就捋着手腕,好像在挽袖口似的,可捋了半天也没敢上前一步,没办法,虎子哥心理有阴影啊,刚才那一耳刮子倒还罢了,关键是人咬狗的场面太瘆人了。

    张校长虽然知道虎子只是在虚张声势,不过还是要拦一下的,虎子立马就借坡下驴,转头对黄震道:“震哥,打电话叫人,把他弄进去好好收拾收拾!”

    黄震掏出手机,对高强沉着脸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二十万,不拿钱我这就打电话了……”

    高强却笑道:“好,你打电话,我也打电话。张校长,借你电话用一下好吗?”

    张校长一听这话心里不由得一动,谁都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一定是托关系找门路的,看高强这表情,似乎他的后台还不小?毕竟要面对的是一个公安局长啊。张校长冥思苦想也没想出来哪个市领导的亲属是在自己这所破学校上学的……

    “可以,可以。”张校长应道,又试探着问道,“这个,你这电话是要打给……”

    高强等的就是这句话,脸带微笑的说道:“我准备打给市电视台反应一下今天这个事情,顺便探讨一下关于官员子女教育以及学校安全方面的问题。”

    张校长顿时皱起了眉头,你个小屁孩口气还不小,谈官员子女教育?你谈就谈吧,扯什么学校安全啊。说起来今天这事儿学校的确也有责任的,非学校人员随意进出校园倒不算什么大事儿,就算平时学生们打架只要没有重伤的都算很平常,可他们带了一条狗,咬伤了人,影响就不一样了,一旦传出去自己这个当校长的难辞其咎。

    黄震却一脸不屑,虎子立刻很狗腿的帮黄震显摆道:“市电视台?哈哈,市电视台的黄台长是震哥的二叔,你小子能叫来人才怪。”

    高强依旧面带微笑的道:“是吗?那省台台长是不是这位震哥家的亲戚?央视焦点追踪你们也有熟人吧?那么**搜狐猫扑天涯这些网站你们也掌控得了?小子,你这是在坑你爹呢,小心搞到最后他连这个局长都没得当了。”b穿越小说吧:

    黄震认识不到高强这几句话的威力,还一脸不忿,可张校长也算是体制内的人,他清楚啊。

    虽然这时候网络的威力还没有后世那么强大,但02年正是网络大普及的年代,各级领导对其所表现出的舆论影响也日渐重视,更别说高强还提到了让所有地方官员谈之变色的央视焦点追踪。这件事真要上了焦点追踪,别说黄局长和自己这个小小的校长了,就是市委市政府也要跟着吃排头。

    坚决不能让高强打电话!张校长心里下了决定,慌忙安抚了几句一脸不忿的黄震,让那位保安科长看着双方别再起冲突,自己匆匆跑去楼道里打电话去了。

    张校长和黄局长只是认识,关系并不熟,费了半天劲儿才查到黄局长的手机号码,也顾不上客套,直接把情况给黄局长说了一遍,然后劝道:“黄局长,那位学生伤得可不轻,真要再把人抓了……你看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