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地狱尊者黑白无常

第二章地狱尊者黑白无常

进入第十八层地狱的人不需要喝孟婆汤,因此可以保留生前的记忆。

    地狱这样做就是要让进入的人知道什么叫做悔不当初,什么叫做虽死不得安生。他们在里面将会遭受无尽的修罗苦难,为生前犯下的累累罪行赎罪。

    宁宇踏上那片土地,感觉很奇妙。

    里面浩瀚无边,有灿漫阳光,有葱郁树木,有涓涓河流,与自己曾经生活过的人间界并没有什么两样。

    但这样的世界并不排斥他的极阴之体,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血色,体内的腐朽之气一扫而光,就如同重生了一样。所以他现在虽是鬼魅之身,却不曾感受到自己已经死去。

    宁宇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世界,这是一个生机盎然万物竞生的世界,与地狱其他层死气沉沉阴森恐怖完全不一样,这完全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不是说这里是修罗地域吗?怎么感觉一点都不像!”宁宇一脸懵逼。

    咻!

    然而就在这时,一黑一白两道光影从地平线那里极速朝宁宇凌空冲来。

    宁宇瞳孔猛缩,他生前的修为还在,一眼就能看清那是两个一黑一白的恐怖人物。

    “能够御空飞行修为起码是一名宇将末期!”宁宇暗道。

    当今天地已知的修为境界可划分为宇兵、宇将、宇王、宇帝、宇仙、宇仙王、宇仙帝。

    每一个境界都分初期、中期、末期以及巅峰圆满四个层次。至于宇仙帝之上还有没有其他境界以宁家的底蕴根本没法知晓。

    有人说有,那是超脱天地之外的存在。也有人说没有,宇仙帝便是仙道巅峰。

    宁宇生前就是一名宇将末期,堪堪能够御空飞行。

    砰!

    宁宇跟前的虚空炸开,一男一女出现在宁宇上空。

    男的一身黑衣,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女的一身白衣,貌美如花,娇艳欲滴。

    宁宇迅速搜索自己记忆中对地狱的认知,脸色骤变,颤声道:“地狱尊者,黑白无常!”

    “咯咯!”

    妩媚的笑声响起,白无常抛了个媚眼给宁宇,道:“有点眼光嘛,不像是个对孟婆下得起手的人。怎么样?本尊貌美如花,你现在是不是燥热难耐?”

    宁宇一听刹那失神,就像丢了魂似的。这让他背脊冷汗直冒。

    都说白无常媚如狐狸,倾国倾城,可勾天下男人的魂魄,此话果真不假。

    况且黑白无常乃地狱的两位尊者,阎王身边的大红人,实力深不可测,地位与牛头马面、文武判官等不分上下。

    “咋地?孟婆都能上,对我反而没兴趣?”白无常妩媚动人,掩嘴笑道。

    黑无常瞥了一眼白无常,没好气道:“别难为小兄弟了,人家性取向就不好你这一口!”

    随后他看向宁宇,道:“你小子也算有点福分,孟婆不但不追究你的事,还拿出一生储蓄贿赂我两,让我们给你安排个轻松点的差事。”

    宁宇一愣,脸上火辣辣的,一股深深的愧疚感油然心生。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以他的性子又怎会做出如此禽兽不如之事!

    黑无常嘴边挂着阴邪的笑容,道:“钱我们收是收了,但这第十八层地狱哪有什么轻松的差事,你说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宁宇一听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孟婆在奈何桥替阎王卖孟婆汤,天下鬼魂都得买,这里面的油水用脚趾头想想都能明白。如果她真的掏了钱给他铺路,数额就绝对不会少。

    宁宇以退为进恭敬道:“两位尊者在上,小的不敢奢望什么,只要你们有心就行!”

    “咯咯,你看这小兄弟说话就是有水平,可比一些只会拍马屁的鬼含蓄多了!”白无常白了宁宇一眼大笑道。

    “但问题我们也收了另外一份子钱啊,而且还不少!”黑无常露出为难之色,道。

    宁宇一听脸色一沉,这地狱乱象横生,腐败程度比人间界更甚,这背后肯定有唐家的人在使劲捅咕。

    “害怕了吗?”宁宇眸内寒光乍泄,他心思急转,知道此时若不争取,说不定他连唐峰的面都没见着就已经再死一次。

    “两位尊者,我宁家也有在地狱经营的死者,今日之情他们一定不会亏待两位的。”宁宇非常赤 裸的道。

    在地狱就是这点好,你买我卖,只要有利可图,会非常直接。

    黑白无常一愣,白无常凑到黑无常耳边小声道:“孟婆也是吃皇粮的,咱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既然拿了钱多少给她个面子,你说呢?”

    “但唐家那边不好交代啊!”黑无常蹙眉道。

    “你傻啊,咱当官的还怕一个经商的啊。不过咱也不能跟钱过不去,要不这样咱把他修为废了,然后随便丢到一个死亡率稍微低点的城市,那双方都算有个交代了。”白无常挤眉弄眼道。

    “还是你聪明,就这么办了!”黑无常深以为然的道。

    宁宇看到那两人交头接耳,大感不妙,撒腿就跑。但黑无常直接拍出一只大手,轰在他的后背上。他只感觉小腹一热,丹田猛的炸碎,汩汩真气如怒海狂潮般逆流而行,体内经脉寸寸崩碎,一身修为付诸东流。

    啊!

    宁宇七窍流血,发出一声惊天惨叫,就此晕死过去。

    白无常瞪着黑无常怒道:“你咋下那么重手,全身经脉尽断,他这一生就算废了,以后根本不可能继续修行!”

    “嘿嘿,要怪就怪他命不好,怪不得别人!”黑无常阴笑道。

    “你连孟婆的面子都不给,看来唐家答应你的条件不简单!”白无常冷梆梆的道。

    “是不简单,他们答应我在人间界找几个绝美女人杀了送下来给我当通房丫鬟。这第十八层地狱早死晚死都一样,没什么好怜悯的。”黑无常冷漠的道。

    进入第十八层地狱能不能修行结果都一个样,能修行的会活得久一点,但遭受的苦难也会久一点,还不如早死早解脱。

    白无常无语,看向宁宇不禁摇了摇头,宁宇最终还是败在了贪婪下面。

    ……

    一个月后。

    宁宇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破旧的木床上,浑身酸痛难耐。

    宁宇挣扎着坐了起来,咬牙切齿,狠狠道:“黑白无常,等老子在第十八层地狱混出了头定要你们好看!”

    随后他扫了一圈四周,这是一间无比破旧的土屋,家徒四壁。阳光从屋顶那破碎的瓦片照射进来一束一束的,映出五彩光晕,还挺唯美。

    宁宇正襟危坐,吸纳吐气,但很快他额头上泌出了滴滴汗珠,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体内丹田根本没法汇气散气,各处经脉传来钻心疼痛,他已经没法继续修炼。

    “该死!”宁宇攥紧了拳头,面色苍白无比。

    不能修行意味着他在第十八层地狱就跟一个废物没有任何区别,这在残酷的第十八层生存几率大大降低,就更不用说去找唐峰报仇了。

    “黑白无常,欺人太甚!”宁宇仰天怒吼,眸内尽是滔天的怒火和杀气。

    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比死一次更让人难以接受。

    这时门外边走进一个老婆婆,她年纪已经很大,满脸皱纹,走路弯着腰,头几乎着地。

    “你醒啦!”老婆婆将一盆清水费劲的放到宁宇跟前,示意他洗把脸。

    宁宇看到老婆婆,强压下自己的怒火和杀气,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老婆婆,这里是哪里?我又怎么会在这里?”

    宁宇接过那盆水,脸上挂满感激。

    “这里是饿鬼镇,一个月前我出门行乞,发现你倒在臭水沟里,不省人事,就把你救回来了。但你这一睡就是一个月!”老婆婆道。

    宁宇一脸狐疑,他身高1米88,体型黄金分割,体重怎么也得160斤往上,这老婆婆能把他背回来吗?

    “背你的不是我,是我的孙子!”老婆婆似乎明白宁宇的想法,解释道。

    “哦!”宁宇应了一句,然后下床,洗了把脸。

    洗完脸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脸色无比苍白,里里外外透着一股死气。

    这里的死气不是说他已经死了,而是说他心已死。

    修为被废,经脉尽断,从此将无法修行,他已经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小伙子,看你也不像个穷凶恶极之辈,怎么就进这一层了。”老婆婆站累了就坐在土屋的门槛上,问道。

    宁宇一时无语,为何进这一层他竟不知从何说起。

    “没关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谨守本分了一辈子,死后不也进了这一层。但死都死一回了,还在乎在哪一层吗?你说是不是这个理。”老婆婆慈祥的道。

    宁宇看着老婆婆,虽然修为废了,但感觉还在,因此他一眼就能看出老婆婆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凡人。

    但就是这种平凡让出身名门望族的宁宇深深感动。

    那是一种淡然,一种归真,一种对生活的热爱和感激。

    “老婆婆,你救我就不怕我是个坏人吗?”宁宇问道。

    “好人也好,坏人也罢,来这里的都是一群可怜的鬼,有什么好怕的。”老婆婆笑道。

    宁宇听了也笑了,因为他自己都忘了自己就是一头鬼了。

    因为在这里,活着的感觉无比真实,完全让你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

    “死都死一回了,你说还有比这更槽糕的事吗?看开一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婆婆看到哀莫大心死的宁宇,眸内闪动着过来人的智慧,叹道。

    宁宇浑身剧震,是啊,死都死一回了,还用在乎自己能不能修行吗?

    “谢谢婆婆!”宁宇站直了身体,对着老婆婆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

    “同是天涯沦落人,谈不上谢。趁天还没黑你先出去走走吧,心情应该会好点。我去给你张罗点吃的。”老婆婆建议道,然后她就站起来走了。

    “人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心死。心若不死,处处逢春!”老婆婆轻飘飘的声音再次传来。

    宁宇看着老婆婆离去的背影,怔怔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