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这里是我的家

第三章这里是我的家

宁宇走出土屋后发现这里是一个小镇,镇上行人熙熙攘攘,非常热闹。

    时值盛夏,天气闷热,宁宇在镇上转一圈之后便在一棵榕树下坐下来休息。

    他对这里的环境还算满意,至少不用整天面对一群僵尸或一堆白骨。

    这里的鬼跟人间界的人一模一样。如果非要说出不同之处,那就是这里的人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冷漠。

    那是一种对生活感到绝望的表现。

    这也难怪,第十八层地狱的人永世不得超生,每一天只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就是圣人日积月累的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迟早也会有一天崩溃,变得行尸走肉,麻木不仁。

    宁宇休息了一会便起身回到老婆婆家。

    他现在无家可归,暂时将老婆婆家当做自己的住处。

    他人刚到门口,就听到土屋里面嘈杂的喝骂声。

    “风野,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欠我们的赌债这都过限三天了,你非但不还,还跟我玩失踪,你嫌活得不耐烦了是吧?”一个肩膀上纹着青龙剃着光头的年轻人一脚就把一个叫做风野的年轻人踢到墙角。

    风野身材还算高大,但可能经常挨饿,所以很瘦,此时被踢翻在地,根本没能力反抗。

    站在一边的老婆婆看到这些人打她的孙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就推开那个动手的人,哭着道:“你们嫌我们两活着还不够遭罪吗?你看看我们,几天没饭吃了,你们还要往我们身上踩一脚,你说你们的心都石头做的不成?”

    “你起开!”光头青年横眉瞪眼,道:“死一回的人了,我他妈还跟你谈慈悲啊?今天不还钱,我让你们灰飞烟灭!”

    在第十八层地狱,一旦死去,因不能进入轮回转世超生,所以才会有灰飞烟灭一说。

    “鬼也是人过来的,你就行行好,放我们一条活路吧!”老婆婆跪了下去,对那个光头青年磕头道。

    “你滚开。我是鬼不是神,你拜我能好使吗!”光头青年一脚就把老婆婆踢开。

    老婆婆被踢翻出去,头砸到墙角,当场血流不止。

    风野看到自己奶奶被打,瞪着血红的双眼吼道:“你敢打我奶奶,我跟你拼了!”

    说完他迅猛蹿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就朝光头青年冲去。

    但跟着光头青年来的人一共有六个,他们都不是善茬,直接从怀里抽出铁棍,上去对着风野就是一顿猛打。

    “给我往死里打,不知好歹的东西!”光头青年站在一边,根本不怕闹出人命。

    “张涛,你今天不打死我,日后我定会拧下你的头颅,当球踢!”风野瞪着眼珠子,扒拉开眼前的铁棍,继续向光头青年冲去。

    “我草你妈,我张涛生前死后都是一条过江龙,跟我横,我他妈把你干挺了!”张涛从兜里直接掏出一把匕首,对着风野的肚皮就扎了进去。

    哧!

    风野肚子开裂,鲜血顺着匕首的血槽流了出来,这一刀整整插入一指深。

    “我草你妈!”风野的手死死抓住张涛的手臂,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无比吓人。

    老婆婆这时已经吓坏了,她趴在地上,嘶声哭喊:“别打了,这房子给你们,给你们总可以了吧!”

    “奶奶,不能答应,他们设计套我!”风野回头吼道。

    “你要能自律,能上套吗?房子没了可以攒钱再买,人没了上哪买去!”老婆婆哭道。

    站在门外的宁宇一听满脸寒霜,心中已经知道这帮人的伎俩。

    那光头青年张涛肯定是垂涎老婆婆的这座房子,准确说是这块地皮,所以设计让风野在赌桌上输了钱,欠下巨款。

    风野没钱还,那最后就只能用这房子抵押出去了。

    果然那个光头青年一听老婆婆松口,直接拔出匕首,一脚将风野踢开。

    “早他妈干嘛去了,这房子还能带进坟墓不成?早点答应不就啥事没有了!”光头青年唾一口口水到风野身上,冷笑道。

    风野目露凶光,狠狠道:“张涛,你给我记住,不出一年,我一定会让你跪我脚下舔我脚趾头,不信,你等着瞧!”

    张涛一听便哈哈大笑,道:“你要有那本事,至于让一个老乞丐养吗?”

    哈哈!

    跟着张涛过来的马仔个个大笑。

    “将合同拿过来,让他们摁手印!”张涛五大三粗,但人却不笨,知道这事不能拖,一拖准出变故。

    风野捂着肚子爬起来,面无表情。

    他将老婆婆扶起来坐到屋里唯一一张破床上。这房子穷酸是穷酸了点,但那也是他们的家,一旦没了,以后就只能露宿街头了。

    张涛手下一个马仔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的条款既简单又霸道,就一条,就是即日起老婆婆他们两以风野所欠赌债的价格转让名下房产所有权给张涛。

    风野咬着牙,接过那张纸,直接用肚子上流出的血当印泥将右手拇指染红,然后在那张纸甲方那里摁了下去。

    张涛眸内闪过激动之色,看向那张纸的眼神充满火热。

    老婆婆依葫芦画瓢,就要在那张纸上摁下自己的手印,但这时宁宇走了进来。

    “人你也伤了,这赌债咱就算清了。但这房子你们若是强抢那不好意思,填多少条命都不好使!”宁宇扒拉开张涛,来到老婆婆跟前,一把就将那张纸拿到手中,撕烂。

    “小兄弟!”老婆婆满脸震惊,一边的风野也是一副不能置信表情。

    张涛见状气得浑身发抖,他目光阴鸷,盯着宁宇狠狠道:“你就是睡了一个月才醒过来的那个死鬼?”

    “鬼倒是真,但还没死!”宁宇斜睨他,冷漠的道。

    “敢坏我好事,你这回不死也得死!”张涛怒吼,手中匕首朝着宁宇心房就扎过去。

    他这是奔着要宁宇的命去的。

    啪!

    宁宇左手探出,钳住张涛持着匕首的手,右手闪电从怀里搂出一块板砖,那是他刚刚在外面捡的,奔着张涛的脑袋就焖了下去。

    板砖开裂,张涛脑袋直接开花,血流如注。

    “我草你妈,你让我脑袋开瓢,我扒你坟,鞭你尸。弟兄们,给我废了他!”张涛瞪着血红的双眼怒吼道。

    呼啦啦!

    那六个马仔持着铁棍一哄而上,个个目露凶光。

    “去你妈的,做鬼了就没人性了是不?老子若不是被老天开了个玩笑,就你们,给我当家奴都不够格!”宁宇手中的半块砖再一次朝张涛的脑袋砸下去,当场将他砸趴地上。

    随后他反手将那把匕首夺到手中,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奔着人群冲了过去。

    虽然他的修为被废,但练武奇才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修为不在,感觉还在,对付这些流氓土鳖根本不是个事。

    老大被砸,那六个马仔急红了眼,出手没轻没重。若是一般人被他们围着打,三五秒内肯定得报废。

    “也不打听打听,涛哥在这一带的段位。你一个臭水沟里趟出来的人,今天不把你干挺了送回去我们算是白混了。”一个马仔留个锅铲头,满脸横肉,持着半米长的铁棍冲着宁宇的脑袋就抡下去。

    “他就是江湖大哥也得给我眯着!”宁宇脚步横移,避过他的铁棍,随后一肘顶在他的脖子上,人当场倒地。

    哧!

    宁宇弯腰,闪电一刀就割裂他的脚筋,人倒地上嚎嚎大叫,再也爬不起来。

    “往死里干他,出了事我涛哥兜着!”张涛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那五人吼道。

    “没听明白人话是不?要不要我给你念几句鬼语,让你明白自身啥段位!”宁宇冲过去冲着张涛就是几巴掌扇过去,扇得他下巴严重变形。

    那几个马仔救主心切,一窝蜂扑上来,但宁宇直接弯腰,踩着诡异的步法,匕首不断挥出,割裂他们的脚筋。

    不一会,五个人全部倒下,躺在地上惨叫连连。

    宁宇鄙夷的看向这些人,道:“以后这里便是我的家,不想死就赶紧给我滚。你们若还敢再来搞事,将阎王请来了话都不好使!”

    张涛凶狠的看向宁宇,二话不说转头就走,那六个人连滚带爬也一溜烟冲出了土屋。

    他们一走风野就从床上蹦起来,兴高采烈的道:“奶奶,看来我爸我妈在人间没少给咱烧香拜佛,你看看,让咱捡个宝回来了吧!”

    “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老婆婆一瞪眼,一巴掌就朝他后脑勺拍过去。

    风野躲闪不及,一个踉跄就翻滚到地,肚子那的伤口没捂住,鲜血又流了出来。

    “你没事吧?”宁宇从身上将自己的衣服撕下一块条布,给他绑上。

    “能有啥事,隔三差五就会被扎几刀,早习惯了。”风野浑然不在意,在这第十八层地狱生存,能打不是本事,能挨打那才是真本事。

    “如果没事你就带你奶奶先找个地方躲几天,等我把事情搞定了再回来!”宁宇拍拍他的肩膀道。

    “什么意思?你不是刚把人家打得找不着北吗?咋就让我们走了?”风野不解道。

    “大神易请,小鬼难缠。他们要是在背后捅咕咱几下,有得受了。”宁宇蹙眉道。

    “不走!说什么也不走!这个房子是我奶奶拼了大半辈子攒下的家当,他们要是敢再来我就跟他们拼了。”风野一脸固执,根本不听宁宇的话。

    老婆婆这时走了过来,道:“这饿鬼镇就这么一丁点大,又能躲哪去。若命真到了躲哪都躲不过,就不用刻意去避开了。”

    宁宇一听便不再多说。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老婆婆道。

    “奶奶,我叫宁宇!”宁宇对老婆婆非常的尊敬,因此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姓名。

    “好好,我没有救错人,这里以后便是你的家了。”老婆婆慈祥的道。

    “嗯。”宁宇点头,打心里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