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酆都关云长

第四章酆都关云长

第十八层地狱伴天而生,里面资源非常丰富,有些东西就是仙域也未必找得到。

    阎罗王为了可持续开发这一层的资源,将第十八层地狱已知领域管理得像个大型国家。

    起先第十八层地狱的管理者都是阎罗王选派过来的使者,但随着历史的变迁以及社会的进步,这种方法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最终十殿阎罗王投票决议,第十八层地狱以自治的方式进行管理,只要每年进贡一定数额的宝贝或者缴纳一定数额的税收即可。

    这个政策一出台,这里面便迅速形成各种错综复杂的利益链,得益者不好说,但对里面的百姓来讲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

    好的一面就是上面为了规范市场收拢民心,制定一系列健全的管理制度,并配备相应的官职人员,这使得百姓的生命和财产都能够得到一定的保障。

    不好的一面就是每一个百姓都充当可持续开发的苦力。上面为了应付苛刻的赋税会不遗余力的剥削百姓,让百姓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总而言之,第十八层地狱就是一个封建国家的缩影,各种社会百态该有的这里都会有。

    ……

    酆都。

    酆都地处西南核心,是第十八层地狱最为著名的鬼城之一,也是各路牛鬼蛇神最为活跃的地方。

    酆都市中心,著名妓院怡情苑二楼一间包房。

    张涛宴请几个兄弟一起喝酒。

    张涛今天的脸色有点难看,嘴里镶了整整六颗牙。那六颗牙的材质很金贵,是第十八层地狱极为罕见的一种金属,一颗牙的花费足够风野他们一家三四年的开销了。

    点的几个姑娘长得都还可以,但她们的脸色同样不好看。

    张涛跟几个朋友喝了点小酒,手就开始不规矩起来,对陪喝的女郎毛手毛脚。

    这时张涛一位朋友一口灌下一碗酒,话就开始多起来,道:“涛,不是我说你,你连个老乞丐都收拾不明白,一口牙换了差不多五分之一,你还混个JB社会这口饭啊?”

    张涛这个朋友叫王大锤,生前捅咕假币,死后混得风生水起,开了一家洗浴中心。

    张涛一听脸色更加难看,坐他大腿上的姑娘被他大手直接往大腿根一掏,这使得那姑娘暴怒如雷,一把就将他推开。

    张涛顿时觉得很没面子,怒道:“给脸不要脸是不?出来卖,玩不起啊?”

    那姑娘也不是个善茬,瞪眼道:“涛哥,你这话说得有点不讲究了,你要玩上三楼,那专门有卖的,你在这里扯我个犊子啊!”

    啪!

    张涛大怒,一巴掌就扇过去,直接将那姑娘扇飞出去。

    “2000块的货,你给我装5000块的B,看我不抽死你!”张涛指着那姑娘吼道。

    “草你妈,敢打我,姐妹们,削他!”说完被点进这包间的小姐呼啦啦冲过来对张涛拳打脚踢。

    “反了天了,老子今天不把你两腿掰开,一声涛哥算白叫了!”张涛将大理石茶几上的一坛酒直接砸碎,那瓦片被他拿在手中,冲着那姑娘的脸就挥下去。

    还好他身边的王大锤眼疾手快,伸手制止了张涛,呵斥道:“涛,这什么地方,你别把人家场子的姑娘破相了,否则咱肯定出不了这屋!”

    他话刚说完,七八个大汉便杀气腾腾的推门而入,一个留着三寸长美髯的高大青年提着一把大关刀冲了进来。

    他一进来直接将大关刀抵在张涛的脖子上,冷然道:“涛哥,还能不能愉快的玩了?”

    张涛看着这个青年,咽了咽口水。这个青年是江湖一大哥的手下,自诩关云长,在酆都是个风云人物。

    “关老弟,喝得有点多,误会,误会!”王大锤挤出笑脸,充当了和事老。

    “误会?按你这么说街边上每个烂醉如泥的醉汉都敢仗着酒疯跟怡情苑叫板呗,是这意思不?”关云长拿着大关刀的侧面拍打着张涛的脸庞冷冷的道。

    王大锤一时语噻,他使劲给张涛使眼色,让他服软。

    张涛瞥了一眼关云长,面无表情的道:“我赔偿,双倍!”

    “我草你妈,怡情苑差你这点钱啊。小红,他怎么打你你就怎么打他,双倍!”关云长横眉瞪眼的吼道。

    张涛脸色骤变,刚想再谈,那个叫小红的小姐已经冲上去大大的给他扇了一巴掌。

    “你妈,出来玩,叫你一声涛哥是本职工作,不叫你一声涛哥谁他妈认识你是从哪个旮旯里出来的啊!”小红非常火爆,又一巴掌扇了过去。

    张涛刚镶的六颗牙整整有三颗被打崩。

    “关云长,你别太过分!”张涛瞪着眼珠子吼道。

    “过分?你见过我过分的时候对方还能站着说话不?”关云长唾一口口水,道:“今晚的单一分都不能少,包括那个打碎的酒坛!”

    说完他便领着大伙扬长而去。

    张涛攥紧拳头,目光阴鸷到极点。

    “涛,跟他那疯子咱暂时玩不起,但那个老乞丐,咱得早点拾掇拾掇!”这时张涛另外一个朋友说道。

    这个人名叫刘耀,与一家地产开发商有点关系,就是他牵的线让张涛去把老婆婆家的地给收上来的。

    那片区域听说要建一家大型的游乐场,老婆婆家的地正处开发中心,但不巧的是老婆婆根本就没有卖的意思,多少钱都不肯。

    “我心里有数,明早就会有结果!”张涛恶狠狠的道。

    ……………………………………………………

    宁宇与风野迎着夜光在土屋外的院子里烤红薯。

    这几天靠着宁宇那张俊美的脸每天都能讨回来一些吃的,总算不用再挨饿。

    宁宇看着篝火,思绪万千。他的目标可不是行乞讨个温饱,而是要想办法修复自己的经脉,从新踏上修行的路。

    否则他来这第十八层地狱就算白来了。

    “在想啥呢?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风野瞥了一眼宁宇,问道。

    他是个乐天派,虽然每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但脑子很活,人也很好。

    宁宇知道其实不是他不上进,而是他太聪明了,能够看淡一切,做到不争不取。

    老婆婆肯定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从来没有骂过他不思进取。

    “你有见过在天上飞的人吗?”宁宇问道。

    因为他想去寻找一些厉害的人看看,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接回自己的经脉。

    “没见过!”风野摇摇头,道:“但听说酆都有这样的厉害人物,但那种人物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咱这种人怎么可能遇到。”

    宁宇点头,便不再多说。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就进这一层了,到底什么原因啊?”风野好奇的问道。

    “我说了你信吗?”宁宇没好气的道。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信不信?”风野探出手从篝火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番薯,掰开一半给宁宇递过去。

    宁宇接过来一边吃一边道:“在奈何桥,我把孟婆给上了!”

    噗!

    风野咬下去的半边番薯全部喷了出来,道:“这玩笑是不是开的有点大了!”

    “说了你不会相信!”宁宇烦躁的道。

    风野看着宁宇表情,感觉不像开玩笑,道:“难道是真的?”

    宁宇没有理他,继续吃番薯。

    风野脸上露出古怪之色,道:“那没事,你不知道我生前那个世界那才操蛋,一个快入土的老太婆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公开征婚找老公,一个月换一个,你不知道排队应征的男人能有几条街那么长。孟婆天天卖孟婆汤,家底肯定比那老太婆厚,你冲动绝对可以理解!”

    风野说完又补上一句,道:“但我跟你说,喜欢老点的没关系,但你要敢对我奶奶动心思别说兄弟我翻脸!”

    噗!

    这回轮到宁宇将嘴里的番薯吐了出来,他一脚就将风野踢翻出去,怒道:“你他妈的脑子能正常一点不?”

    风野扶着酸痛的腰,嘴里不断嘀咕道:“是谁不正常啊现在!”

    宁宇瞥了他一眼,烦操的道:“不吃了,整得我一点胃口都没有!”

    说完他便起身,走向土屋旁边的一间木屋。

    那是他这几天刚搭建的,将就着住里面了。

    回到木屋,他便盘坐下来,按照生前宁家的祖传练气心法凝聚真气,但几经努力都没有成功,反而丹田处以及各个经脉处痛得他额头冒汗。

    “真气凝不上来,即使一口气提了上来,也一下子散去!”宁宇面露悲哀,这辈子要想再次踏上修行的路,很难很难。

    “需要想办法,尽快解决修行的问题。”宁宇叹了口气。

    随后他不管不顾,按照家传心法修炼真气。虽然知道目前的状态根本没法修炼,但他还是坚持每晚盘坐到天亮,忍着巨大的痛苦吞吐吸纳。

    他体内的经脉如一条条干枯的河床,而丹田则像一个荒废的湖泊,这与他生前海纳百川奔涌不息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不一会宁宇便渐渐入睡。但他颅内深处一道红芒散发出淡淡的红光,红光化作无数分支顺着宁宇的经脉游遍几周天,然后在丹田处汇合,滋养他的经脉和丹田。

    而在地狱之外,浩瀚星空,亿万星系,无数星辰,洒下淡淡的星光。

    那星光弥漫着若有若无的星辰之力,那星辰之力千丝万缕,由亿亿万万颗星辰汇聚在一起,如天河之水,垂挂进第十八层地狱,没进宁宇体内,淬炼他的体魄。

    宁宇浑身散发出淡淡星辉,如沐浴圣光,无比神秘。

    宁宇对此毫无所觉,一直到后半夜,他猛然惊醒,一双亮如星辰的眼睛在漆黑的木房里倏的睁开。

    “有危险!”宁宇眼皮直跳,然后快速冲出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