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猝不及防的灾难

第五章猝不及防的灾难

饿鬼镇,进镇入口。

    一辆2.0排量的奥拓灵车停在路边,没开大灯。

    灵车是第十八层地狱的主要交通工具,一般人买不起。就比如这辆2.0的奥拓灵车二手市场上起码得五六万冥币。这笔钱对风野他们来讲可是巨款,没个五六年打拼不下来。

    车门打开,灵车内快速走下四个人。

    “小北,你留下,看着车,我们一出来立马走!”为首叫做吴清的中年人冲着坐正驾驶位置的一个小青年道。

    随后他打开后备箱,提出一包布包。

    “老大,就一个老太婆两个傻蛋,我们三去得了,你跟小北留下吧。”一个疤脸青年大大咧咧的道。

    吴清想了想,道:“也行,把家伙拿上,干利索一点!”

    疤脸青年点头,随后接过那布包,与其他两人猫着腰极速朝老婆婆家靠近。

    月黑风高,三个人很有默契的没有吭声,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

    这帮亡命之徒只认钱不认人,他们身上都背着命案,非常生性,狠辣难缠。

    疤脸青年在老婆婆家不远处一棵大树背后停了下来,将肩上的布包取下放在地上。

    哧!

    布包被拉开,露出里面一把黑漆漆的弩*枪和一把闪着寒光的火枪。

    这两样东西可是违禁品,那弩*枪可连发五箭,威力比现在的五*连发还要猛。那火枪更是了不得,可比拼一把霰*弹枪。

    第十八层地狱严禁私人拥有这两样东西,一旦被发现抓住,判个五年十年都算轻了。

    “妈的,杀三个乡巴佬,至于动用这玩意吗?”疤脸青年一边组装弩*枪一边道。

    “小心一点总是好的。贫穷的人不惜命,拼起来跟个野兽似的。不像那些富人,在乎的东西太多,干起来束手束脚,我们反而容易得手。”另外一个青年拿起火枪往里压火弹。

    “好吧。这一把过后我请客,去怡情苑包下一个头牌。妈的,上回去人家开价就是两万一晚,她下面镀金的啊!”疤脸青年眸内泛着邪光,阴狠的道。

    “人家镀不镀金不知道,但人家卖的不是身,是名,明白不?”拿火枪的青年说完就直奔老婆婆的土屋而去。

    “你在门口守着,有逃出来的就给我补一刀,知道没?”疤脸青年对着另外一个拿着大砍刀的青年道。

    “好!”那个青年年纪不大,双手明显有点哆嗦。

    疤脸青年瞥了他一眼便不再多说,持着弩*枪就跟在前面那个持火枪的青年冲了进去。

    ……

    土屋大院。

    宁宇打开木屋的木门冲了出来。持火枪青年这时也刚好钻进大院,两人在没有任何征兆之下直接碰面。

    对视了三秒,持火枪青年举起火枪直接娄火。

    砰!

    持火枪青年手中的火枪火星四射,一道流光破开漆黑的夜空,向宁宇砸去。

    宁宇额头冒汗,早在对方娄火前他就冲了出去,躲在土屋前面的一垛土墙后面。

    轰!

    土屋旁边新建的木屋猛的炸开,火光冲天,木屑纷飞。

    “风野,快带奶奶从窗户逃!”宁宇脸色骤变,因为对方火力超乎他想象。

    “草,怎么这么倒霉!”疤脸青年冲进大院,道:“你压制他,露头就崩,我去屋里!”

    说完疤脸青年持着弩*枪便快步向土屋冲去。

    风野在火枪娄火的时候就被惊醒。里面窗户太小太高,他奶奶年纪又大,要想从窗户逃走就只能他先出去,然后在外面接他奶奶。

    但他根本不可能将他奶奶一个人留在后面,所以他索性就没跑,从床底抽出一把生锈的镰刀。

    “奶奶,你先躲床底,不管发生什么事千万别出来!”风野将他奶奶按进床底,然后拿着镰刀就躲在了门后面。

    “草你妈的,本想让你们死在睡梦中的,也好,让你们再尝尝死一次的滋味!”疤脸青年一脚踢开土屋大门,但他一点也不傻,并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站在门口观察情况。

    唰!

    疤脸青年一眼就看到了床底下的老婆婆,因为屋里就他妈一张破木床。

    从宁宇的视线同样发现了老婆婆,急得他双目通红。

    他深吸一口气刚想冲出,那持火枪的青年又娄一把砸过来,那堵墙被崩出一个大土坑。

    “敢动,爆你头!”持火枪青年冷漠的道。

    屋内的风野从门缝里看到疤脸青年举起弩*枪指向床底的老婆婆,就要扣动弩机,他大吼一声将打开的门板直接堵上。

    砰!

    弩*枪娄火,打在门板上面,穿出一个筷子大的窟窿。

    “去你妈的!”疤脸青年一脚蹬在门板上,那破旧的木门直接坍塌,向后倒去。

    门后的风野猝然下面门被木门砸中,当场倒地,鼻和口血流不止。

    “你说你们穷得就只剩一条烂命了,还死咬这块地干啥?”疤脸青年踏着木板走了进去,手中的弩*枪直接对准了风野的头颅。

    外边的宁宇面容扭曲,他随手抄起一块板砖,大吼一声就冲了出去。

    砰!

    持火枪青年再次娄火,但宁宇速度很快,仅打在了他的肩位上,撕下一大块的肉。

    鲜血飞溅!

    宁宇忍着痛,避过了对方火力,在这电光石火间冲进了土屋。

    然而一进去他就呆住了,老婆婆从床底蹿了出来,扑在风野身上,而疤脸青年的弩箭直接扎进她的心房,鲜血流了一地。

    “我草你妈!”宁宇瞪着血红的眼珠子大吼,随后直接跃起,板砖冲着疤脸青年的后脑勺就猛砸了下去。

    轰!

    板砖四分五裂,疤脸青年脑袋直接开瓢,人摇摇晃晃,几欲倒地。

    但他是个亡命之徒,命非常硬,这一下并不能把他直接撂倒。

    宁宇暗叹,如果他修为还在,点出一指,就可远距离崩灭这凶徒,老婆婆也不会死去。

    “你砸我脑袋,我送你解脱!”疤脸青年咆哮,弩*枪对准宁宇的头颅,直接扣动弩机。

    “去死!”宁宇怒吼一声,左手直接堵住弩*枪,右拳狠狠击打在疤脸青年的锁骨上。

    哧!

    弩*枪破发而出,一根筷子大小的弩箭洞穿了宁宇的左手掌,滴滴鲜血不断滴落。

    而疤脸青年也被宁宇一拳砸得蹬蹬后退,锁骨那里明显凹陷,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时风野已经爬了起来,他像一头受伤的野兽,手中的镰刀疯狂的砍下去,直接将疤脸青年持着弩*枪的手砍断。

    啊!

    疤脸青年嘶声惨叫,忍不住吼道:“金,还有志,快进来,给我将他们两剁碎!”

    持火枪的青年这时刚压完火弹,因为火枪只能连续打三发,打完就得重新压弹。

    他冲到土屋门口,二话不说直接冲着拿镰刀的风野娄火。

    千钧一刻,宁宇扑了过去,将风野扑倒,一枚流弹直接从他耳边呼啸而过,砸到那张破床上,将那张破床直接砸碎。

    宁宇倒地后顺手抄起疤脸青年掉落的那把弩*枪,对着叫做金的青年连续扣动弩机。

    哧哧!

    还有两发弩箭连续扎了出去,钉在了金的胸膛上,人当场毙命。

    疤脸青年脸色骤变,不管不顾,夺路狂奔。

    “你还我奶奶!”风野彻底入魔,他瞪着血红的双眼,冲上去拔下金手中的火枪,对着疤脸青年的后背直接娄火。

    砰!

    疤脸青年的后背血肉模糊,脊椎骨崩碎,火弹强劲的力道将他带出去几步,然后一头栽在地上,死了。

    门外边守着的青年冲进院子,刚好见到这一幕,吓得转身就逃。

    “有你一个是吧,我草你妈,来了就别想走了!”风野完全失去了理性,与平时的没心没肺完全变了个样。

    是的,他奶奶死了,他心内的狂野被彻底激发。

    如果在今晚以前,你跟他说你以后会是一名战无不胜的战士,他自己肯定不信。

    但他奶奶死后,完全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他一直小心翼翼的活,苟活赖活他都无所谓,因为他不想给他奶奶带来麻烦,不想他最亲近的人因为这个操蛋的地狱而遭罪。

    但今晚他所在意的东西破碎了,那他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再压抑自己,生前那个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又回来了。

    没错,风野生前就是一名恐怖的杀手,他因为杀了很多不该杀的人,所以被打进了第十八层地狱。

    而他奶奶为了给他赎罪,放弃了转世超生,自愿进入第十八层地狱,这份亲情他又如何能割舍。

    宁宇看着风野追了下去,眉头紧蹙,但他并没有阻拦,因为一个人当仇恨得不到释放的时候更容易做出更大的伤害。

    今晚来的人如果不死光,风野很难从自己那里走出来。

    因为他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风野持着火枪,眼泪不停的留下,脑海中都是他奶奶为他挡那一箭的场景。

    啊!

    风野大吼,脚下脚步飞快,离那个持刀青年已经越来越近。

    “兄弟,都是为钱而活,至于吗?”前面持刀的青年一边极速狂奔一边大叫道。

    “为钱?我生前就是为钱而活,但我得到了什么?众叛亲离,还让我奶奶跟着我来这里遭罪,你他妈的你说钱能买回我奶奶的命吗?”风野一个箭步冲出去,持着火枪就娄火。

    砰!

    一道流光划过漆黑长空,璀璨瑰丽,狠狠扎进前方奔跑的持刀年青人后背上。

    “老大,事黄了,人栽了,你快走!”那持刀青年冲着远处嘶声大吼,随后他再向前冲出几步便栽倒地上,死不瞑目。

    饿鬼镇入口,吴清看着远处夜空的流火,脸色骤变。

    正驾驶位置的小北瞪着血红的双眼吼道:“老大,事黄了,人回不来了,我要去把他们的尸体要回来!”

    说完小北就要下车,但吴清直接一脚将他踢回去,吼道:“人家有家伙,三尸体你能要回来几具?你要不要再搭一具?”

    吴清脸色铁青的冲上副驾,吼道:“快走!”

    小北双目通红,启动灵车,飞也似的驾着车快速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