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超神的成绩

第5章、超神的成绩

八点整。

    操场上聚集了几千学生,议论纷纷。

    “听说校长给了那小子一个机会,只有制作出精度达到A级的六角螺母,才有留校读书的机会!”

    “那小子真够拽的,连校长都敢戏弄。不过低潮总在高潮后,这下可就惨了。”

    “是啊!你一个倒数第一的差生敢捉弄校长,这不是找死吗。”

    大多数人都不看好范超,毕竟A级螺母只有少数的尖子生才能制作出来,对于一个考倒数第一的差生来说这几乎是白日做梦。

    还有那么一些差生,巴不得全天下都是自己的同类。

    “都快八点了,这小子还没来,我看是不敢来了。”

    “不来才是明智的,要来了当着几千人的面操作,吓都吓死了。”

    这也是实情!

    机械操作需要安静的环境,越是人多的场合,心理压力越大。

    当着几千人的面操作螺母,这需要超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啊。如果心理不稳定,手稍微抖那么一下,做出来的就是废品。

    台上,樊高左顾右盼,并没有发现范超的身影,于是得意的哈哈大笑:“徐主任,这小子一定是怕了,不敢来了。”

    “肯定是吓傻了。”徐进也是一脸快意。

    其实,这个当众操作的主意还是两人狼狈为奸,想出来的。

    名义上是给范超一个机会,实际上是要借此机会狠狠打脸。当着几千人的面操作,就算是尖子生也不敢保证做出合格的螺母,何况一个差生呢。

    校长李树仁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作为一名机械专家,自从看过了范超制作的螺母和飞行翼装之后,他内心深处一直有种渴望,希望那小子是潜藏着的天才!

    可惜生活不是YY小说,没有那么多的热血逆袭啊。

    李树仁又看了一下表,已经八点五分了,对方还没有露面,该不会真的害怕了吧。

    “校长,这小子在耍我们,他一定不敢来了。”樊高落井下石道。

    “与其浪费时间,不如让学生们都散了--”徐进在一旁扇阴风、点鬼火,真是卑劣下作到了极点。

    李树仁叹了一口气,道:“徐主任,你来宣布吧。”

    徐进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兴奋得一个箭步跨过去,对着麦克风大吼:“事实证明,范超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垃圾,一个无可救药的学渣!我们北翔职校是一所有着优良传统的光荣学校,怎么可以容忍这样一个品德败坏的学生--范超他不敢来,也没脸来--”

    “谁说我不敢来!”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徐进左顾右盼,却没发现范超的身影。

    “不要装神弄鬼,你在哪里?”

    “我在你头上!”

    轰!

    飞行翼装展开,范超如同一只矫健的鹰一掠而过。在经过徐进头顶的时候,他故意张开了双腿。

    徐进在师生眼里印象极坏,这个大快人心的动作立刻引发了一阵哄堂大笑。

    当众受了胯下之辱,徐进气急败坏的冲过去,挥舞着手臂咆哮道:“小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呼!

    范超顺手将一把老虎钳塞进了徐进的嘴里。

    “呜呜--”

    徐进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吐出来,真是颜面扫地,他气得就要当场理论,范超回头瞪了一眼:“站那别动,好好看着!”

    “徐主任,先看看再说。”李校长发话了,徐进只好将一口怒气吞进肚子里,愤怒的注视着范超,恨不得把对方生吞活剥了。

    然而范超并没有理会,他安静的站在机床面前。

    手工制作六角螺母是每一个钳工的必修课,除了冲孔那一下之外,其余的工序全部依靠手工操作。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范超身上,声音逐渐小了下去,直至鸦雀无声。

    这时,看台上的范超动了。

    测量、划线、切割、冲孔、打磨。

    他有条不紊的操作着,每一个动作多那么的简洁有力,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他的手指移动着,好像那是一双魔术师的手,将人的视线牢牢的吸引住了。

    终于,校花梁雨桐的身子抖了一下,发出一个细微的声音:“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一旁的闺蜜小琴看了一眼,她也觉得范超的操作非常好,但好在哪里一点也说不上来。

    这时梁雨桐低头看了一下表,惊讶的:“十分钟,居然只用了十分钟!”

    “天啊,真的只用了十分钟,这可能吗?”小琴也发出一声惊呼。

    声音落入其余学生的耳朵里,他们窃窃私语,目光从惊讶变成了不可思议,就像看见了天方夜谭一般。

    一般来讲,纯手工制作这种螺母,即便是优秀学生也需要耗费四十分钟左右。

    这个家伙从测量开始到冲孔打磨,只用了十分钟,这真是一个惊人的成绩啊。

    “这不可能,他作弊!”徐进几乎颤抖着喊出了这句话。

    众所周知,手工操作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来练习,像范超这种一天上网打游戏的差生怎么可能进步如此神速!

    这家伙一定是作弊,一定!

    徐进喊出了这句话,台下许多人都有了相同的想法。

    校长李树仁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用同样困惑的目光盯着范超。他一早就意识到这家伙深藏不漏,可这个成绩也太惊人了。

    面对校长的质疑,范超只是微微一笑,取出电子表递了过去。

    “干什么?”李树仁困惑的问。

    “校长,请你开始计时,我重新做一次。”

    “好!”

    李树仁大喊一声,按下了计时器。

    与此同时,台下的学生们也取出手表,为范超计时,整个操场上除了此起彼伏的滴答声,在没有其它声音。

    “九分钟!这一次是九分钟!”当按下停止键的刹那,李树仁惊呆了。

    作为一个高级技师,他非常清楚手工制作六角螺母的难度,况且范超还是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下操作的。

    第二次的时间比第一次提高了一分钟,如果再给这小子一次机会,看样子似乎还能提高。

    李树仁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个妖孽般的差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台下,小琴推了闺蜜一把:“雨桐,你说他是不是真的作弊了,这个成绩简直神了啊。”

    “他没有作弊。”

    “那你说说,为什么一个差生能取得这么惊人的成绩?别给我说小宇宙大爆发之类的,他范超去实验室的时间屈指可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