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青冥戒

第三章青冥戒

“这…小月,你看清发生什么事了吗?”

    盯着缓缓蠕动的伤口,张兰脸上有些俱意,最终只得将消毒过的白布缠住伤口,等着救护车来接人。

    嘟嘟嘟~

    救护车独有的鸣笛声在小巷外想起,片刻后,一名白大褂的中年医生领着两名女护士和一名男护工匆匆走进小巷。

    ……

    J市中心医院,九楼的急诊室里,检测身体的仪器不断闪烁着,不时闪起阵阵危险的红灯。

    “伤者的血液……大量消失,还有大脑细胞全部……停止,血液输不进去。”

    病床上,主治医生宋长山盯着眼前不断闪烁红灯的仪器,花白的眉头紧皱,许久才说出这个诊断结果。

    面对这个古怪的病人,对病情一向把握精准的他,这一刻满脸的疑惑。

    比不是致命伤,但身体的血液却消失了大半,脑细胞还完全静止,病因完全查不出来,令这位从医数十年的老军医陷入了迷茫。

    “老师,该用的手段都试过了,完全没有反应。病人这种情况,会不会是得了某种病毒了?”

    旁边,充当他助手的周元疑惑地盯着眼前的检测仪器,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忍不住低声问道。

    却不知,连中西医术十分精通的恩师宋长山,都没能看出病因。

    边上还有两名医生,都是他的学生,闻言都一脸疑惑地盯着老师宋长山。

    “这种情况,简直是闻所未闻,把他推出去吧,再观察一下吧。”

    听到学生的发问后,宋长山轻叹一声,摆手示意停止检测,手段都尝试过无效后,已经无从下手了。

    吧嗒~

    急诊室的门骤然打开,候在门外的张兰母女立刻围了上来。

    “宋医生,他怎么样了?”

    看着进入急诊室不到半小时就被推出来的赵铭,两人都吓了一跳,随即看到赵铭并没有完全被白布遮盖,才松了口气。

    一般来说,这么快出来的病人只有一个结果,都是蒙着白布出来的,因此两母女看到这一幕心惊胆战。

    “病人的情况很特殊,在转入普通病房观察几天看看吧,不过,我建议你们要有心理准备,估计醒过来的机会不大。”

    宋长山皱眉想了片刻,最终说出这句话,随即带着助手转身离开,往另一边的VIP病房通道走去。

    “这……”张兰闻言一阵天旋地转,双腿发软,被后面手疾眼快的林晓月上前扶住。

    “没道理啊,铭哥他受的并不是致命伤,只是血流得多一点,没那么严重的。”

    她是J市医科学院的学生,知道那一道伤并不足以致命,而对于主治医生说的特殊情况,已经被她自动忽略过去。

    “对…对!”张兰也一下醒悟过来,两母女快步跟了上去。

    ……

    “这…这是什么地方?”

    此刻,赵铭正茫然四顾,盯着脚下这片残破的地方,愣愣出神。

    天空一片灰蒙蒙,隐约能看到前方是一大片的废墟,粗略看过去,那是宫殿倒塌后形成的,看那样子十分古老。

    不远处的地方,有不少的断剑残矛散落着在暗红色的土地上,显示曾经似乎是一个血腥惨烈的战场。

    四下一片死寂,没有一丝声响,静得有些渗人。

    估计唯一存在的生命,就是脚下这一小片有些枯黄的草坪了,赵铭瞪大眼睛往四下眺望一番后,得出这个结论。

    “这个梦,感觉也太真实了吧。”

    右脚轻轻踢了几下地面,赵铭低声嘀咕一句,话音刚落下,就听到耳边忽然响起一把机械性的声音。

    “身体修复、改造完毕,耗费功德十点,请查验!”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赵铭猛地转身,就看到身后漂浮着一团浅绿色的雾气。

    “还剩下十点功德,请查验!”浅绿色的雾气中,再次传出那道机械性的声音。

    “啥?修复身体?功德?”

    听到对方的话后,赵铭一时没反应过来,脸上的神色越发的迷茫了。

    “这里是青冥戒内的独立空间,功德之力是天地伟力,妙用无穷。”

    “青冥戒是啥?”

    “青冥戒是吸纳天地伟力衍生出的至宝,被第一任主人所获取。”

    “你说妙用无穷,那我眼睛沾上石灰了,能不能治好?”

    听到妙用无穷的话后,赵铭第一时间想到眼睛沾上石灰的事,但话刚说完就觉得有点扯淡了,一个比较真实的梦境而已,自己居然当真了。

    “今天这个梦做得有点特别,算了,哥不逗你了。”这个梦令他觉得有些荒唐,心里莫名有些烦躁,兴趣缺缺地摆摆手。

    轰隆!

    话刚说完,灰蒙蒙的天上忽然响起一阵雷声,电光闪烁间,一道纯白色的闪电落下,无比准确地劈中赵铭的头顶。

    “嘶~这梦,也太真实了!”

    雷体劈入身体,赵铭身子一震剧烈颤抖,全身被劈成焦黑色,浑身毛发倒竖,说话间还有阵阵的白烟从口鼻里冒出。

    医院病房里,张兰母女忽然看到,直挺挺躺在病床上的赵铭忽然颤抖一下,伴随着体表外还有阵阵的白烟冒出,十分怪异。

    两母女立时被吓了一大跳,以为生出了什么变故。

    “医生,快叫医生来!”张兰看到这一幕楞了一下,随即扯着嗓子往外冲了出去。

    “啊~铭哥他怎么会这样啊?怎么像是被高压电击的一样。”

    林晓月捂着红润的小嘴呆呆地看着,有些想不通,床边也没有插头之类的电源,他是怎么被电击的?

    这里十分离奇的事件,令闻讯赶来的主治医生宋长山带着一众助手好一阵忙活,最后得出几乎荒唐的结论,就是病人体内自动生出一股极强大的电流。

    而且,这个病人身上的伤口居然痊愈了,这令他们面色古怪,难以接受。

    “老师,这病人……”忙碌一阵后,三名助手看向老师宋长山,有些手足无措。

    别说他们,就是行医几十年的老医生宋长山,也彻底的懵了。

    “这种情况,是我行医以来遇到最古怪的事了。”

    宋长山满脸的疑惑之色,最终长叹一口气,挥手示意学生离开,对于这种古怪的情况,他也无能为力了。

    “这个是什么破地方!老子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