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芥子亦可纳须弥(中)

第二章芥子亦可纳须弥(中)

唐川能够感觉到三双狠毒的眼睛正盯着他看,他心里面很明白,只要他说出来,他一定没有好果子吃!别看这吴江现在看起来好像好说话了,但是他三进派出所之前,那可是用刀挂过人的!他进派出所次数多了,人也学的聪明起来了,知道凡事找小弟做,自己躲到了幕后,当起了老大。虽然他现在极少动手了,但毒蛇的本性却从来没改过,一条毒蛇再怎样伪装,那都是毒蛇!

    更何况,这次就算告发了他,也一次整不死他。打蛇不死,其患无穷,唐川很明白这个道理!

    忍!韩信尚且受过胯下之辱,我唐川为何又受不得?

    唐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抬起手用袖子将脸上的唾沫擦了干净,倔犟决然的将脸扭到了一边,谁也不看,他讨厌被人同情:“没什么,他们没欺负我!”

    吴江三人见他这么一说,心里面松了一口气,脸上如沐春风一般笑着:“你看,周老师,我没骗你吧!我跟唐川那是好哥们!”说完用力拍着唐川的肩膀,手指落在他肩膀上的时候用力一抓!

    吴江是练家子,手指上的力量很大,唐川只觉得肩膀上像有一只火钳在用力夹着他,骨头生疼!他咬着牙,一声不吭。

    吴江嘻嘻笑了一下,对周群说道:“周老师,如果没有其他事,我们就先走了!如果哪天您有空,我请您到天上人间去唱歌,还希望您给个面子啊!哈哈”说完,带着陈进和刘帆扬长而去。

    天上人间那是东海市有名的红灯区,周群当然知道!吴江这话中有话,非常的不正经。周群身为吴江的班主任,却被他当面挑衅,一张俏脸气得发白,她又恨吴江的嚣张,又气唐川这个闷葫芦不肯开口,她怒目看着吴江的背影离去,扭过头来,强忍着怒气对唐川说道:“现在他们走了,你不用怕,把事情经过告诉我,我帮你出这口气!放心!我不会说是你说的!”

    唐川抬眼看了周群一眼,眼帘又耷拉了下来,不冷不热的说道:“周老师,您还有事么?没事我先走了!”

    “你!!!”周群气得柳眉倒竖,手指都快指到了唐川的鼻子尖上“你简直,简直是……”周群今天带班级出来,场面散得兵荒马乱,心里面烦得跟耗子挠一样,又急又躁,好心来帮唐川,却又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面,她气得一跺脚,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句话就像一根针,瞬间刺破了唐川筑起的防线,狠狠的刺在了他的心上。他使劲的捏着拳头,眼中神色变换,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很是吓人。周围一些同学见了他的样子,纷纷聚在一起,在不远处对他指指点点,有幸灾乐祸的,有搬弄是非的,有嘲讽讥笑的……

    这一切的声音汇聚成一个大漩涡,灌入唐川的耳朵里面。

    忍,忍,忍!

    可是,这忍受一切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啊!!

    平日里就连他最敬爱喜欢的周群老师都这样说他,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不要人可怜我!!”唐川一股怒气从心头涌起,回身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墙壁上!

    “咚!”

    一声闷响,唐川竟然一拳将这墙壁打了一个洞!

    唐川满腔的怒火随着这一拳发泄得干干净净,自己不仅没感觉到手疼,反而吓了一跳。

    “不会吧?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唐川瞪大了眼睛看着这钢筋混泥土的水泥墙面,又看了看自己的拳头,疑惑的伸出手去摸着这面墙,用手指敲了一下“会不会是豆腐渣工程?”

    墙壁坚实得不带一丝回声,唐川又惊又疑,心中一个念头猛的想起,自己吓得脸色苍白起来:“坏了,我打坏了这面墙,这要赔多少钱啊?几十?不会是几百吧?难不成是几千?”唐川每天没日没夜的打工,刚才被抢去的二十块钱已经让他肉痛好几天了,如果这面墙要他赔上个百而上千的,他可就真的要把自己卖在这里了。

    他正在一个人心寒胆颤的东张西望,不留神一低头,却看见地上的石屑中有一截黑色的小木棍。这木棍大约五寸长,静静的躺在地上,漆黑如墨,棍身上雕刻着螺旋状的花纹,首尾两头精雕细啄着一个张着大嘴的骷髅头骨。这截短棍一眼看去,像是一件经历了悠久风雨的文物,古老而又精美,它的身躯虽然短小,但是却在不经意间占满了唐川的眼眸。

    “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挺值钱的样子,不会是这博物馆丢失的展览品吧?……”唐川左右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这里以后,弯下腰拣来了起来。

    短小的木棍被他握在手里,却有一种沉甸甸的分量,一股冰凉彻骨的寒意从他的手心直透背脊。

    “有古怪!一定很值钱!”唐川仔细把玩着这根木棍,隐约中却听见一个冥冥然的声音在他脑海中传来:“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声音低沉得像穿越历史长河殇殇而来的上古之音,在他的耳中回荡盘旋。

    “啊?谁喊我?被发现了?”唐川冷不防吓得满脸煞白,连忙将短棍藏在口袋之中,转过身来,惊惶的大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一撞,这墙就……”他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

    他一个人静静的立在墙角,周围五米之内哪有人?

    唐川抓了抓脑门:“可是我明明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啊!”

    “你,你听得见我的呼唤?!”这声音又惊又喜,像一个在冥河河畔寂寞了万年,突然回首,却在死寂荒凉的沙滩上看见一个同伴的孤独行者一样。

    “当,当然!你是谁?”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唐川却能听见有人在和他说话,这诡异的情况让唐川浑身紧张,他像一头狼一样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哈哈哈哈!!尼菲,你听见了吗?我等待了无数年,等待了几个文明的更替,终于等到了可以聆听我的呼唤的人!!”这个声音狂喜,声震如滚雷“说,你叫什么名字?”

    唐川伸在口袋里面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他紧张得根本却没有留意到他口袋中的这根短棍杖首处的骷髅眼睛突然红光直冒,骷髅口中伸出一根又细又长的尖刺,扎进了唐川的手指之中。

    唐川被这充满了威压的声音给震得回不过神来,不自觉的应道:“我,我叫唐川。”

    “轰!!”

    唐川只觉得身边天崩地裂,耳边突然像有狂风大作,整个人眼前一黑,四周突然变成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周围充满了凄厉幽怨的哀嚎哭喊声。他像置身于阴曹地府,四周阴森恐怖,让他毛骨悚然。

    “这,这是哪里?你,你是谁?”唐川惊恐万分,放声大叫。

    无边的黑暗中传来一个遥远而苍老的声音:“我,天空的震撼者,大地的统治者,万王之王,战胜至高神的伟大死灵之王,古得里奥,正在和你说话!”

    “古得里奥?什么东西?你要干什么?这是哪里?你是什么人?”唐川惊声道。

    “呵呵呵呵,你将有幸成为我的肉身,而我将重现在这个世界,让天空聆听我的咆哮,让大地承受我的怒火,让世人感受死亡的恐惧……”这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渐渐的低不可闻。

    唐川听着这狂放而近乎病态的声音,心里面又惊又疑,他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虎口:“不疼?幻觉,一定都是幻觉!”他双手做成了一个喇叭放在嘴旁:“你吓不倒我的,一切都是幻觉!”

    “啊!!!!”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股魔力从天而降,从他的头顶灌入,像一万伏的电流在他身上的每一条经脉和血管游走一样,这疼痛如烈火灼烧,似刀劈剑砍!

    唐川发出一声凄厉的狂吼,这声音凄惨之极,简直不似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他浑身血管根根爆起,里面的血液流动起伏,像有无数只小老鼠在窜来窜去,鼓胀得仿佛随时都会爆炸!最可怖的是他的头顶,一个骷髅模样的亡灵正在扼着他的脖子,缓缓的,一点一点的向外拉扯着他的灵魂。

    “不要挣扎,痛苦很快就会过去,很快我们就将合二为一,我会永远怀念你这纯净可爱的小灵魂的……”

    这个声音冰冷如万年寒冰,激得剧痛中的唐川神智一清。他瞬间明白过来:这是一个恶魔,它要霸占他的身体!

    “你休想!!”唐川狂喷一口鲜血,咬牙切齿的怒吼道。

    “钱,我没有!家,我没有!朋友,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我拥有的只有我自己的灵魂和我的生命,他们比这个世界上任何的财富都要昂贵,他们比任何的珍宝都要高洁,他们是我的一切!任何人都别想从我这里抢走他们,这是我的生命,这是我的灵魂,我是我自己的主人,我是我自己世界的神,独一无二的神!!你是什么东西,给我滚开!!!”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