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剑惊人

第1章 一剑惊人

江晨感觉自己就像是一颗枯寂的星辰,在无尽的黑暗虚空里沉眠了许久,直到一阵阵刺耳的哗笑将他从梦境吵醒。

    “这位弟子,我讲解剑法的时候你居然在睡觉?”前方不远处一座石台上,一名须发银白如霜的灰衣老者正一脸不悦地盯着他。

    江晨用力地甩了甩欲要胀裂的头颅,他感觉非常奇怪,这个叫醒他的老头是谁?

    “我现在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江晨迫不及待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记忆的最后一幕,停留在绝仙剑阵被激发的画面。无数的剑气喷薄而出,漫天尽皆是色彩艳丽的剑芒,虚空直接被剑气割裂,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空间裂缝将整片天空分割的支离破碎。江晨陷入剑阵当中,无数道剑气朝着他绞杀而来。随后在他手腕系带的小木牌上,一阵耀眼的光华绽放而出,再之后——江晨便没有了意识……

    揉了揉胀痛的额头,江晨竭力想记起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记忆就像是戛然而止的音符,再无后续……

    看到江晨一脸茫然的样子,周围又是一阵哄笑。

    “我们的江大少看来还没睡醒啊……”

    “江少这是根本看不上毕长老传授的剑法啊!”

    “我看他是被赵环燕气傻了……呸!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他那德性也想追求赵环燕,自取其辱,活该!”

    在四周传来的嘲讽声和戏谑的话语当中,江晨似乎突然捕捉到了一丝微妙的线索。很快他便惊醒,他赫然明白,自己原来已不再是那个“一剑斩尽千万仙,万仙见之尽低眉”的星尘仙帝。

    星尘仙帝已经死了。死在了他视如亲子的徒弟所布置的陷阱下。

    而现在的他,不过是洗剑宗的一个外门弟子,如果说和他前世有什么关联的话,那就是有一个同样的名字——江晨。

    江晨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腕处,果然在手腕上有一块乌黑色的小木牌。

    他并不知道这个小木牌到底是什么来历。

    前世的他也有这样的一个木牌,除了发现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后,可以激发木牌聚拢天地灵气的作用外,再没有发现这个小木牌还有其他什么功效。但江晨能够猜测到,他这次之所以能够转世重生,绝对和这块不起眼的木牌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意识到自己已经重生,很快就有无数的片段如同潮水一般的信息涌入到了江晨的脑海里。这部分记忆是关于这个洗剑宗小小外门弟子的,对于江晨而言,这段记忆并没有太多曲折,而且时间只有短短十余载,对于前世拥有万载记忆的星尘仙帝而言,几乎如弹指一瞬。

    几个呼吸之间,所有的记忆便完全融入到了江晨的脑海当中……

    在江晨重生之前,原来的这个“江晨”正在聆听一名外门长老的开坛授法。这次开坛授法的是外门传功长老毕天雪,传授的是一门黄级中品剑诀,对于外门弟子来说,黄级中品功法非常宝贵,所以几乎是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原来的那个“江晨”也在认真地听讲,但脑海中里突然想起了赵环燕羞辱他的那一幕,怒火攻心,居然直接被气死了。这让此时的江晨很是无语。

    “江晨,毕长老是出了名的严厉。他开坛授法你居然敢睡觉?这次你可惨咯。”在江晨身边,一个略显黑瘦的男修有些同情地看着他。江晨扫了这个黑瘦男子一眼,这是他在洗剑宗唯一的死党——叶俞。

    “哼!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毕天雪冷哼了一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讥讽道:“莫非老夫的剑法心得入不得你的法眼?”

    江晨收回心神,扫了一眼台上的毕天雪,又瞥了一眼他身后的玉璧,玉璧上正记录着《离火剑法》的招式和精要。

    《离火剑法》是一门黄级中品剑法,一般外门弟子修炼的都是黄级下品功法,要不是七天之后内门弟子的选拔就要开始了,毕长老也不可能传授这门剑法的。

    “这门剑法难道很稀奇?”江晨眉头一挑,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在我眼里,这种东西根本不是什么剑法,完全玷污了‘剑法’两字,这就是不堪入目的垃圾!”

    “哗!”众人哗然,一个个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江晨。虽然江晨追求外门弟子当中的三大女神之一的赵环燕有些出人意料,但实际上他总体算是一个低调的人。不过江晨现在说出的这句话却不怎么低调了,一个外门弟子,居然敢说黄级中品级别的剑法是垃圾!

    紧接着,嘲讽之声如水一般涌来。”

    “嘿嘿……江大少看来真是疯了!”

    “我看他是被赵环燕给气傻了,在这里胡言乱语。”

    “哈哈……垃圾?你居然说这是垃圾?”毕天雪怒极而笑,怒瞪着江晨,“登徒浪子,朽木烂泥一般的人物,也敢说离火剑法是垃圾?若是你真有本事,就上来告诉我们,这离火剑法到底哪里垃圾了!”

    毕天雪本不想和一个外门弟子较真,但江晨的话语让他实在太愤怒了,黄级中品法决虽然不是非常珍贵的高等功法,但也有其可取之处,就算是毕天雪自己也不会说黄级中品功法是垃圾,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居然敢口出狂言。

    “对啊,江大少,有本事就上去露两手,也让我们见识见识你那‘高明’的剑法!”

    “江晨你可不要吝惜啊,同门师兄弟一场,就指点指点我们嘛……”

    “哈哈哈……”

    在如同洪水一般的嘲讽声当中,江晨缓缓地站起身子。

    “江……江晨,你……你难道真打算上台?”叶俞忍不住替江晨捏了一把汗。

    江晨朝着叶俞淡淡一笑,而后神态镇定地走向传功石台。

    他的目光深邃而从容,波澜不惊。

    “毕长劳,我说这离火剑法是垃圾,自然就有我的道理。你用离火剑法和我在玉璧上演绎对攻,如果三招之内无法击败你,那就算做我输。”江晨淡淡说道。

    “狂妄!三招之内击败我?”毕天雪不屑地扫了江晨一眼,冷笑一声,袖袍一挥:“来人,取玉剑!”

    很快就有一名青衫童子快步而来,端着金色锦布盖着玉盒。毕天雪揭开锦布,将玉盒内的玉剑抛给给江晨。

    江晨抓过玉剑,微微一笑,他觉得自己有点欺负人。要知道,他的脑海里,可是储存着星尘仙帝的所有记忆。

    江晨没有万灵界天、地、玄、黄任何一级的功法。但他的脑海里,却装着无数的仙家法诀!!!

    哪怕是最垃圾的一本仙法,也要比万灵界最高级的天级法决强出无数倍!

    况且,江晨前世身为星尘仙帝,就是以剑入道,是一名让人闻之色变的剑仙。

    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江晨神色从容道:“毕长老,出招吧!”

    毕天雪嘴角微微一翘,似在嘲讽江晨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他也不再废话,玉剑一挥,诺大的玉璧上一阵青光波动,顿时形成一道赤红色的剑气。既然江晨口出狂言三招之内击败他,他就要反过来好好教训这个无知无畏的后辈。

    毕天雪这一剑是离火剑法其中一式——离火东来。这一招凌厉刚猛,如同天降离火,似要撕破这片苍穹,将大地上切割地隔阂陆离。

    顿时大风乍起,所有的外门弟子都感觉到一股热风扑面,同时一股浩荡的剑气似从天而降,压抑得所有人连大气也不敢喘。

    江晨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风吹起他身前的袍襟,一头黑发也随之张开,在风中疯狂的舞动。

    在他人眼里,江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是一截木头,似乎被毕长老这一剑吓傻了。不知台下是谁率先噗嗤笑出声来,随后众人纷纷发出嘲讽的讥诮声。

    “江大少被吓傻了吗?怎么站在那跟截木头一样?”

    “那废物东西自讨羞辱,居然还扬言三招之内击败毕长老!”

    “我看他要接下毕长老一剑都不可能,真是哗众取宠,再怎么样赵环燕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毕天雪脸看向江晨的目光同样变得更加轻蔑,在他看来,江晨这样一个外门弟子没有半点实力,不知沉着修炼,只会装腔作势夸夸其谈,这样的人必定没有任何的出息。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江晨在这一剑就要落败的时候,台上那个身着青袍的少年突然动了。他的眼眸瞬间闪烁出奕奕的精光,就如同沉寂当中突然苏醒的万古星辰,似乎能够看破苍穹。

    在江晨的眼眸里,那一道天降的离火剑气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突然,他持剑的右手往上一挑。这是一个看似无比简单的动作……但却像是融合了某种奇怪的至玄至理。

    在江晨出剑的一瞬间,毕天雪似乎有一种错觉,整个天地仿佛颤动了一下,时空要被割裂,发生断层!紧接着,在玉璧之上,出现了一道逆流而上而上的剑气。

    毕天雪原本充满不屑的眼眸突然剧变,他瞳孔暴睁,一动不动地盯着玉璧上突然出现的那道剑气。此时在毕天雪的世界里,万物皆空,只剩下那一道逆天而上的剑气!

    好强大的剑意!

    “咚咚咚!”毕天雪连连往后退出三步,脸色已经煞白。他完全被江晨这一剑的气势所震慑。

    “刚猛不屈,凌厉不折,逆天而上,与天争命!如此剑气,已经融合了无比强大的剑意,吾不及也……”毕天雪目光震惊,神情呆滞地呢喃自语,旋即他缓缓收起手中玉剑,朝着江晨拱手道:“阁下在剑道的造诣老夫自认不如!”

    (这本书肯定很精彩、很澎湃,而且大家可以放心,无雪从未有过太监记录,更新速度也不会慢的,希望大家能够把《霸剑神尊》加入书架,嗯这个很重要!再次强调,加入书架!!另外有推荐票的时候浇灌一下,新书需要大家的呵护才能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