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斩情媚功

第2章 斩情媚功

(希望读者朋友能够在第一时间把《霸剑神尊》加入书架,投推荐票。多多在书评区冒泡。让我来认识一下各位朋友。)

    “哗!”

    死静的众人突然喧哗,就像是烧沸的开水一般。

    居然连长老也自认在剑道上的造诣不如他!

    而且毕长老还用“阁下”来称呼江晨这样一个外门弟子!

    在这之前,江晨给人的感觉是庸才,平庸无能,碌碌而为,因此在追求赵环燕失败且遭到羞辱之后,所有人都落井下石的嘲讽他。

    所以在江晨说出三剑击败毕天雪的时候,根本没有人相信这句话会成为事实。

    然而,江晨真的做到了!

    仅仅是一剑。

    一剑他便让毕天雪甘拜下风!

    此时,几乎所有人都用一种膜拜神仙的目光看着江晨,似乎忘记了刚才他们还在死命的挖苦和嘲讽同一个人。

    “毕长老承让了。晚辈不过是偶然之中得到了一门剑法,刚好能够克制离火剑法。论及剑道造诣,晚辈自认是远远不如长老的!再说了如果不是在玉璧上演绎,而是真刀真剑的实杀,以毕长老的实力,恐怕一根手指头就可以辗杀弟子几百遍了!”

    江晨自然知道见好就收,一开始他刚苏醒过来,还没有意识到身份从仙帝到外门弟子的转变,才会直接抨击离火剑法是垃圾。

    但很快江晨就意识到这样的做法太过惹眼,他也明白刚过易折的道理,索性就给毕长老一个台阶下。

    毕长老自然非常清楚,江晨哪里是恰好拥有一种克制离火剑法的法决?

    他自然能够看出,江晨这一剑完全是即兴而为,之所以能够一剑将离火剑法的破绽击穿并且无限放大,完全是因为剑道上炉火纯青的造诣。

    毕天雪内心非常震惊,一个年纪如此轻轻的外门弟子,修为境界也不过练气,居然能在剑道上有如此深的造诣?

    他到底是如何修炼的?

    而且,此子虽然胜出,但却不骄不躁,这份心性,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所该具备的。

    “此子将来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

    毕天雪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心,将来定要交好江晨,就算不为其他,能够从江晨这里讨教到一些剑道的领悟,那也受益无穷了。

    不过毕天雪自然不会在此时将心里的想法表现出来,他也知道江晨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给他一个台阶下。

    既然江晨主动示好,他也不会不领情。

    怎么说他也是堂堂洗剑宗的外门长老,若是传出去他的剑法造诣还不如一个外门弟子,恐怕声名就此扫地,面子上也挂不住。之前是因为他完全被江晨那一剑所蕴含的的剑意所震慑,才会下意识地说出自认不如的话来。

    明白这一点,他朝着江晨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随即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这位弟子能够将这一剑演绎的如此完美,也可见一定的剑道天赋了,只要加以勤奋修炼,他日必成大器!”

    众人旋即“恍然大悟”,原来江晨是恰好知道如何克制离火剑法,难怪这一剑能够在毕长老手里讨到便宜。

    在众人的注目下,江晨镇定从容地回到了台下,叶俞则是一拳打在了江晨的胸口上,兴奋地说道:“好你个江晨,想不到你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江晨嘿嘿一笑,也不多说,记忆当中对于这个叶俞,倒是颇有好感。

    这场开坛传法经过江晨这么一闹,没有了之前的那般气氛,毕天雪仓促结束了这次传功,随后这些外门弟子纷纷散去。

    “江哥,你一定要教我那一招,太帅了!我拿去泡妞肯定百发百中!”叶俞紧跟着江晨,口沫横飞地说道。

    “哈哈,好……”江晨哈哈笑道,突然他眉头一微,瞥见了前方出现的四人,“赵环燕?”

    四人当中有一个女子,正是赵环燕,她似笑非笑地站在那里,脸上的笑容充斥着非常明显的玩弄和戏谑。

    不久之前江晨被她气的吐血,这让她很有成就感。

    江晨眼皮跳了跳,这个赵环燕并不简单!

    在赵环燕的身上,有一股魅惑的气息散发出来,哪怕是一个极不起眼的动作,都会让人感觉到非常有吸引力。

    “这个女子肯定修炼了一种媚功!”

    江晨突然明白过来,难怪那个一向低调的“江晨”会向在大庭广众之下向赵环燕表白,肯定是中了她的媚功。

    江晨同样知道在媚功当中有一种名为斩情媚功尤为厉害。

    修炼这种媚功的女子一开始会故意接近目标,然后通过一些细小的动作、神态以及暧.昧的言语吸引男子,陷入其中的男子往往夜不能寐,茶饭无味,对施展媚功的女子神魂颠倒,然后苦心追求。但这个时候,施展媚功的女子会突然变得残忍冷漠,甚至竭尽可能的羞辱男子。

    被斩情媚功伤害的男子,往往道心破碎,一蹶不振,从此颓废,很难在修炼上再有突破。

    而施展斩情媚功的女子,则会借此提升媚功的等级,修炼速度也随之提升。

    江晨可以肯定,这个女子修炼的就是斩情媚功,而且拿以前那个“江晨”当做了她练功的一个工具。

    “想要追求我?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全身上下哪个地方配得上我?”

    “做你的道侣?我不如和一条狗去双修。江晨,在我眼里,你连狗都比不上。”

    “对了,狗吃屎你敢不敢吃屎?你吃屎的话或许我会多看你一眼……”

    当日,赵环燕当着众人的面,毫不留情面地羞辱了江晨。

    江晨中她媚功太深,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当场气得吐血,晕厥了过去,被叶俞扶了回去。而后在毕长老的传功法会上又想到了这一幕,活活被气死。

    “这个女人,该死!”江晨心里涌起一股杀机。

    在赵环燕的身边,还有三个男子,其中最打眼一人身着一身紫色长袍,一米八五的个头,一头乌黑的长发用一个一看就造价不菲的紫金冠高高束起,此人名为贺天扬,在外门弟子当中凶名赫赫,不少人都怕他。

    “江晨,过来!”贺天扬轻蔑地扫了一眼江晨,像是在召唤一条狗。

    在贺天扬的眼里,江晨就是一个废柴,天赋不如他,家境不如他,在他眼里完全就是草芥蝼蚁一般的存在,想要捏死就和折断一根草一样容易。

    “江晨,不要过去……”叶俞低声说道,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对贺天扬的恐惧,“我们走,不必理他!”

    江晨并未理会自以为是的贺天扬,和叶俞径直朝着住处的方向走去。

    “好胆,贺师兄叫你滚过来,难道聋了吗?”

    “废狗一般的东西,也敢忤贺师兄的话语?”

    在贺天扬身边的两个修士,顿时气势汹汹地冲到了江晨前面。

    江晨扫了一眼身前的两个男子,两个练气五重境的修士。

    蝼蚁一般的人物,也敢在他面前大呼小叫?

    江晨的心里,顿时杀机不可遏制地蔓延而出。

    “江哥,不要冲动,他们是在激将你!如果你先动手,就给了他们动手的借口。我们不要理睬他们,现在在宗门内,他们也不敢乱来的。”叶俞连忙拉住双手紧握成拳头的江晨。

    江晨并不是怕贺天扬,而是他明白,如果此时动手,很有可能被逐出洗剑宗。因为这个贺天扬的天赋好像不错,颇受门派的重视。

    虽然洗剑宗的那些修炼功法对他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但是洗剑宗的小灵池却对他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进入小灵池修炼,速度比上外面要快出不少。

    江晨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提升修为,早日返回仙界,了断前世的仇怨。否则他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怨气,这口气不吐不快。

    所以,一切能够提升修炼速度的资源,江晨都会尽量争取。

    “江晨,我喊你听不到,聋了?”

    贺天扬大步走来,气汹汹地冲着江晨吼道。

    江晨竭力压制住内心的杀机,扫了贺天扬一眼,冷笑道:“我聋没聋关你屁事?你算老几?叫我过去我就要过去?你是洗剑宗的长老还是宗主?”

    贺天扬一愣,没有想到江晨居然敢这样跟他说话。他本来只是想在赵环燕面前耍耍威风,但想不到威风没耍成,反而被江晨给嘲讽了。

    在贺天扬的身后,赵环燕同样有些诧异,她肯定江晨之前中了她的斩情媚功,而且她也非常熟悉江晨的性格。

    按照道理来说,江晨此时应该浑浑噩噩,但她没有在江晨身上看到丝毫浑噩的迹象,反而江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另外就是江晨的性格,依照赵环燕的了解,江晨的性格是低调甚至偏显懦弱的,以往绝对不敢这样和贺天扬说话……

    “很好,江晨,居然敢用这种态度对我,你在外门弟子当中是唯一一个!”贺天扬愤怒地咬着牙,拳头已经拽得嘎嘣作响。

    “贺天扬,你可不要乱来,这里是宗门内。你在这里动手,就不怕被废去修为,逐出山门?”叶俞双腿有些发颤,但他依旧壮着胆子朝着贺天扬喝道。

    贺天扬自然不会冒这个险,他冷哼了一声道:“江晨,叶俞,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们。想要玩死你们,我方法多的是,废物东西。”

    “小爷我等着,尽管放马过来!”江晨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这样的威胁他还真没有任何的害怕。

    “好狗不挡道!”叶俞跟随在江晨身边挥手道。

    旋即,两人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看着江晨和叶俞离开的背影,贺天扬眼中恨意愈发浓郁,一个废物一般的家伙也敢忤逆他的意思?

    “贺师兄,这个江晨和叶俞,看来是欠教训!”

    “没错,贺师兄,想个办法好好揍他们一顿,我看不惯这两个小子。”

    贺天扬眼睛眯了眯,沉声道:“七日之后,就是晋级内门弟子考核,一旦我晋级成内门弟子,就要他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