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内门考核

第3章 内门考核

“贺师兄,你想要弄死他们还不和弄死土鸡野狗一样容易吗?不必动怒,不值得!”赵环燕巧笑嫣然,说话的语气让贺天扬骨头发酥。

    贺天扬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哼道:“哼,什么玩意,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再过几日,我就要他们连狗都不如!”

    “就是,那江晨明明就是一个废物,居然还敢打赵师姐的主意,赵师姐如此天香国色,和贺师兄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一名小眼睛男修俩忙拍马道。

    贺天扬面露喜色,瞥了一眼赵环燕,见赵环燕并不搭话,就摆手道:“赵师妹天资聪颖,国色无双,哪是我贺天扬能够亵渎的,这样的话日后就不必说了!”

    “讨厌,贺师兄,把人家捧得这么高,万一摔下来,那岂不是粉身碎骨了?”赵环燕嫣然一笑,眸含春水,让在场几个男修不禁心头一阵荡漾。

    虽然不断和贺天扬在接话,但赵环燕心里却是疑惑无比,她非常奇怪江晨怎么就这样走了,甚至根本没有多看她一眼。

    赵环燕可以确定的是江晨绝对中了她的斩情媚功,而且入情不浅,以江晨的心境和修为,根本不可能从中挣脱。

    但是刚才江晨的反应实在太平淡了,这种平淡并不是装出来的,除了一开始江晨看了她一眼,再之后根本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瞥她一眼。从头到尾,就像是把她当成一个路人一般。

    似乎……江晨对她很是不屑,这种不屑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完全发自内心,是一种彻底的无视。

    赵环燕第一次感觉到道心有些松动,从她修炼和施展斩情媚功开始,还从来没有失手过,每一个被她斩情的男子都是痛不欲生,彻底**,甚至还有极端到自杀的。

    而这次,江晨的反应让她开始对自己产生了一丝怀疑。

    “哼,我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江晨,也能够逃出我的五指山?”赵环燕目光一闪,心里冒出一个主意来。

    ……

    ……

    “帅,实在太帅了!那可是贺天扬啊,你居然敢那样对他说话。哈哈,那贺天扬脸都快气绿了,实在过瘾!江晨……我叫你江哥吧,江哥,打我认识你开始,还没见你这么帅过!”叶俞朝着江晨一脸兴奋地说道。

    江晨笑了笑,贺天扬他还真没放在心上。

    “不过,江哥,七日后就是内门弟子晋级考核了,如果那贺天扬晋级成为内门弟子,就可以光明正大对付我们了!”叶俞想到这,又有些担心起来。

    内门弟子击杀了外门弟子,随便找个理由就行,宗门并不会过问太多。

    “放心吧。有我在不用怕!”江晨不以为意。

    叶俞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可不相信江晨和贺天扬正面交锋还能够讨到便宜。

    毕竟贺天扬已经是练气六重,这次晋升内门弟子贺天扬是十八九稳的。而江晨只是练气三重的小修士,晋级内门弟子根本无望。

    一旦贺天扬晋级内门弟子,想要弄死他和江晨还不是轻而易举?

    “这七天我会把时间都花费在闭关上,每日的膳食就麻烦你帮我去取,只要放在门口就好了!”江晨拍了拍叶俞,道。

    因为外门弟子并没有辟谷丹发放,每天所需要的能量都只能通过食物摄取,不吃东西就会饿肚子,江晨可不想饿着肚子修炼。

    “这个交给我就行了!”叶俞倒是很爽快,他知道江晨想要用最后七天的时间搏一搏,但是七天的时间毕竟太短了,他并不认为这七天江晨会有多大的改变,不过能够帮到江晨,他自然是不会推辞的。

    随后江晨来到住处,关好房门。

    这是一间简单的住房,除了一张木板床之外别无他物。

    依江晨前世的习惯,不管在什么地方修炼都会先布置阵法禁止,防止有人半途打扰,但是现在江晨并没有布阵的材料,只能够作罢。

    坐了下来,江晨直接进入修炼状态。

    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检查这具肉身。

    真气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江晨便对这具肉身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金、火双系杂灵根?感悟能力下等,这天赋果然够差劲的!”

    江晨无奈地摇了摇头,灵根是修者的根本,拥有灵根才能够修炼,但灵根并非是越多越好,反而是越少越好,只有一种灵根则称之为纯灵根,拥有纯灵根的修士修炼天赋最佳,反之灵根越多则越驳杂,修炼起来自然也越慢。

    至于感悟能力,不用多言,即为修士感悟天地灵气的能力。

    江晨可以肯定,原来这具肉身的主人,以这样的天赋修炼,哪怕是到老死也肯定无法结丹,甚至连筑基都需要极大代价。

    若是按照寻常的修炼方法,以这样的肉身天赋,想要尽早修炼成仙,再次杀回仙界,难度恐怕比上九重天还要大。

    不过,江晨毕竟拥有着万载的记忆,脑海就相当于一个巨大的书库,里面堆放的是无数的仙家秘法。

    “修炼《衍灵仙术》可以改善灵根,同样感悟力也会随之提升,然而辅以修仙秘法《北冥吞吸秘术》吸收天地灵气,修炼速度肯定不会慢!”

    江晨的脑海当中很快就有了一个大致的规划。

    但正当他打算按计划修炼的时候,突然又停了下来。

    在江晨的脑海里,突然闪烁出一个仙法的名字————《鸿蒙仙法》。

    这一门仙法,是他前世在仙界一处荒古遗迹中得到的上古仙术。

    这门仙法的修炼要求非常奇怪,纯灵根的修士无法修炼,反而要杂灵根才能够修炼。偏偏前一世江晨就是纯灵根,所以并没有修炼这么仙法。

    不过,江晨却是将鸿蒙仙法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因为这门仙法从一开始就吸引了他,其中所指引的修仙方式居然和常规的修炼有很大的区别!直觉告诉他,这门上古秘法并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空前绝后,其潜力绝对不可估量。

    到底是稳扎稳打选择《衍灵仙术》,还是赌一把修炼《鸿蒙仙法》?

    “若是选择衍灵仙术,就不必冒什么风险,修成仙道指日可待。但……以双系杂灵根的天资,这一世修为抵达前世的仙帝境界就顶天了。甚至可能连仙帝境界都难以企及……”

    “况且在仙帝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还有远远凌驾于仙帝之上的强者。”

    “老天既然给了我重生的机会,那我岂能辜负上天对我的恩赐?这一世若是不能超越仙帝,又如何报仇雪恨?”

    “不行!我绝不能贪图安稳而选择《衍灵仙术》,唯有放手一搏!鸿蒙仙法,鸿蒙仙法……就选你了!”

    “修仙者每一步都是逆天行事,与天争命,岂能有半天贪图安逸之心?”

    “我江晨,必定以此鸿蒙仙法,重登仙界之顶,斩杀仇敌,一雪前耻!”

    打定了注意,江晨不再有任何犹豫,在他的脑海当中,很快浮现出《鸿蒙仙法》的口诀。

    闭眼凝神,江晨很快便沉心到修炼当中,按照《鸿蒙仙法》的入门劵开始练气。

    “呼呼……”

    在江晨的周身,灵气不断涌动,形成如同漩涡一般的气流,不断浸入到江晨的肌体当中。

    《鸿蒙仙法》不愧是上古仙术,吞吸灵气的速度简直可以用狂暴来形容。

    几个呼吸之间,江晨体内的筋脉就几乎被灵气完全充斥。

    忍着全身剧烈的胀痛,江晨一遍遍将所有的灵气在体内运转周天,一遍遍提纯,而后全都聚集在气海当中。

    原本看似一片贫瘠的气海此时云起雾涌,就像是一片云海,气蒸云梦,氤氲袅袅。

    仅仅半日的时间,江晨便将修为巩固到练气三重的巅峰境界。

    他睁开双眼站了起来,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

    感觉到肚子空空如也,江晨推开了房门。

    外面摆放着一个竹篮,里面盛放的是一日的伙食,外门弟子没有辟谷丹,但每天有一顿还算丰富的饭菜。

    飞快地解决一天的膳食,江晨很快再次投入到修炼当中。

    接连七天,除了吃饭之外,江晨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修炼当中,而他的修为境界也顺利地晋级到了练气五重。

    七天的时间连升了两个小境界,这样的速度若是让他人知道,一定会震惊的无法言语。因为即使是在惊才绝艳的天才,恐怕至少也得耗费一年半载的时间。

    “咻!”

    一指点出,在江晨的手指尖上,一道凌厉的剑形真气瞬间射入地底,如同铁钉射入豆腐块,地面形成一个均匀且不知多深的小孔。

    微微点了点头,江晨对现在的实力总算有点信心了。至少江晨有把握,对付贺天扬那种级别的人物,根本不用耗费什么精力。

    当江晨推开门的时候,叶俞正在门外不断来回踱步。

    看到江晨出来的时候,叶俞连忙走了上来:“江哥,内门弟子晋级考核就要开始了,要不要去看看?”

    叶俞的意思就是叫江晨一起去看看,在他看来不管是他自己还是江晨,想要考核通过几乎没有任何希望。

    “走,去看看吧!”江晨点了点头。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晋升内门弟子考核现场。

    现场人山人海,参加考核的弟子很多,一眼看去至少有数百人,而且人数还在增加当中,围观的弟子就更多了。

    但凡练气三重以上的外门弟子,都有资格参加这次考核。

    但谁都知道,练气三重去参加考核不过是充当炮灰而已,真正有希望晋级的只有那些练气五重和六重的弟子。

    因此真正去参加考核的外门弟子,几乎没有练气三重的,就连练气四重的都少之又少,当然也不排除一些想要通过这个机会历练的,为下次考核增加经验。

    “贺师兄来了!”

    人群当中,突然不知是谁突然高喊了一声。

    顿时众人的目光扫向同一个方向。

    只见一身紫衫的贺天扬正一脸春风,徐徐而来,他背负一柄紫剑,神情怡然,在他身边,是另外两个年轻弟子和拥有三大女神之一称谓的赵环燕。

    “贺师兄风采绝伦,英俊潇洒,真乃一代人杰!”

    “贺师兄当真是青年俊杰,这次外门弟子考核,贺师兄必定是手到擒来啊。”

    “那是当然,这次最有可能晋级内门弟子的十人当真贺师兄可是排在第一,贺师兄不能晋升的话,那谁还能够晋升?”

    “太帅了,贺师兄好帅哦,我要是能够和贺师兄结成道侣,那该多好!”

    “你就做梦吧!也不看看贺师兄身边的那个女子是什么人?那可是三大女神之一的赵环燕,就凭你?恐怕贺师兄看都不会看一眼吧!”

    贺天扬一路走来,一旁的外门弟子焦点全都落在他身上,此时的他,就像是万人瞩目的新星,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哼,牛什么?希望他这次晋升内门弟子失败,最好是被哪个突然冒出来的黑马一剑杀了!”叶俞哼了哼,又道:“不过,若是真让他晋升为内门弟子,那江哥我们最好还是逃出洗剑宗吧!”

    江晨淡淡一笑,道:“该逃的不是我们,是他!”

    叶俞的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几下,他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江晨,心中暗道江晨是不是真的被赵环燕给气疯了?

    而就在此时,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贺天扬几人居然径直朝江晨这边走来。

    “江晨,又见面了!”贺天扬的目光落在江晨身上,如同一个强者俯视着不值一提的弱者。

    江晨还未说话,叶俞抢先开口:“贺……贺天扬,你……你想怎么样?考核……就要开始了,很多长老都在场,你……你可不要乱来!”

    “呵呵……”贺天扬不屑地摇了摇头,目光从叶俞身上移至江晨:“江晨,七天前你不是还很嚣张吗?怎么今天就怂了?不过也能够理解,今天就是晋级内门弟子的考核,只要考核通过,我成为内门弟子,想要捏死你还不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你现在给我下跪磕头,并且给我舔干净这双鞋,我保证饶你一条狗命。”

    周围几乎所有外门弟子的目光都落在江晨身上。

    “这个人是谁?怎么会惹到贺师兄?”

    “我知道那人是谁,就是那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江晨!”

    “那个想要追求赵环燕的江晨?长得这幅衰相还想追求女神?真是……”

    “这个江晨倒霉了。贺师兄要对付他,我看他这次在洗剑宗是彻底呆不下去了!”

    此时,在所有人的眼里,江晨就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蝼蚁,而贺天扬则是外门弟子第一人,两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江……江哥,要不我们回去吧?”叶俞有点架不住这个场面,被所有人注视,而且是带着浓浓的鄙视,他感觉头皮发麻,全身在冒汗。

    江晨轻轻地拍了拍叶俞,示意其镇定,而后目光直迎贺天扬,冷笑道:“贺天扬,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不是我今天怂了,而是我不屑于和一条狗说话。难道一条狗对着我吠,我一定要回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