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洗剑五峰

第4章 洗剑五峰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

    江晨的话就像一块巨石投入湖面,人群顿时如同掀开了锅的沸水。

    “那江晨居然敢骂贺师兄是一条狗!”

    “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当着这么多人拂了贺师兄面子,这次他是必死无疑了了!”

    “贺师兄绝对不会放过他,一旦贺师兄成为内门弟子,第一个就会捏死他。”

    “我看他和贺师兄本就没有调解的余地了,要不怎么敢公然辱骂贺师兄?”

    “我敢打赌,江晨此子绝对活不过三日!”

    “来啦,下注啦!赌江晨还可以活几天……”

    贺天扬牙关紧咬,怒气上涌,江晨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他是一条狗,在外门弟子当中,可从来没有人敢对他有丝毫不敬,这个江晨,实在该死。

    “江晨!你……”

    “停!”贺天扬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江晨打断了。

    江晨戏谑地扫了贺天扬一眼,而后对着身边的叶俞笑道:“有些人看来还真是属狗的,就喜欢追着人吠,我们都不屑于搭理他,偏偏还来劲了。”

    叶俞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就是就是!看来狗不止是改不了吃屎,同样改不了吠叫啊。”

    贺天扬气得脸都快绿了,偏偏又无言以对,的确是他找着江晨来挑事的,而江晨对他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如果现在他再言语不休,那就只会更加自讨没趣了。

    “好,江晨,你给我记住了,今日我必取你狗命!”

    贺天扬说罢,也不再等江晨回话,转身走向考核场地,在他心里,江晨已经是一个死人。

    不仅仅在贺天扬的心里,在绝大多数人的心里,江晨都是必死无疑了。

    在贺天扬身边的赵环燕意味深长地看了江晨一眼,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跟在贺天扬身后走入了考核场地。

    “快走!”见贺天扬离开,叶俞赶紧低声道。

    “走?去哪里?”江晨挑了挑眉。

    “离开洗剑宗,越远越好,能够保住小命就行!”叶俞拉着江晨就要往外走。

    “呵呵……”江晨笑着摇了摇头,“逃,不是我的风格!”

    “哎……”叶俞无奈,看来江晨真是被赵环燕给气傻了,居然拿自己的小命赌气,这次把贺天扬得罪死了,不逃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等我的好消息!”江晨抛下一句话,留给叶俞一个略显清瘦但却无比坚韧的背影。

    见江城居然朝内门弟子考核场地走了过去,叶俞顿时瞪大了眼,“喂,江哥,你要去哪里?不要往哪边走啊……你难道真要去参加晋级内门弟子考核?哎……你不走我可走了……”

    “哎……算了!要死就一起死吧……”

    ……

    江晨走进晋级考核场地,再次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绝大多数人都带着怀疑的目光,甚至还有不少人开始期待着看江晨出糗的样子。

    贺天扬自然也看到了江晨走了进来。

    这一次贺天扬似乎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并没有再出言刺激江晨,倒是贺天扬旁边的一个鹰钩鼻男子瞥了江晨一眼,瘪了瘪嘴,讥诮道:“内门弟子考核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通过的,弄不好可能连小命都会丢在这里。”

    江晨并未理会此人,默默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等待着考核的正式开始。

    考核场地位于洗剑宗的后山,这片考核场地已经有许久的历史,洗剑宗外门弟子想要晋级为内门弟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这块场地上通过考核。

    在考核场地的后方一片地势较高的阔地上,陈放着数十张精致的桌椅,洗剑宗的宗主、副宗主以及诸多长老先后赶来,看得出对这次考核的重视。

    坐在最中间位置的便是洗剑宗的宗主——杜瑞清,此人一身青衫,剑眉横竖,眼神凌厉,一看就是一名强大的剑修。

    在洗剑宗中央,有五座奇峻山峰,宗主杜瑞清居于最中间最高的天都峰,代表着宗主至高的权利。

    坐在杜瑞清两旁的则是掌管洗剑宗五峰当中其他四峰的四位副宗主,也称之为峰主,分别是卿水峰白一航、燝源峰魏思远、晴岚峰箫若涟、以及太阿峰魏泰贤。

    至于各峰长老,则坐在更边缘的位置。

    “哈哈,诸位对这次考核有何看法?”

    首先开口的自然是宗主杜瑞清,他不说话,其他人都不会抢先开口,这是对宗主的尊敬,也是不成文的规定。

    白一航当即答道:“这次考核应该会有一批好苗子。以往几届招收到的弟子,资质都是平庸无奇,我洗剑宗这一甲子已经没落了许多,希望能够借助这批弟子振作起来。”

    杜瑞清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六年一次内门弟子晋级考核,最近十届考核都未出过太过突出的天才人物。相比于青冥宫、冰雪宗等宗门,我们宗门的确在走下坡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洗剑宗怕是危险了……”

    在座的众人顿时神色动容,白一航和杜瑞清都说得没错,洗剑宗如今看似平和,实际上危机暗藏,不少宗门已经隐隐有侵占洗剑宗之势。

    “不过,这一届内门弟子考核,倒是出现了几个好苗子,其中几人值得关注一下。我们只要在这几人身上倾注心血,全力栽培,相信不出十年,洗剑宗必定会超越南丰州其他宗门。”晴岚峰箫若涟开口道。

    箫若涟是四位副宗主当中的唯一一个女子,她面容姣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的模样,但事实上,谁都知道不能以外貌来判断一个人的年纪。因为修炼的缘故,修士的外貌本就会显年轻不少,再加上一些女修对有驻颜功效的丹药也有偏好。

    “哦?不知这一届的好苗子是哪几个?”杜瑞清露出了期待之色。

    箫若涟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卖了个关子道:“哈哈……宗主,念灵考核马上就要开始了,待会你就知道了。不过你可是承诺过,这次有什么优秀弟子,我可是第一个挑选的!”

    箫若涟的话语一出,其他几位副宗主则是脸色微变,谁都想要挑选最优秀的弟子。毕竟各个山峰之间都是存在竞争的,而且每一次弟子参加宗门任务所得到的资源,大部分都会分配到所在的山峰,可以说弟子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山峰的兴衰。

    “哼!上一次也是你晴岚峰先选。这次为什么又是晴岚峰?我魏泰贤不服!”太阿峰的魏泰贤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清清瘦瘦,鼻梁高挺,两道银白如雪的眉毛极长,眉尾甚至已经垂下,他的眼神同样凌厉无比,目光就如同剑气。

    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严厉的老头。

    “魏哥,不必动怒,这不是还在商量吗?宗主也没答应不是?”这次开口的是燝源峰的魏思远,魏思远是魏泰贤的堂弟,两人出生贫寒,从小一起修炼,依靠坚韧不拔的执着,一步步在修炼之道上斩获,直至如今两人同时成为洗剑宗的峰主,倒是一段励志的故事。

    杜瑞清呵呵一笑,对于这个刚正不阿的魏泰贤,他也实在没有办法,在几个副宗主当中,也就这个魏泰贤敢这样和他说话。

    “本宗的确答应过箫峰主让她在你们四位当中第一个选……既然是我说过的话,那自然就不能食言了!”杜瑞清抚了抚颔下长须,见魏泰贤一脸气愤,又笑道:“不过,太贤兄,我就把我的选择权和你调换一下吧!”

    正一脸气愤的魏泰贤听到杜瑞清这句话,神色一僵,他没有想到宗主居然会做出这个让步,毕竟宗主的选择权是排在四个副宗主之前的。

    “怎样?太贤峰主可还有异议?”杜瑞清问道。

    “咳咳……”魏泰贤虚咳了两声,“如此……老朽倒是没有什么异议了……”

    杜瑞清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大家就定一下选择顺序吧。免得到时候再起争议!”

    “按照宗主所言,第一个选择的是太阿峰,第二个选的就是晴岚峰。现在问题就在于后面三个选择顺序了!”白一航顿了顿,又道:“上一届我卿水峰就是最后一个选的。这次若是还给一个靠后的排名,恐怕不好吧?”

    杜瑞清点头道:“白峰主所言不假……那第三个选择权就给卿水峰吧。不知思远峰主可以异议?”

    魏思远本就是老好人一个,吃点亏也无所谓,所以也表示没有什么异议。

    “本宗干脆就好人做到底,思远峰主,第四个选择权就给你,我最后选吧!”杜瑞清道。

    魏思远笑着点头道:“那就多谢宗主了!”

    “念灵考核开始了!”箫若涟突然开口,将众人的目光拉向了考核场地。

    考核场地上,负责监管这次考核的外门长老已经宣布考核正式考试。

    晋级内门弟子考核一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便是念灵考核,主要是检测弟子的灵根以及毅力。

    这个过程,并没有太多的危险,但淘汰率却不低,在场的四五百人,至少有一半会在这一轮淘汰掉。

    江晨目光扫过四周,这是一片白玉石铺砌成的广场。

    在广场之上,布满了一条条玄妙的纹络,使得整个广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阵法,而所有的弟子就处于这个阵法之中。

    “希望你不要连第一轮念灵考核都无法通过!”贺天扬终于是忍不住,目光扫向江晨,讥讽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