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念灵考核

第5章 念灵考核

江晨冷笑了一声,正要开口,就在这时,外门长老声如洪钟的喊道:“所有弟子紧守灵台,只要坚持一刻钟,就算通过第一轮的考核!念灵阵————开启!”

    话音落下的同时,在那名外门长老手心当中飞出一颗金色圆球,金色圆球在空中滴溜溜地转动,晃悠了几圈后便直接直接飞入到广场正中央的一座高越七丈的宝塔形建筑当中。

    刹那间整座宝塔金光大盛,从上喷洒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

    金芒就如同喷泉一般不断往外涌,几乎是瞬间,便将整个广场笼罩其中,更多的金光则是如同液体流入到广场地板上的槽纹内,就像是一条条金色的线带。远远看去,整个广场上空就像是生成了一个淡金色的光罩,将所有参加考核的弟子都罩在其中。

    很快江晨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压迫在周身,同时灵根上有一道金光探入。

    “噗噗噗……”

    一阵闷响,不少弟子在念灵大阵刚刚开启的时候就坚持不住,跪倒在地,更有甚者,口吐鲜血,面色惨白。

    “哼!念灵大阵才刚刚开启就坚持不住,这样的实力也来参加考核,简直是浪费资源!”负责监管比赛的外门长老冷哼了一声,袖手一挥,倒在场上的弟子便统统被扫出了广场。

    在不远处的贺天扬似乎并没有什么吃力感,他扫了一眼江晨,讥讽道:“居然没有直接跪倒……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一个练气三重的废物也想参加考核,简直是做白日梦。”

    江晨冷笑了一声,并未答话。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几名弟子倒下。

    江晨同样感觉到身上的力量越来越大,就像是有一双大手镇压在肩膀上,在不断地加大力量。

    不过,江晨并未有坚持不住的感觉,他能够感受到这种力量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加持在身上,而是在心神上受到了阵法的压迫,周身的负重感只是来自于内心的错觉,所谓的念灵考核,一个是考察弟子的意念力,意念不强的弟子很快就会被压垮,而江晨前世尊为仙帝,强大的意念力根本就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二个就是检测灵根,灵根太差的弟子,也无法成为内门弟子的。

    贺天扬的目光不断瞟向江晨这边,一刻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但江晨根本还没有倒下的样子,这让贺天扬心中暗暗吃惊,暗道看来是自己低估了江晨。

    在贺天扬的旁边,赵环燕同样在悄悄关注江晨。江晨能够坚持这么久,一样大大出乎了赵环燕的意料,江晨的实力她是比较“清楚”的,再加上她在江晨的身上成功施展了斩情媚功,江晨的心性应该是大受挫伤。

    但事实上,江晨却坚持了这么久,就像是根本没有受到过斩情媚功的伤害。上一次江晨对赵环燕不理不睬,赵环燕还有那么一丝想法以为江晨是故意装出冷漠的样子。现在看来,江晨并不是假装的,而是江晨的心性真的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噗!”

    赵环燕一口鲜血喷出,身子险些被一股巨力轰飞了出去,刚才她突然心神一阵动荡,心念险些失守,但幸亏在紧要的关头连忙稳住了心神。

    考核广场外,不少的弟子都关注着场上的局势。

    而江晨因为之前在大庭广众之下得罪贺天扬的缘故,吸引了不少的目光,不少人都在等着看他的好戏,等着看他狼狈退场的模样,但江晨此时的模样却没有半点勉强的样子,甚至看上去比那那几个最有希望晋级的种子选手还要轻松。

    叶俞捏着一对拳头紧盯着江晨,嘴里念念有词,江晨的表现同样让他很惊奇,原本对江晨不抱任何信心的他心里开始多了一丝期待。

    念灵考核一刻钟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大半,到后来江晨反而感觉到压力越来越轻了。

    此时已经接近念灵考核的尾声,对意念的检测基本上已经通过了,剩下的时间是检测每个修者的灵根。

    “嗡嗡……”

    一阵空间波动,广场上被金色光芒覆盖的槽纹突然一亮,条条阵纹从其中逸散而出,悬浮至空中,片刻之间,在每一个弟子的身上都有数道金纹笼罩。

    “灵根测试开始了!只要灵根不是太差,就能通过这一轮,进入到下一轮考核!”围观的弟子当中有人惊呼起来。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扫向考核广场,灵根的检测,是最为吸引人眼球的。

    一个弟子的天赋往往就是由灵根决定的,会不会受到门派的重点栽培,以及个人将来的修为成就,大多也都是处决于灵根的好坏。

    在上方的阔地之上,宗主、副宗主以及一干长老也纷纷睁大了眼睛,这一届弟子到底有何出众之处马上就能够看出来了。

    江晨感觉到心神微微一动,之前照印在灵根上的那道金光倒飞了出去,随后在自己的头顶上。冒出了两道颜色不同的光柱,其中一道浅红色,一道淡黄色。这两道光柱即代表江晨的灵根天赋——金火双系杂灵根。至于光柱的颜色浓度比较浅淡,说明他的感悟力并不好。

    “哼!杂灵根,且感悟灵气的能力如此弱。这样的天赋,就算成为内门弟子也是废物一个!”贺天扬扫了一眼江晨头顶上的光柱,讥讽道。旋即在贺天扬的头顶一道金光冲出,直射到百丈高空,这道金光一出现便几乎将广场上的光芒全部盖过,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贺天扬身上。

    上方高台上,宗主和众多长老猛然起身,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盯着贺天扬。

    在贺天扬头顶上空,那道金色光柱渐渐淡去,但四周的云层却汹涌而至,且每一朵云彩都呈现出莲花之状,金光勃勃,就如同纯金锻造,瑰丽夺目。

    “气冲百丈,云霞莲状。是天灵根!”魏泰贤有些激动,声音带着颤抖。

    “没错,的确是天灵根,莲花聚顶,气冲霄汉。是天灵根!想不到洗剑宗这一届弟子当中真有天灵根!”白一航震惊道。

    “此子不仅仅是天灵根,灵根倒印的光柱色泽凝实,想必感悟灵气的能力也不同寻常。此子是天赋不得了,不知姓甚名谁?我想要将之收为关门弟子!”杜瑞清再也按捺不住,开口道。

    “宗主。你难道想要食言?”魏泰贤面色一变,道:“你可是说过,答应要让我先选的!”

    杜瑞清虚咳两声道:“这不是特殊情况吗?天灵根实在太过难得,即使是整个南丰州,恐怕几百年都难得碰到一个……我这是惜才。”

    “杜宗主,您身为一宗之主,若是食言的话,何以让众人心服口服?你既然承诺过让我第一个选择,那就应该做到。如果你真做不到,那老朽我也无话可说,只能够辞去这峰主之位,潜心修炼了。”魏泰贤声色俱厉道。

    “好了……泰贤峰主。你要选就让你选吧。何必动如此大的怒气?好了……这天灵根弟子就让给你吧!”杜瑞清无奈地摇了摇头。

    “快看,地灵根!”白一航指着考核场地的方向喊道。

    众人连忙看去,只见在众多考核的弟子当中,一名约莫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头顶冲出一道白色光柱,高约数十丈,虽不及贺天扬的灵根倒影高度,但却也稳稳压住其他弟子一头。

    “此人名为司空远,在外门弟子当中有一定的名气,我晴岚峰就选他了!”箫若涟满意地看着考核场地上的司空远道。

    随后,在考核的弟子当中,又出现了一位风灵根的弟子,被白一航收入了卿水峰。

    除了天灵根、地灵根和风灵根之外,便再无异种灵根的弟子了。

    在往届的内门弟子考核上,往往想要出现一个异种灵根的弟子都是非常渺茫,往往要十届甚至更长时间才可能出现一个,而这一届居然一次出现了三个。

    除了这三个异灵根的弟子之外,还有两个纯灵根感悟能力上等的弟子。

    魏思远收了一个纯金灵根的弟子,至于杜瑞清则选了一个纯火灵根的弟子。

    “好,好,想不到这次考核的弟子天赋居然如此好。三个异灵根,两位纯灵根,看来天意注定要让我洗剑宗晋级为更高等的宗门。”杜瑞清脸上难掩喜事,虽然没有将天灵根的弟子纳为门徒,但并没有影响他此刻的好心情。

    “嗯,这次考核弟子的天赋的确是以往任何一届都无法比拟的。这五名真传弟子只要宗门给与悉心照料,假以时日必定会成为洗剑宗的中坚力量。”箫若涟点头道。

    白一航点头道:“没错。青冥宫、冰雪宗压在我们头上已经很多年。现在是该我们反击了。这五名真传弟子,将来就是我们对付其他宗门的最大筹码。”

    ……

    考核第一轮终于结束了,原本近五百人的考核队伍现在剩下不到一半,只有两百出头的样子。

    不过,这已经很了不得了。以往的考核往往在第一关五百来人都只会剩下一百多人。而且这一次还出现了三个异灵根和两个纯灵根。

    “贺师兄威武!”

    “贺师兄天赋异禀,将来必定会成为洗剑宗的第一人。”

    “天灵根,居然是天灵根!早知道贺师兄的天赋非同一般,想不到居然如此厉害。”

    人群沸腾,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贺天扬身上,朝他投来崇拜的目光。

    贺天扬享受着众人的敬仰,就如同一个骄傲的将军,他的目光扫向江晨,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

    江晨心中暗惊,想不到贺天扬居然还是天灵根。

    天灵根的确非常稀少,甚至可以说是千载难逢,只要不出现意外,天灵根的修士往往都会有不小的成就。

    “不过可惜了,这贺天扬对我已起杀心,我不可能放过他,就算是天灵根也要死!”

    江晨又扫了一眼赵环燕,这个女人的天赋倒也不差,虽然是两系杂灵根,但其中一系的灵根非常稀薄,而且感悟能力是上等,这样的天资算得上是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