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蚩尤斧

第347章 蚩尤斧

那日国特忍与秦殇同时祭出了杀手锏,一记硬拼之后,秦殇竟然被那刀势中邪恶之气侵蚀,顿时退后两步,脸色发白,同时喷出了一口血。

    秦殇脱口叫到:“村正妖刀!”没想到这特忍手中的刀,竟然是传说中日国最为邪恶强大的村正妖刀,怪不得能与自己的弑神抗衡不落下风呢。不过此时倒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那妖刀之中的气息很邪恶,秦殇只能站定脚步,立即运气净化神魂。

    好在自己的真元的混沌真元,神识也带有混沌气息,而且可以随时分化阴阳,所以能够同化一切神魂污染,否则给其他人恐怕迟早会被吞噬了神魂。

    而那特忍也不好受,闷哼了一声,同时响起了骨头被砸碎的声音,不过依然是藏头露尾,只不过地上多处了一滩血肉痕迹,显然是重伤而逃。

    这让秦殇很是鄙视,不是说日国这些忍者都是意志坚定、心狠手辣之辈吗,好像打不过人就是耻辱,就要切腹自杀。可是这特忍为何如此无耻,打不过就逃跑了。

    华夏国有句老话,叫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话用在此时太贴切了。那特忍不是神社的守护吗,他跑了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当下真元凝聚成一把无形的大手,直接从空中拍下,这臭名昭著的神社顷刻间就樯橹飞灰湮灭了,甚至连守卫的其他人也没有幸免。

    秦殇还不解恨,又跑到山口组搅了个翻天地覆,将这个横行霸道的组织几乎灭门。又跑到甲贺流和伊贺流的地盘逛了一圈,没找到几个忍者,只好将他们那些训练场所,还有一些低级的忍者,以及所谓的图腾之类的给全部捣毁。

    那个特忍一直没有出现,秦殇这个分身无奈,只好先回华夏待命。

    却说秦殇真身在菲国坐镇,此时华夏在东南亚的各企业和侨民以及被撤回,更是没有了后顾之忧,索性将各修道门派都安顿在马尼拉湾对面,市中心罗哈斯大道旁的黎刹公园。这个公园被崆峒的势力全面接管,周围简单的布置了幻阵,防止普通民众闯入。

    而屠苍生、藏教、殿堂组织等敌方势力的落脚点也已经查明,就在圣奥古斯丁教堂,距离菲凡旅游公司不远。

    双方都是紧锣密鼓的筹划着,相互之间派出小股势力不停的试探和骚扰,但都没有真正的开火,所以没太大损失。

    秦殇摸不清对手的意图,没敢轻举妄动。而屠苍生这边似乎一直在等待着什么,也没有任何动静,双方就一直这么僵持着。但是秦殇隐隐感觉一旦交锋,似乎就要毁天灭地一般,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所以心中非常不安。

    他知道这场交锋是人类的一次大灾难,不下于彗星撞地球,但自己却无法避免。为了警醒民众,便让袁大平调集人手和资金,用短短几个月时间拍摄了一步名为《末日大逃亡》的灾难片,迅速在全球上映。

    本意是警醒世人,没想到竟然票房大火,为天龙传媒带来了丰厚无比的利润。而且也成功的引起了民众对大灾难的关注,引发了很多讨论,达到了秦殇的目的。

    秦殇和屠苍生双方依然在等待,没有更大的动作,只是在股市、汇市中积聚了数以十万亿计的资金开始交锋,秦殇的天龙集团、索斯的量子基金、赵明的华夏实业为首,华夏很多大企业都参与,连月月的父亲周福的普世集团都参与了进来,与东南亚以及国际其他大公司形成的联盟进行对持和交锋,全球经济一片腥风血雨。

    就在这种恶劣、复杂的环境下,有一日,众人都感觉到一种极其压抑的气息越来越强,让人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腾起杀戮的欲念,秦殇与众人急忙查探,却发现源头就是菲凡旅游公司,地下被风印的东西似乎要解封了。

    而这种影响似乎只对修道的人士管用,其他普通人只是感觉身体不舒服,心理上很压抑,远没有秦殇他们感受明显。

    秦殇忙吩咐将天龙的家眷立即送至崆峒,其中包括刘华、阿布和月月等人,甚至秦殇专门让自己的分身过来负责。刘华等人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后,也没敢多问,按秦殇的安排撤离。

    秦殇还顺手灭掉了一个盯在阿布附近的人,那人的伪装术也堪称一流,起先谁也没发现,后来还是在他对阿布即将动手的时候,才被秦殇发现。控制住那人后,阿布才忍住出来竟然是先前数次想要刘华命的那放蛊大师,被阿布以蛊破蛊,遭到自己的蛊虫反噬而亡。

    这天,少林的慧远大师,武当的清风真人,峨眉千绝师太,华山岳大河掌派等高手都在一面运功抵抗,一面商讨对策。秦殇隐隐感觉那要解封的东西,可能就是引起这个世界动荡的根源,幕后黑手逐步显现了。

    这时,弑神竟然对秦殇传音道:“我感觉到了很熟悉的气息。”

    秦殇知道这弑神的枪灵不知存在了多少个纪元,简直是世界的百科全书,可能还真知道一些情况,忙惊问道:“老枪,你发现什么了?”

    弑神以从未有过的严肃口吻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蚩尤斧要出世了,这把斧头也是跟我一样的鸿蒙灵宝,杀戮气息之强随着刑天战神的征战越来越强,而我被封印了多年,也很少参加过那种大战就被封印起来了,所以杀气恐怕还比不过蚩尤斧。”

    秦殇想起曾经香江出现过的蚩尤斧信息,似乎就是被魔门得到了,没想到还被封印在了这里,却不知道魔门的意图。不过蚩尤斧的杀意越来越浓了,必须想办法应对,当下起身对众人讲了蚩尤斧之事,又将一套能够抵抗这种杀意侵蚀的阵法传给了众人。

    经过商讨,决定由秦殇带领,众人九九为阵,抢在魔门之间将蚩尤斧封印或者夺回,决不能让魔门之人得到。

    而屠苍生这边也是早有准备,所以在菲凡旅游之处爆发了一场大战,双方都知道是生死之战,因此不再留手,均是全力以赴。

    秦殇此时战力最为强大,趁着众人厮杀之时,只身进入了地下。他有着混沌树,自然能时刻保持灵台清明,不惧蚩尤斧杀意侵蚀,想要直接将蚩尤斧收进混沌世界中。

    不过可能是自己修为太低,或者是混沌世界演化不够,蚩尤斧只是微微晃动。秦殇正要全力施为,甚至想到燃烧精血,却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逼近,随即一个豪迈的声音响起:“哈哈,看来我来得并不晚啊,刚刚好。”

    众人抬头看去,一个伟岸的中年男子背负双手,站在空中,满头红发后扬,浑身魔气缠绕,气息强大。

    “屠傲天”“魔门门主”“他怎么突然出现了”“太好了,门主出关了”……

    乱七八糟的嘈杂声响起,秦殇终于知道此人就是魔门门主屠傲天,果然是风华绝代、狂傲霸气、气势惊人。

    对杀的双方在屠傲天出现的时候,都已经全部停手,并向后推开,分出了明显的界限。

    华夏正道这边暗暗戒备,严正以待。而屠苍生这边却是欣喜异常,他上前几步,对屠傲天道:“恭喜父亲出关,这蚩尤斧即将解封,看来是上天赐予父亲的神兵。”

    屠傲天看了看现下的局势,落下身形,淡淡的扫了一眼少林的慧远大师他们,转向屠苍生道:“不错,这蚩尤斧的确是注定归我所有,今日就是所有自命正道人士的丧命之日,你们讲见证我屠傲天霸绝天下的那一刻,也是我魔门称霸天下之时。”

    下面秦殇淡淡的道:“别吹牛了,自古邪不胜正,你屠傲天再狂傲,我也绝不相信你魔门能够独霸天下,那得问问我先。”

    屠傲天挥手将地面上一切阻挡之物扫去,冷冷的看了看秦殇,道:“原来是你,看来你也是资质逆天之人,没想到曾经蝼蚁一般的人物,这短短几年能也能成长到这个地步,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啊。当年你屡次挑衅于我,我本该将你碎尸万段,不过念在你资质不错,如果愿意拜在我门下,我可以既往不咎,还可以给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你可愿意。”

    秦殇“呸”了一口,道:“不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我秦殇的命是我自己的人,不是任何人想拿就能拿走的,在我看来,你还没资格说这话,倒是你如果能束手就擒,我可以念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给你留个全尸。”

    屠傲天红发冲天而起,怒道:“鼠辈找死。”当下便飞身而起,双掌聚拢浓厚魔气,向秦殇压下。同时,魔门少主屠苍生也带着众人与少林、武当等诸派人马再次拼在了一起。

    秦殇知道屠傲天实力强大,也是不敢怠慢,当下也是聚集了全身混沌真元,向屠傲天的两个手掌对去。“轰隆”一声炸响,将正在拼杀的正邪两方人马都逼的后退,蚩尤斧封印之地出现了一个大坑,秦殇和屠傲天都是快速的飞退。

    屠傲天见一击之下,秦殇竟然没有丝毫受伤,心中惊诧,嘴上却道:“很好,有点底子,怪不得如此嚣张,你值得我动用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