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以身化道(完)

第348章 以身化道(完)

屠傲天和秦殇两人气势快速攀升,下面的众人不由自主的再次退避开来,兵对兵,将对将,捉对厮杀起来。

    正道这边四人一组,结成四象绝杀阵,可攻可守,逐渐稳住了阵脚。而邪道这边人数上占据了优势,也是很快就调整了阵型,也渐渐稳住了。

    屠苍生曾经作为少林的叛徒,自然是被慧远大师逮住厮杀;藏教的喇嘛与武当清风道长等人截住,小兵、阿玛亚和暗夜与殿堂的金牌杀手对上;张璐、衡山一冰与峨眉千绝师太他们在一起,与日国的忍者、阴阳师等打得难解难分,日国这边带队的竟然是曾经被秦殇重伤的那名特忍,不错此时显然重伤还未恢复,所以千绝师太完全可以应付得来。

    倒是东南亚那些降头师们的参与,给正道这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那密密麻麻的毒虫,还有被操控的豺狼虎豹令人防不胜防。

    正道众人只能节节败退,就在这时,一声虎啸响起。众人打眼看去,之间一只庞大的黑虎扬天长啸,虎背上骑坐着一个全身金甲、手持长枪、身材极其魁梧的大汉,旁边还跟着一头银色毛发的巨狼。

    这骑虎之人正是土江族的虎王,而那银毛巨狼正是被秦殇放在崆峒深处修炼的银狼,听到了秦殇这边的消息,都赶了过来。

    虎王快速的扫了一眼形势,见那毒虫猛兽甚是厉害,便催动黑虎向那些降头师、蛊师之类的攻了过去,银狼专捡那些驯兽师去对付。

    那些降头师和蛊师震惊的发现他们的降头术和蛊术对虎王和黑虎根本没用,就好像这一人一虎没有精血一般,殊不知他们的确是没有,正好是他们的克星。而银狼现在修为大进,普通的豺狼虎豹在它的狼威之下只能匍匐在地,任凭驯兽者如何催动也是无法动弹,正道众人这才再次稳住了阵脚。

    而屠傲天和秦殇两人却在短短的时间内交手数次,秦殇胜在有混沌世界之力为支持,而屠傲天胜在魔元浑厚、经验丰富,各种手段也是层出不穷。

    随着两人的战斗,下面的封印逐渐显露出来,上面的建筑早已经被摧毁,之间一个巨大的鸡蛋状的光罩扣盖在地,其上光华流转,但有几处明显暗淡的缝隙,那强大的杀意从缝隙中流露出来,震人心神。

    秦殇和屠傲天都知道,这蚩尤斧如此强大,恐怕早就诞生了器灵,不过究竟还是无主之物,以他们俩人的功力,全力以赴也可以镇压收走,那时再慢慢炼化也不迟,但首先还是先将对方打退,否则谁也收取不了。

    而且他们两人的战斗胜负也决定了整场战斗的胜负,因此,秦殇早就祭出了弑神枪,而屠傲天竟然手持戮仙剑,不过两人没有上古仙人那般强大的实力,因此两柄神兵远不能发挥全部的力量,但也斗了个旗鼓相当。

    正打斗间,突然封印“咔嚓”一声破碎,那蚩尤斧嗖的一声蹿向天际。秦殇早有准备,就在蚩尤斧刚刚飞起来的瞬间,翻天印已经携着无边的威势砸在了斧背上。只听“咣当”一声闷响,蚩尤斧被砸落在远处。

    秦殇立即一个瞬移赶过去,手中的弑神和翻天印再次轰了过去,想在短时间内,趁着蚩尤斧刚脱离封印还很虚弱的时候,把器灵攻击的更加弱小,再收取蚩尤斧。

    那屠傲天也早想到了这招,所以也是跟在秦殇身后立即赶了过去,发现蚩尤斧被打落在华人公墓之中,斧身金色的光华与外面飘荡的阴浊之气形成鲜明的对比。他见秦殇在攻击蚩尤斧,他也不甘示弱,用戮仙剑开始了攻击。

    片刻后,发现蚩尤斧金光暗淡了,两人毫不犹豫的上前抓向了斧柄,却同时不想让对方得到,都向用斧子砍向对方,却在合力之下向天空劈出了一斧。

    天空像鸡蛋壳一般咔嚓一声,裂开了一道百丈长的口子,里面传来了巨大的吸力,秦殇和屠傲天首当其冲,瞬间就被吸进了那黑洞洞的裂缝之中。

    一阵巨大的震荡和眩晕感传来,两人手持蚩尤斧同时陷入昏迷。不知过了多久,两人逐渐睁开眼睛,看了看手中的蚩尤斧,秦殇刚要动手,屠傲天忙制止道:“慢着,先别忙动手,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秦殇打眼一看,哪能辨别是什么地方啊,这里完全是漆黑一片,两人似乎都身处虚空,那蚩尤斧的光芒才能照亮周围数十米的范围,不由疑惑道:“这里莫非是混沌虚空?”

    屠傲天道:“不错,混沌虚空有的只是混沌,其他什么都没有,这里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更没有天地灵气,我被你害惨了,我建议我们先罢斗,相出从这里出去的办法再说。”

    秦殇冷哼一声,道:“这虚空之中没有那么多顾忌,正适合动手,能不能从这里出去我不担心,我看还是先解决我们俩个的问题吧。”

    屠傲天大惊失色,忙道:“等等,难道以你的修为,察觉不到前些天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吗,你知道幕后操作者是谁吗?”

    秦殇惊问道:“不会是你吧?”

    屠傲天自嘲的一笑,道:“那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无论是谁,无论你的实力有多强,也无法改变局面。因为幕后的操控者就是天道,或者说是天道的化身。”

    秦殇皱眉沉思良久,笑道:“你不要故弄玄虚了,还是速速一战吧。”

    屠傲天道:“我没有故弄玄虚,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去修道,实力都渐渐大增,那么吸收天地灵气、掌控天地法则就越多,这方天地就越容易被毁灭。其实就是普通人,他们不感悟天道,但是同样可以用所谓的科技来认知,掌握的越多,对世界破坏的就越多,世界也变得越来越不稳定。

    物极必反的道理我想你也懂,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就是曾经被毁灭的世界重新诞生的,而且也才五千多年的历史,还很年轻,但是这片天地却比以往更不稳定,所以这种发展一定要被抑制,让人们自我毁灭,达到破而后立的目的。”

    秦殇愣住了,没想到自己所为的挽救整个世界,其实是在加速整个世界的灭亡。屠傲天的话无疑有些颠覆了他的认知,他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屠傲天继续道:“你知道为什么只要正道存在,我们魔道就会存在吗?你们是为了创造、为了生,而我们是为了毁灭,为了死。但是阴阳转化的规律是宇宙大道,我们完成了毁灭的目的,你们也同样会完成创造的任务,所以毁灭一定程度上就是创造。

    你们有你们存在的意义,我们也有我们存在的意义,不能用你们所认为的大道来绑架我们的大道。所以,加速整个世界的破坏吧,只要还没有达到毁灭的程度,那么更严重的破坏只会换来秩序的重建,更会让整个世界平衡发展。”

    秦殇已经被屠傲天说的脑袋混乱,这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要他看着普通的民众和生灵大片大片的死亡,看着人类文明毁灭,他做不到。但是要让他看着整个世界加速走向死亡,一切在自己眼皮子地下重归混沌,他也做不到。

    他不由在虚空中长啸,以发泄胸中的不快。屠傲天哈哈大笑道:“你终于明白了,现在醒悟还不晚,跟我一起完成毁天灭地的大功德吧。”

    秦殇“啊”的一声,浑身暴戾气息越来越浓,身周的自然道韵竟然逐渐转化为魔韵,而自己还未察觉,他的眼睛也逐渐变的血红,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屠傲天再旁以魔音诱导道:“来,杀了我吧,杀了我你会好过一些,来吧,来吧,不要再犹豫。”

    秦殇眼中杀灭之气迸发,一把夺过蚩尤斧将屠傲天劈成了虚无,但随着心神的放开,蚩尤斧传来的杀意更让他的神识即将泯灭,突然,混沌树散发出无尽的生命和自然气息,将他和蚩尤斧分开包裹在内。

    秦殇的意识一点点回归,渐渐清醒过来,不知多久后,睁开眼叹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地大道是无情之道,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但道无为而无不为,遵循此道,万物将自然归化。如真无情,则非无情道,亦非有情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秦殇心中明悟,无情即为有情,有情亦为无情,皆在道之一字。突然,体内的混沌树无限向虚空中延伸,天地十万八千道逐渐归一,与秦殇身体、意念化作一体。

    再次睁开眼睛,秦殇微微一笑,道:“原来这就是道,道就是我,我就是道。”经过了破而后立的过程,秦殇已经化道。

    心念一动,便回到了原来的世界,才知道自己和屠傲天的一战,引发了全球范围的大海啸、大地震,整个世界竟然真的如《末日大逃亡》电影中一般,出现了巨大的浩劫。

    而经过这场浩劫,世人发自内心的开始反思人与天地自然的关系,天地秩序再次重构,似乎又回到了开天辟地之初的和谐状态。

    魔门的屠苍生取代了屠傲天,成为新的领袖,不过秦殇没有去找他们的麻烦,因为他知道无黑变无白,如果正道没有了对手,正道也会分化出邪道,所以还是顺其自然吧。

    数年后,崆峒问道峰之上,秦殇以无上神通开辟了一个新的小世界,这里成为了修道界至高无上的圣地,而被称为混沌圣人的秦殇,和他的数位道侣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