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太极六合针法

第3章 太极六合针法

整个急诊室都安静下来了,那些护士都是不可思议地看着陈曼如。她们一脸的不可置信,刚才那句话竟然是陈曼如说的。

    “陈主任,你这话什么意思?”回过神来的李昆,立即喝止准备动手的苏宸:“你个什么都不懂的实习生,你敢动我就踢你出医院。”

    耸了耸肩,苏宸望向陈曼如:“我可以祛除伤者脑部里面的淤血,如果再拖的话,我也无能为力,给我找一副银针,就是平时针灸用的那些。”

    “好,我办公室就有一副,我拿过来给你。”原本还想问为什么的,但说出嘴的却是点头应好,陈曼如快步地推门跑了出去。

    “陈曼如你给我站住,你哪里都不准去。”见到苏宸、陈曼如竟然当他是空气,李昆气地喝骂:“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告诉院长。”

    转身望向苏宸,李昆冷笑道:“死胖子,今天不管你有什么本事,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苏宸不想活了啊,李主任可是院长身边的大红人,他哪里来的胆子敢反驳李主任?”

    “陈主任刚才表现地很古怪啊,以前都是狂骂苏宸的,今个儿怎么支持苏宸了?”

    “哼,不管怎么样,苏宸个死胖子,这次肯定被踢出医院的了。”

    见到一脸镇定的苏宸,那几个护士纷纷低声讨论。苏宸长地又黑又胖,整个医院没有谁喜欢他的,平时都是拿来当杂工使唤,现在苏宸被踢出医院,她们巴不得呢。

    我刚才是怎么了?

    我怎么会相信苏宸?

    他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实习生,根本不可能懂得治病!

    跑回办公室从抽屉拿出银针,陈曼如心乱如麻地想着。刚才自己的表现太诡异了,她竟然莫名其妙地同意了苏宸的做法。

    “不管了,死马当活医吧,反正试一试也没什么。”摇了摇头挥掉脑海的想法,陈曼如想到了苏宸刚才那充满自信的眼神:“或许,他可以治好也说不准。”

    回到急诊室后,陈曼如立即将手中的银针递了过去:“苏宸,你要的针,希望,希望你真的可以治吧。”

    接过银针点了点头,苏宸抽出一根三寸长的银针,来到手术台的前面,食指和拇指捏着银针的末端,然后快速地往伤者的脑袋扎了下去。

    “啊,苏宸他要干什么,这么长的针扎下去,那可是脑袋啊。”

    “针灸这不是中医吗,但没看到谁敢看都不看就扎针的,苏宸他根本就是乱来。”

    “哼,就让苏宸蹦跶会,等会如果治不了病人,看他怎么收场。”

    见到苏宸胡乱地扎针,那几个护士幸灾乐祸地冷笑。

    “不知所谓的家伙,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用几根针祛除脑子里的淤血。”原本见到苏宸信心十足的样子,李昆还以为有什么招数,却没想到是拿了一副银针,而且还是平时地摊十几块一副的银针。

    他身为脑科专家,碰上这种情况,动开颅手术起码得五个小时,而且还不敢百分百保证可以成功。现在这个胖子实习生,却想用这几根银针,祛除伤者脑海的淤血。

    这,可能吗?

    根本不可能。

    看了一眼紧握双手紧张不安的陈曼如,李昆准备阻止的念头立即消失了。身为这个胖子的指导老师,陈曼如逃脱不了干系,到时候只要自己再施点压一定会过来求自己,那时候自己便能一箭双雕。

    “天啊,病人、病人他活过来了,有、有呼吸了。”

    “淤血,是那些淤血,伤者头部里的淤血消散了,这怎么可能?”

    “病人有呼吸了,心电图恢复正常了,苏宸做到了,他竟然真的救活了伤者?”

    突然响起的惊呼声,立即令得李昆回过神来。只是下一秒他双目圆瞪,不可思议地看着心电图,那一波波起伏如同一个个巴掌,抽在他的脸上。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

    下一刻立即冲了过去,同样地握着电筒看着伤者的眼白。正常,大脑已经恢复了正常,也就是说压住垂体、压住血管的血块已经消失了!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转身望向苏宸,李昆震惊地问道:“伤者脑部里的淤血已经结成块了,即便动手术祛除都很难办到,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伸手弹了弹伤者脑际上的银针,苏宸看都没看李昆一眼,而是望向愣着的陈曼如:“陈主任,伤者脑里的淤血已经祛除了,内科手术还是要做。”

    “哦哦,好,我知道了。”看着苏宸那双充满自信的双眼,陈曼如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走了上去戴上手套查看伤者。

    “你们,哼,给我等着。”苏宸视他为空气的态度,令得李昆暴跳如雷:“等院长回来,我一定让你滚出医院。”

    放下威胁后,李昆直接摔门离去。不过这一幕落到那几个护士眼里却不一样了,看着那一脸平静的苏宸,她们已经不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连李主任都无法祛除的血块,却是被苏宸用几根针就搞定了,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我亲眼见证,打死我都不相信啊。”

    “苏宸这么厉害,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太低调了,他真的太低调了。”

    “是金子无论到哪里都会发光,我看苏宸就是一块金子,而且还是一块大金子。”

    一道道议论声不断响起,那几个护士偷瞄着苏宸,后者虽然和以前一样还是一身的肥肉,却是让她们感到大气从容。

    整整两个小时才结束手术,看着手术台上呼吸平稳的伤者,陈曼如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脱掉手套她转身看过去,见到了苏宸那神采奕奕的眼神。

    “苏宸,你刚才那是怎么做到的?”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陈曼如开口问道:“用几根针就可以祛除伤者脑里的血块,这是什么原理?”

    强忍着身心疲惫,苏宸抬头望向陈曼如笑道:“太极六合针法,不知陈主任听过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