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赵二狗

2 赵二狗

一听赵二狗那么无耻的话,没等齐母说什么。

    齐梦直接就拒绝了,说道:“不可能,我永远也不可能同意跟你在一起,更不可能答应做你的女人,你死了这条心吧!”

    赵二狗似乎早料到齐梦雪会这么说。

    一下子就一副吃定了齐梦雪的样子说道:“好啊,你不同意跟我在一起和不同意做我女人也可以,那你就把钱交了,如果连钱也不交也可以,但哪天你这小餐馆被人泼大便了,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了。”

    餐馆是做吃的,如果被泼大便了,怎么可能还会有客人来。

    齐梦雪母女瞬间被气得不行,可是却敢怒不敢言,最后只能花钱消灾了,齐母苦着一张脸道:“好,交,我们交。”

    赵二狗向齐母玩味的伸出了手,道:“交钱是吗,一万块,拿来吧!”

    赵二狗这分明就是存心找茬,小餐馆两个月的盈利都不到一万块呢,上哪里拿一万块给他们。

    齐母又苦着一张脸道:“什……什么,一万,我们……我们没那么多钱啊!”

    “没那么多钱?”听到齐母这话,赵二狗的一个手下马上就一脸嚣张的看着齐母,道:“我说你这个臭老娘们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你刚才没听到我们二狗哥说看上你女儿了吗,只要你劝劝你女儿,让她答应做我们二狗哥的女人,那么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们二狗哥还会再收你的钱吗?”

    仍然没等齐母说什么,齐梦雪再次斩钉截铁的拒绝道:“赵二狗,我说了,我是不会答应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呵呵,这恐怕就由不得你了?”赵二狗的脸上闪过一丝狞笑,道:“齐梦雪,老子本来还想慢慢的把你追到手,等俘虏了你的心,然后再破了你的身的,但现在你既然如此不识好歹,那就也别怪老子不客气了,今天,老子要定你了,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说着,赵二狗就一步步的向着齐梦雪逼了过去。

    齐梦雪见了,不由吓得脸色就是一变,紧张道:“赵二狗,你……你想干什么?你要敢乱来,信不信我马上报警了。”

    “呵呵,报警,你觉得我会怕,齐梦雪,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孔老六一家你应该还记得吧,孔老六的女儿现在都还在我哥的夜总会里卖着呢,你现在乖乖的配合我,那就是只伺候我一个,你要是跟我罗里吧嗦的,你信不信我让你跟孔老六的女儿一样。”

    孔老六也是附近的街坊,因为忍受不了这些人的欺凌,就报了警。

    可是这些人才被抓进去几天就放出来,而孔老六却惨了,被这些人弄得家破人亡不说。

    就连刚刚高中毕业准备上大学的女儿,也被这些人抓到了夜总会里面去卖。

    所以赵二狗这话一出,齐梦雪不由小脸一阵惨白。

    而赵二狗见了,就一把狠狠的抓向了齐梦雪的小手。

    这个女人,从他看到第一眼开始,他就发誓他一定要把这个女人搞到手。

    今天虽然没能得到她的心,但是对于她诱人的身体,他马上就要如愿以偿了。

    只是想法虽好,但现实却是残酷的,就在赵二狗差点要抓到齐梦雪小手的时候。

    一直站在原地默不作声的陆风。

    突然一脸骚包的挡在了齐梦雪面前,并抢在赵二狗之前,抓住了齐梦雪的一双小手。

    “老婆,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听到陆风的话,齐梦雪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以至于她被陆风抓住了一双小手她都不知道,只是问陆风道:“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叫你老婆啊!~”陆风一副理所当然的道:“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要追你,等我追到你,你嫁给了我之后,你不就是我老婆了吗?”

    齐梦雪有些无语,就是陆风追她,她也不一定答应啊,可是这家伙,居然都说到她嫁给他,成他老婆上面去了。

    但不管这么说,陆风这个时候居然站出来帮她,还是让她小小的感动了一把。

    不过她也不想连累陆风,于是便对着陆风道:“我不要你保护,他们不是好人,你快走!”

    陆风继续占着齐梦雪的便宜,道:“不走,作为老婆你的男人,我这个时候怎么能走呢,老婆你放心吧,就这些孙子,我收拾他们,就跟收拾一条狗似的,不,说错了,他们连狗都不如。”

    赵二狗差点被陆风的话气死,陆风对齐梦雪一口一个老婆就算了。

    居然还敢说他们是孙子,居然还敢说他们连狗都不如。

    特别是陆风的一双手,齐梦雪可能是被吓到了没发现,但赵二狗这在一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陆风这混蛋,居然抓着齐梦雪的一双小手紧紧的握在手里,这让本来就把齐梦雪当做囊中之物的他怎么受得了。

    一瞬间,赵二狗就咬牙切齿的道:“乡巴佬,你他妈的说谁是孙子,想找死了是不是?”

    陆风嘿嘿笑道:“孙子,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麻烦你再重说一遍好吗?”

    “我说……”

    话刚到这里,赵二狗就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他这不是等于自己承认自己就是孙子了吗?

    噗!~

    与此同时,本来紧张无比的齐梦雪,似乎也被陆风戏耍赵二狗的话给逗乐了,一下子就噗嗤的笑出了声来。

    这让赵二狗见了,更是怒上加怒。

    “妈的杂碎,你敢戏弄老子,老子让你死!”

    话落间,赵二狗就一拳狠狠的砸向了陆风。

    “就这点本事,居然还敢说让我死!”话落,陆风不屑的摇了摇头后,就轻描淡写般的抓住赵二狗砸来的拳头轻轻向下一掰,瞬间就让赵二狗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我的手。”赵二狗满脸狰狞的看向了另外四个有些愣住的青年,“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上,都给我上。”

    赵二狗这话一出,回过神来的四个青年,立即挥舞着拳头向着陆风冲了过去,其中两个甚至还动了刀子。

    这让在一边看着的齐梦雪跟齐母情不自禁的尖叫起来。

    因为在她们想来,陆风下一刻应该就是浑身血淋淋的场景。

    可是结果恰恰相反,随着几声重物砸地的声响。

    不但四个青年全都失去了反抗之力,还个个也如赵二狗一样都趴在了地上惨叫。

    见到这一幕,不但齐梦雪母女傻眼了。

    赵二狗也傻眼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四个手下,其中两个还拿着刀子的情况下,在陆风面前竟然都如此不堪一击。

    特别是见到陆风冷冷的向着自己走来,赵二狗不由吓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啊,你知道不知道我大哥是道上的人,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大哥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哎哟,你大哥是道上的人啊,我好怕怕啊!”

    话落间,嘴上说着好怕怕的陆风,突然却一脚狠狠的把赵二狗踢向了空中,接着,在重力的作用下,赵二狗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再接着,陆风又是一大脚把赵二狗踢向了空中。

    又再接着……

    如此的往返几次,直接把赵二狗摔得成了真狗一样。

    终于,赵二狗扛不住了。

    向着陆风开口求饶道:“大哥,不,大爷,别,别踢了,我……我知道错了。”

    “呵呵,知道错了?”陆风忽然停了下来,一脸玩味的看着赵二狗,“那我老婆家的保护费……”“

    听到陆风话里的冷意,没等陆风说完,赵二狗就又连忙保证道:“大哥你放心,我保证,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带人来收她们的保护费了。”

    陆风又是笑道:“那以前被你们收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