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游戏

第3章 游戏

“钱真的很重要”。赵则正默默的念叨。

    即使有了9年的记忆,想要一夜暴富根本不可能。想买彩票吧,根本没记过号码。想要做点小买卖,根本没有资金。明知道房子会涨价,但是没有钱买也是白搭。知道哪个公司会兴起,但自己也不会炒股也没钱买股票。想了一圈发现现在能干的事情很少,能赚钱的事情更少。

    盯着还在闪耀着光芒的电脑,目前能有所收益的还是得从电脑入手。dnf-地下城与勇士,自己后来从2010年玩到2018年的一款游戏,现在正风靡整个大学校园,和穿越火线并称绝代双骄,让无数大学生熬夜玩的两款游戏之一。

    刷装备、代练升级、扫拍卖行,这是地下城与勇士能赚钱的几种方式,最简单最基础的方式是刷图赚钱,俗称“搬砖”。

    重生后回去的第二天,赵则正开始了地下城与勇士赚钱之旅。又注册了6个qq号,同时花14元去论坛上买了一个星期的外挂。利用一个上午时间先把7个qq号全部升到了30级,现在地下城与勇士的满级还是60级,利用外挂双开刷图还是挺容易的,加上五一还有活动,升级也挺快,估计三天时间基本上就可以全部满级。虽然一天的时间刷的钱不多,但集中七个号的游戏币也有300来万。

    记得自己刚开始玩地下城与勇士的时候有一个装备叫“苍狼战甲”,这个战甲本身只是普通装备,但是因为产量不高,需求量较大,在拍卖行特别火。很多新手搜索拍卖行的时候习惯性的不排列资金,只是按照系统本身的排列顺序进行购买。这就导致普通未强化的苍狼战甲价值在300万游戏币以上,而强化好的加8、加9、加10、的装备只有几十万游戏币,这种现象在游戏过程中存在了两年之久,直到游戏本身的装备升级了好几次后,这个装备才逐渐被人淡忘。

    一口气买了5件强化9的苍狼战甲,再利用剩余的游戏币对战甲进行强化。期间有三件未升到强化10,直接强化失败到了强化0,两件强化到10。把5件装备全部挂到拍卖行之后,想了想又在学校的论坛里面留了个游戏代练的通知后才洗漱下楼溜达。

    拿着宿舍里的篮球,跑到院内的篮球场投了会篮。五一期间的篮球场人不是太多,20多个篮球架还有几个是空的。要是换到平时,想打球都没地方可打。用自己有些蹩脚的三步上篮不断的往篮筐下冲,或者在三分线外有一搭没一搭的投着三分球,反正没进几个,直到自己全身是汗水之后,赵则正才坐在篮球场的地上慢慢喘着粗气。自己身体大学期间就不是很好,缺乏运动,后来毕业工作后更没什么时间锻炼,身体一定得好好锻炼锻炼,赵则正默默的想。后世由于天天加班做设计,不知道多长时间也没好好的玩玩篮球放松放松。再次回到了大学,少了工作的压力,身心也轻松了不少。上一次在大学期间虚度了不少光阴,这次要把些时间好好利用。

    又玩了一个来小时,赵则正才拿走篮球满头是汗的往回走。到宿舍厕所用冷水冲了冲身,这才跑到电脑桌前看下游戏界面,点开邮件一看,卖出去三件装备,刨除手续费还有900多万,再加上其他的材料,主号上一下子就有1000来万,按照1:15的比例,这些游戏币也值60多块钱。又看了下论坛有四五个人留了言想要外挂,并且留了电话,谈好了价钱,外挂200万游戏币,分别加了游戏好友之后,光外挂的钱又收入了1000万游戏币。

    还有一个想代练小号的也加了好友,留了联系方式,两人互相报了宿舍号和专业之后也有了基本的信任。约定好一个星期内由赵则正练2个满级号,给赵则正300块钱,赵则正一看这也是个有钱的主儿就要了他的qq号,定了这个事儿。

    虽然这样有点忙活人但是开始阶段一定会比较费时费力,等满级之后步入正轨应该就可以好点。

    期间赵则正又按照记忆在拍卖行搜了一些材料和有价值的装备,拍了下来。一部分重新挂到拍卖行,一部分在游戏中通过摆地摊的形式出售。毕竟很长时间没玩这个游戏了,赵则正又找了前世经常去的几个好的游戏论坛找到一些玩游戏赚钱的窍门。

    做完这些,赵则正在学校的论坛和贴吧上发了几条求购二手电脑的信息,并且留了电话。价格和大概配置都写了下来。

    地下城与勇士游戏赚钱不是长久之计,但为今之计只有他来钱最快,只有积累了一定的资本之后才能进行其他事情。至少五月份的温饱问题得解决了,买电脑已经差不多花去了自己一个半月的生活费,不想办法补充下口袋估计下半个月就得开始饿肚子。想了想小说里面其他重生的都是各种光环加身,各种飞黄腾达,赵则正不由得一阵苦笑。

    回答09年了,还没给家里打过电话,想了想拨通了家里的固定电话,电话响了十几声之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出。

    “喂,妈干什么呢?”纵有千万句话要讲,到嘴边就剩下这一句最过普通的话语。

    “啊,刚出去卖完东西回来,你呢正儿,吃饭了么?”母亲的声音和9年后相比能稍显年轻些。后来的母亲一直比较操劳,显得要比实际年龄老很多。

    “吃了,卖东西时候骑车慢点。”

    “恩,好你在学校也注意身体,钱不够了给妈打电话。”虽然和母亲的对话每次都不是很长,但一周三四次的电话一直保持着。自己从大学到工作一直在外地,一年到头很少回家,只有频繁的打电话才会让自己和电话那头的父母彼此感觉离的不是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