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鬼来了

第2章:鬼来了

村长一见二丫儿娘一反平时温文尔雅的小模样,变得面目狰狞,呲牙咧嘴就来咬自己,不由吓得妈呀一声,一个仰八叉,拖鞋都甩起一房多高。

    老游头一见,跨上一步,从兜里掏出一头大蒜来,“噗嗤”就塞进香秀婶嘴里了。

    香秀婶就像咬到了烧红的秤砣一样,呜哇乱叫,俩手狂舞,顾不得咬人了。

    老游头乘势而上,手指头在香秀婶脑门子上虚点几下,接着“啪”的一巴掌拍在她额头。香秀婶眼睛一直,手脚不动了,直挺挺就往后倒。

    老游头伸手一抄,就把香秀婶子搂在了怀里。告诉二丫和从屋里跑出来的三丫,赶紧给她拿条毯子来,这么光着太难看了。

    这时候村长才从地上爬起来,看看老游头已经制住了香秀婶,他又来精神了,说:“你要是不过来我接着一个扫堂腿就把她撂倒了,这老娘们儿,一疯起来六亲不认呀!”说话间,村长王迷糊那一双小三角眼不住地在香秀婶身上身下地看。

    游子龙过来问道:“王叔,你受伤啦?”

    “没有呀!”

    “你流鼻血了。”

    “哦。”村长赶紧擦了一把鼻子。

    二丫拿着一个毯子过来给她妈围上了,老游头说:“别在院子里呀,得把她弄屋里边去。”

    村长往前一近身“我来。”说着手就往香秀婶身上摸。

    “小心点,”老游头说,“弄不好醒过来还咬人。”

    村长伸出去的手又收回来了,对游子龙说:“还是你来吧,大小伙子一身的力气,留着也存不下,把你婶子抱屋里去。”

    游子龙过来伸手架住香秀婶腋窝,轻轻一抬人就起来了。游子龙别的不说,就是力气大得惊人,十二岁的时候和小牤牛摔跤就把两个牛角给掰断了,是村里有名的大力士。

    进了东屋,靠北墙一铺大炕,炕上被褥稀烂,应该是香秀婶子发了疯撕的。

    老游头让游子龙把香秀婶放在炕上,然后回头看着一脸血渍的村长,说:“你去,到厨房找盆水。”

    “给香秀洗澡呀?”村长小眼睛放光。

    “把你脸洗净了就行,我不叫你别进来,男人都回避一下!”老游头皱着眉头说。

    “卧槽,治个病,这谱还不小!”村长嘟嘟囔囔地往出走,看见游子龙,一瞪眼:“你不是男人呀,跟我出来!”

    游子龙跟着村长出来,到了外间门口,屋里二丫过来把门关上,挡住外边的人视线。

    村长去院里井沿打了一桶水上来洗了洗鼻子,还顺便冲了一下脚丫子,忽然间听见井里有动静,往下一看,差一点吓尿了,井里水面离井沿有两米多远,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水面反亮,还是能看见的,村长王迷糊往里看的时候,忽然就发现水面上露出一张脸来,还冲他笑了一下。

    村长吓得一个屁墩就坐倒了,拖鞋又甩出去一房多高。

    游子龙问道:“你喊啥呀,让鬼给掐啦?”

    村长指着井口说:“鬼脸呀,你快来看!”

    游子龙过来趴在井口看看,说:“那是井水反光,是你自己的脸,王叔,虽然你丑一点,但是也不至于自己把自己吓成这样吧?平时不照镜子么,还这么没有心理准备?”

    有游子龙仗胆,村长又颤巍巍地趴过来看了一眼,真是自己的脸,不过没有刚才的那么清晰,难道眼花了?看看一旁乐的游子龙,打了他一巴掌:“小瘪犊子,有啥好笑的!”

    王迷糊找到拖鞋穿上,溜溜达达走到门口,忽然看见门板上有个小窟窿,撅着屁股就往屋里边窥探,这一看不要紧,刚洗净的鼻血又流了出来。

    只见此时二丫和三丫已经把香秀婶身上的毯子拿开了,将香秀婶身子翻转过来,白净的后背朝上,趴在炕上。别看香秀有四十岁了,屁股还是蛮翘的。

    老游头从他的背包中取出一只朱砂笔,在香秀婶子背上画来画去,好好地一个后背快被他画成了地图了。

    接着,老游头又取出几根银针,示意两个姑娘将香秀婶翻转过来,用银针在她在她心脏左右,神封,天池,期门,乳根等穴道部位下针,这种封穴针可保心脉不受损伤。

    然后,老游头又拿出一根银针刺在香秀婶的鼻下人中位置,香秀婶顿时“嘤咛”醒来了,但是眼神空洞,虽然睁开眼了,但还是不认人。

    老游头拿毯子给香秀婶盖好了,然后回头,对这外边喊了一嗓子:“偷看的,进来吧!”

    村长吓得一激灵,赶紧站直了身子,就听旁边“普通”一声,游子龙从窗台上也掉了下来。

    村长推开屋门,赶紧找话:“治好啦?我看你忙乎半天了,累了吧?二丫头,去,沏壶茶去!”

    老游头说:“不用,香秀是撞了鬼了,这院子里阴气森森,我看这鬼已经来了!”

    村长一听这话,吓得“嗖”的一声就窜进屋了,直接躲在了老游头背后,问:“你是说……真的……有鬼?”

    就在这时,院子里的井口冒起了一阵阵凉气,一个女人的头颅伸出了井口。

    老游头隔着窗子看见,说了一句:“子龙,小心!”

    还在窗口外站着的游子龙脸上略带紧张,背靠着窗台,眼睛也紧紧盯着这个从井里飘上来的女人。

    这女人已经从井口飘了出来,脚不沾地一样飘向了窗口,长长的头发水淋淋地贴在头皮上,身上穿着一套很鲜艳的衣裙,不住地往下淌着水。

    村长紧张地对老游头说:“老哥,你快想办法,一定是我刚才打水的时候,水桶砸到她的头了,所以动了火气……”

    老游头怒道:“住嘴,不要磨叽!”

    村长不敢再说,躲在老游头身后,俩手抓着老游头的肩膀,不住发抖,弄得老游头的一脸白胡子也跟着直颤。

    二丫儿和三丫儿更是胆战心惊,全都躲在了炕里不敢动。

    老游头也没有动,说道:“子龙,这是历练你的好机会,画符打她!”

    游子龙在兜里掏了两把,叫道:“干爹,你让画符也得给我点纸呀!”

    【作者题外话】: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