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坟茔地

第4章:坟茔地

游子龙手里掌握着这一盏小灯笼,随着蜡的火苗走,火苗指向哪里,他就往哪边走,而且越走越快,最后村长在后边一路小跑跟着。

    村长回头看看老游头,就那么不紧不慢,人家还不落后,不由赞叹:“你老人家七十来岁了,体质不错呀?怎么保养的?”

    “多吃老鼠肉。”老游头的话让村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村子后边是个小山坡,过了山坡有一块林地,在这林地中就是这个村子的坟茔地。

    三人进了树林,一个个坟头走过去,蜡烛火苗始终指着前边。

    村长问:“子龙呀,你这个蜡头质量不错呀?这么半天还烧不没,一会儿用完了给我吧?”

    游子龙笑道:“王叔你要是不害怕把鬼魂带到家里去就送给你了。”

    村长一激灵:“我就是说说,我是那贪小便宜的人么?”

    “是。”老游头在身后接了一句。

    这时候,游子龙“嘘”了一声,手一指前边不远处,说:“香秀婶子。”

    村长顺着他的手指一看,前方不远处坟头旁,果然站了一个女人,看侧脸正是刚才还在昏迷的香秀。

    村长挠着脑袋问:“卧槽,这娘们儿跑的也太快了,咋到咱们前边来了。”

    这时候就听香秀婶哭诉着:“我都说了和牛二没什么,都是他老婆瞎想的,你为啥就不信呢!”

    “和谁说话?这女人是不是外边有人儿了?”村长往前凑了凑,他对这种事儿很感兴趣。游子龙想拉住他,老游头一拉游子龙,脸上坏坏地一笑,俩人反倒往后退了几步。

    香秀婶儿还在说:“你就是愿意听别人的话,不听我的,你硬是把我留在这里,那咱们孩子咋办呀?”

    村长探着头往前看去,只见那个坟头那里坐着一个男人,闷着头不说话。

    香秀婶又说:“二丫出去打工,回来时穿金戴银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她在外边干什么么?但是我又有什么法子,谁让你……”

    那个男人忽然抬起头,猛地一回头,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村长这边,吼道:“是谁?”

    村长一看这个男人,顿时魂飞天外,这不是香秀婶已经死了一年的老公么!他是出车祸死的,脑袋压得稀扁,当时下葬的时候王迷糊还在一旁看了一眼呢,此时一看,脑袋依旧是那么扁,两只眼珠子都鼓在眼眶外边。

    村长一个屁股蹲坐倒在地,拖鞋又甩起一房多高,大喊:“鬼呀!”

    香秀丈夫忽地一声就来到村长身前,怒道:“鬼鬼祟祟干什么?”伸手就来钳村长的脖子。

    这时候村长身后游子龙踏上几步,大喝一声:“喂,你敢伤人,不怕阴德不保,无法投胎么?”

    香秀丈夫抬头看看游子龙,骂道:“乳臭未干的小崽子,信不信我抓你当替死鬼!”

    游子龙一听这鬼不服教训,回头看了一眼在身后地上找黑悠悠吃的老游头。

    老游头也不抬头,就说了一句:“是他先不守规矩,该收拾就收拾!”

    游子龙点头答应,回头从老游头的背包里掏出一把老游头亲自炼制的神砂,专门用来打鬼的。游子龙回头一把扬了过去,喝道:“看我神砂!”

    神砂打在香秀丈夫身上,他的身上顿时白烟四起,他惨叫一声就缩到了香秀婶的背后。

    村长刚在地上爬起来,一见一把沙子就把鬼打跑了,顿时来了本事,抄起地上一块砖头,跳过去就打。

    没想到从香秀和香秀丈夫身上扑了过去,人家两个鬼魂跟本就不受力,他用力过猛,一头撞在石碑上,额头顿时磕破了皮,血都流出来了。

    游子龙往前一步,对香秀丈夫说:“大叔,你已经死了就不要咱纠缠婶子了,你家两个孩子还在家等着她妈妈回去呢,你要是不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香秀丈夫一瞪眼,喝道:“不客气你能怎么样?”

    游子龙手中掐神诀,喝了一声:“五百雷神掌中存,推开地裂天也崩,精邪鬼怪若逢此,顷刻之间划灰尘,吾奉雷祖大帝急急如律令,掌心雷令!”

    他刚刚手掌前伸,香秀丈夫大叫道:“卧槽,原来你是个茅山法师!”一个跟头就扎进坟墓去了,他一个小小鬼魂,自然害怕掌中雷的厉害。

    老游头拿着一棵黑悠悠秧苗,一边吃一边说:“行,你这小子还有一套,看你平时不着调的样子,还以为你狗屁都不是呢!”

    “那我现在是个狗屁了?”游子龙问。

    “哈哈,这是你自己说的。”老游头笑道,然后回头对还在低声哭泣的香秀婶说:“快回去吧,孩子等你呢!”说着,手在她头上一晃,一推,香秀婶化作一道青烟,钻进了游子龙手中拿着的引魂灯中。

    再看村长,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拿着砖头,一下一下地狠砸香秀丈夫的墓碑呢,口里不住咒骂。

    老游头说:“对死者不敬是自讨祸事,你消停一会吧!”

    村长一听真的害怕了,说:“那你说他会不会找我报仇呀?”

    老游头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符咒,说:“这是镇魂咒,贴在他坟头,可保他在投胎之前,魂魄出不了坟墓!”

    村长按着老游头指示,贴了镇魂咒,再抬头,看见游子龙和老游头拿着一盏红灯已经走远,吓得赶紧找到拖鞋穿上,撒腿就追。

    游子龙带着红灯笼往前走,路过一个坟头,忽然平地起了一股风沙,游子龙一遮眼睛,脚下一个没留神,一脚踩空了,手里红灯摔落,身子往下就跌。老游头背后一把没抓住,游子龙掉进一个坟窟窿里。

    游子龙脚一落地,马上就要跳上去,老游头却忽然一巴掌把他又推了回来。

    游子龙站在一人多深的坟窟窿里,仰着头问老游头:“干爹你干啥呀?拽不住我也就算了,我要上去你还推我?”

    老游头趴在地上,把脑袋伸下来闻了闻,说:“不对,这里尸气很重!”

    游子龙又气又乐:“爹呀,这是坟地,又是个坟窟窿,没有尸气才奇怪呢!”

    老游头着一脑袋白头发,说:“不是,你小子闻不出来,这尸气可不是一般尸气,这是一股带着怨气的尸气,如果老子我没闻错,这里必有僵尸!”

    【作者题外话】:作者:有喜欢作品的朋友可以加我闲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