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菜农

第一章 菜农

第一章菜农

    望着菜地里稀稀落落的菠萝菜,王栋放下苦闷的心情,毅然转过身,一只手架拐,一只手扶着扁担,勾起两个空桶,再一次走向潭边挑水。

    王栋的这块菜地已经种了三年了。前两年的收成刚刚能维持生活,今年却碰上了大旱,看现在这些菜的长势,估计连门派的地租都缴不上了。虽然远处的深潭里依然水深,但对于王栋这个残疾人而言,这段挑水路实在艰难。

    王栋的右腿自膝盖以下就没了,两只手的拇指、食指、中指也被截去,还少了一只左眼,更悲惨的是身体残疾的他竟然又聋又哑。当初,在天牢山下被铁山派的巡山弟子发现时,一度被认为是个死人了,但几口水下去,奄奄待息的他竟然挣扎着活了过来。掌门听说这个事后,过来看了一眼,善心大发,收留到门下做了个菜农。

    三年来,这个哑巴就在天牢山下默默种起了菠萝菜。一开始,门派里还安排人在地边给搭了个窝棚,还叮嘱一个菜把式过来教怎么种菜,看这个哑巴很快上了手,也就各忙各的去了。只是到了收租时,过来些弟子抬走租约之数的菠萝菜。没有人知道这个哑巴从那里来,写字、打手势也交流不了,大家只好都叫他“哑巴”。

    挑着一担水艰难在山路上挪着的哑巴自己知道,他是王栋,昊天境玄天城的“四少”之首,可这昔日的荣耀如同心头的利刃,只要一想起就伤得他全身抽搐,痛入骨髓。

    担完最后一担水,已是月色阑珊。王栋艰难地直起身,扶着酸痛不已的腰,抬头看了看晶莹的圆月,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可下一刻,一股撕心裂肺的痛一下子把王栋摔倒在泥泞的菜地里,不定期发作的断脉之毒再一次撕裂本已经千疮百孔的灵力经络,全身经脉被寸寸扯断却又不能昏死过去,牵机之毒令人侧目实在残酷如此。

    这个毒药,是王栋的密友林飞亲自寻来的。同为玄天四少,林飞与王栋过住甚密,比起许亮和梁克,两个人好成一个头。可就是这个林飞,在秘境的庆功酒里亲手下了“柏凉牵机散”,把自己的天才挚友送上了不归路。

    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