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开山虎

第4章 开山虎

壮汉被人抬了下去后,阮云站在台上,头发蓬松着,却硬是做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只不过在众人的心中,对他的实力已经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休息片刻,阮云又回到台上,看向人群。

    拱手,邀战。

    台下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着,迟迟无人再敢上前。

    就这么过了好大一会,台下有一人扯开嗓子喊了一声:“开山虎前来应战。”一跃而起,身形矫捷,落在了台上。

    是一个骨肉如材的消瘦男子,衣衫不整,尖嘴猴腮,嘿嘿笑着,一副奸诈表情。

    台下观战的一些人似乎听过这个名号,眉毛一挑,露出一副担忧的神情:“开山虎?莫非是被称作靳东五虎的开山虎?”

    “恐怕是的,早就听闻靳东五虎阴险狡诈,心狠手辣,但又有些真本事,恐怕这次大伙们有看头了!”

    “竟然是靳东五虎的人,这么一个比武,他们来凑什么热闹!”

    “哈哈,那小子虽然有点实力,但怎么能别的上这些江湖上的高手。我看,那小子这一次绝对会栽在那开山虎的手上。”

    台上,那被称为开山虎的消瘦男子微微一躬身,咧嘴笑道:“不知比武台上可不可以用兵器。”

    阮云一怔,摆在这两排的兵器本就是供上台挑战着使用的,明眼人一看便看得出来,为何还要问能不能用。

    但阮云回过神来,依旧微笑着说道:“自然可以。”

    “那好!”那人点了点头却并未拿武器,身体一闪,急冲向阮云,腾空而起,拍出一掌。

    阮云见他并未拿武器,自然也上前空手格斗。使出影袭微一沉肩,刚刚好与那一掌擦肩而过。

    可那开山虎反应极快,化掌为爪,向后勾了去,阮云连忙俯身,肩部的衣服却还是被抓去了一块。

    好!

    阮云在心中暗自赞叹了一声。

    第一回合,竟是阮云落了一个下风。阮云略微一皱眉,重新催动影袭,不敢大意。

    又交手了数回合,阮云以躲开开山虎的数招,但迟迟未找到出手的时机。

    那人跳到了一旁,嘲讽着笑道:“男子汉大丈夫,躲躲闪闪的成什么样子!”

    台下一片嘈杂,却是有许多人大声迎合道:“对啊!对啊!”显得尤为刺耳。

    阮云摇了摇头,笑着回击道:“我怕你那小身板受不住!自是不忍心出手啊!”

    闻言,台下的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爆笑,比起之前更甚几分。

    “你~”那人面色铁青,眯起双眼,冷笑道:“好,那别怪我心狠手辣。”

    语落便向着阮云全速而去,比起之前又快了几分。

    阮云全力催动影袭,又躲过数招。只见那开山虎身影一闪,跳到了他的身后,阮云心下疑惑,刚一转身,却看到飞逝而来的几根银色细针,反射出一抹寒光。

    银针以近在咫尺,针尖还涂着绿色液体。阮云心下慌张,使出全力催动影袭,身影变化,堪堪躲过了几枚银针,又因为惯性向后踉跄了几步这才稳下身子,十分狼狈。

    那银针刺入阮云身后的木桩上,竟入木三分,还有一股白色烟雾升起,正在腐蚀着木头。

    阮云盯着身后的那一缕白烟,惊起一身冷汗。

    台下的人看着那枚银针,惊诧的喊道:“有毒?”

    “哼~早就听闻靳东五虎靠着些小手段胡作非为,今日一见果真阴险狡诈!”

    阮云望着那人冰冷的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眼神中的寒芒一闪而逝。

    他明白了这人之前为何要问他能否使用兵器。

    只是没想到,只是区区的一个比武。也能在这里遇到如此心狠手辣之人,使用歹毒的招式。

    那开山虎全然不惧的盯着阮云,哈哈奸笑道:“我可是事先问过你能不能使用兵器,我这银针虽小,但好歹也是个物器,你说是不是?”

    “好!”阮云语气冰冷,点头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但眼神中的杀机却让那开山虎没来由的在心中升起浓浓的恐惧。

    开山虎一笑,见自己杀招没能奈何的了阮云,装出一副焦躁的样子:“哎呀,刚好想到还有些事情还未领教,改日再来领教。”一拱手,便向着台下跑去。

    “想跑?”阮云不怒反笑,全力催动影袭,向着开山虎的方向冲去。

    你以为你能跑的了?!!!

    开山虎回过头见阮云来势汹汹,转眼间便要追上自己。一咬牙,从怀中抽出十余枚银针,用尽全力一甩,齐刷刷的向着阮云急射而去,准备以此来阻止阮云的步伐。

    阮云只要躲闪自然要停下脚步,不然便只能中了那银针。

    在众人都以为这个阴险狡诈之徒就要逃跑的时候,只见阮云竟并不闪躲,催动内力,大喊一声:“疾风掌!”

    只见阮云掌前似乎有一重重弥漫的雾气,过往之处,银针还未触及到肌肤寸寸碎裂,化为一撵粉末。

    这凌空一掌,无视银针,直接拍在了开山虎的背上。开山虎有所察觉,用尽全力护住要害,饶是如此,依旧飞出去数米远,滚落到了台下。

    过了许久,他用手撑地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嘴角挂着鲜血,惊惧的看着阮云说道:“我,我靳东五虎不会放过你的!”说完便一脸恐惧,跌跌撞撞的逃远了。

    阮云一声冷哼,并未理会。这一掌,阮云只使出了五成的功力,不然恐怕这人早已死无葬身之地。

    锣鼓喧天,人声鼎沸,那刺耳的声音又响起,高声呵道:“第二场,胜利者,阮云。”

    台下又是一片掌声雷动,响彻云霄。

    阮云对着台下微微一抱拳,缓步走下了台,但掌声,依旧在耳边回响。

    比武台旁的酒馆内,里面空荡荡的,只有靠近窗户旁的角落里还坐着几位客人,他们皆身着一袭黑衣,神色庄严。坐在那里互不打扰的默默饮酒,不时往比武台上撇上一眼,到也看的真切,只不过看上去并没有多大兴趣。

    但当阮云使出那一招疾风掌时,酒馆内传出了“啪”的一声酒杯落在桌子上的声音,那几人面面相窥,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他不是世俗武者!”良久,为首的男子缓缓说道。

    “怎么可能?”

    “刚才我看的清清楚楚,那一掌,绝非是普通人所能及的!”

    这人似乎在几人中很有威慑力,良久之后,有人问道:“你和他的实力相比如何?”

    “刚才他那一掌并未用尽全力,如果我们全力以赴的话。”为首的男子思虑了一会,许久缓缓说道:“最多五五开!”

    “五五开?!!”有一个人叫了出来,看向那个为首的男子,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你可是开元境的~”

    为首那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眼神中杀机浮现,几人明显感觉似乎连空气都凝结了下来。

    那人识趣的闭上了嘴,似乎对他很是忌惮。

    良久,为首那男子看向比武台身后的旗帜,小声念叨着:“绝世镖局。镖?”

    “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