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针锋相对

第二章针锋相对

“老婆,两口子吵架,哪有生这么大气的,你看今天我从工地刚回来就向你赔礼道歉来了,你就给个面子跟我回家算了。”林沐阳嘴角掠过一抹坏笑。

    陆雪莹被对方突然抱住,本能的挣扎了两下,却没想到对方抱得太紧,根本挣扎不动。感受着怀里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林沐阳嘴角浮起一抹坏笑,手搂住对方的腰肢,故意将身体往前靠了靠,他不禁心中感慨,这女人的身材真是有料。

    “你……”陆雪莹察觉到对方的意图,俏脸一红,杏眼圆瞪,恨不得将林沐阳吃了。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不少人由于太过惊讶手里餐具落在盘子中都全然不知。

    他们怎么也没料到,这个穿着贼拉老土,跟个民工似得男子会是金州第一大美女陆雪莹的男人,这让太多男人心灵受打击了,陆雪莹可是金州大多数男人的梦中情人,不但事业有成,而且美貌也是无人能比。

    “我的梦中情人,居然会被这样一个男人给俘获。”

    “我的心都碎了,陆雪莹喜欢的居然是民工。”

    “诶呦,别打我,我只是觉得伤心,老婆我还是爱你的。”

    “我的梦中情人。”

    所有男人都用怨毒地目光盯着林沐阳,在他们心里这个林沐阳就是魔鬼,恶魔,居然把这月宫中的仙子弄到手,而且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秀,简直是虐死这些无辜的幻想者。

    角落里,一名眼睛贼溜溜的小个子男人,他跟着陆雪莹上来的,没人注意到他,此刻正双眼紧盯着林沐阳和陆雪莹,急匆匆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小声描述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他

    “乔少,您快来吧,这不知道哪里冒出一个民工,居然要抢您的女人。”

    “好,明白,我一定盯住他。”听了电话的吩咐,男人如此答道。

    林沐阳搂自己入怀里让陆雪莹气的七窍生烟,她怎么也没想到,林沐阳会是这样无耻的男人。

    陆雪莹柳眉倒竖,心里的怒火瞬间爆发,她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样的公众场合会被眼前这个男人占了便宜。

    林沐阳眼里掠过一抹狡黠,见陆雪莹眼神中比刚才更甚的寒意,知道肯定触怒了对方。不过他本就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觉,事情变成这样反倒合了林沐阳的心意。

    “老婆,怎么不打算跟我回家吗?还是说你还不想原谅我。”林沐阳哀伤地说着,眼里却掠过一抹狡黠。

    陆雪莹气的身体微微发抖,冷冷道:“你……你给我闭嘴,告诉你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也没有任何可能,你如果再胡闹我就报警。”

    林沐阳心里暗乐,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不过在这么多人的注意下,他也不能就这样灰溜溜的走了,那样面子挂不住。既然已经闹开,他也不用在意多得罪陆雪莹一次。

    林沐阳向前走了一步,陆雪莹见她靠过来,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她现在恨不得把这家伙千刀万剐,可听到周围那些人的议论声,陆雪莹还是压住了心里的怒火。

    只要能把这个男子打发了,她今天就算脱离了苦海。

    不过林沐阳可没这么想,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为了能堵上小姨嘴上的唠叨,他才答应来见陆雪莹,不然他怎么会跑到这地方。

    “老婆,咱们两口子的事,干嘛非得闹那么严重,你看我都向你承认了错误,不如……”林沐阳脚尖点地,身体忽然向前动了下,直接把错愕的陆雪莹抱在怀里,紧接着,在她的嘴唇上点了一下迅速抽身退开。

    这一幕让在场的人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金州第一美女陆雪琪,在大庭广众之下之下这样跟男人接吻,这放哪个幻想她做梦中情人的男子都接受不了。

    时间仿佛凝结了,在场的人和陆雪莹都是一个表情,石化了似得愣在那。在场的人石化是因为梦碎了,而陆雪莹,别看她今年26岁,情感经历非常少,但种种原因她还没有交过男朋友,甚至连接吻都没有。

    一想到这,陆雪莹意识到林沐阳夺去了自己的初吻,‘轰’仿佛一颗炸弹在陆雪莹的身体里炸开,那愤怒的火焰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

    陆雪莹面对着眼前这个孟浪之徒,双眼如同锋利的刀子,抬起手正打算打过去,却见林沐阳坏笑着连忙避开。

    “老婆,既然你心情不好,我就先回家了,晚上给你做好饭等你回来,还给你暖被窝,别忘了早点回来。”林沐阳嘴角上扬,没等陆雪莹反应过来,他脚底抹油已经溜走了。

    “林沐阳,我不会放过你!”陆雪莹滴着血心道。

    林沐阳感觉心里非常的爽,可算是把这个麻烦解决了,这下小姨那边也有个交代了。

    在林沐阳离开后,这个小饭店里一下乱了,尤其是那些看到陆雪莹被强吻的食客,完全爆炸了,或许这个事情将会成为明天金州的头版头条。

    ………………

    走在繁华的大街上,看着身边的高楼大厦,十年的光景,让这个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的街道已经没有了熟悉的感觉,车水马龙的路上不再有以前熟悉的影子。

    林沐阳打辆车去了自家以前的老宅子,看着儿时玩耍过的地方,回忆不禁跳回到当年离开时的场景,如果不是因为父母的离世或许他的人生轨迹不会改变。

    “爸,妈,我一定会查出到底是谁害了你们。”林沐阳的目光突然变得又冷又凌厉,望着静静坐落在这里的老宅,他从兜里掏出一张小时候的全家照,轻叹了口气转身向远处走去。

    这次回到金州,他一方面要找到杨洁儿将他哥哥遗物交给她,二是调查当年父母的死因。林沐阳从口袋里翻出杨帆用一块绣着梅花的手帕包裹的遗物,眼下他要去做的事情是先按照杨帆去世时告诉的地址找到杨洁儿和她的母亲。

    林沐阳打了个出租车说了下地址,四十分钟后司机将林沐阳拉到金州市城南郊区,这里从外貌看很明显就是贫困户的聚居地,林沐阳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泥泞的道路上。

    道路两旁是破旧的砖瓦房,远远看去还有几家烟囱在冒着青烟,几条土狗在路上追赶着嬉戏,偶尔会有几个上了岁数的老年人在路上走过。

    林沐阳看着眼前的一切,忽然想起当初杨帆的那番真挚的话,为了妹妹和母亲他不怕死,但是死也要死的值得。林沐阳至今还没有忘记在巴格达杨帆为了掩护大家,最后引爆炸药的一瞬间。

    “杨子,你的母亲和妹妹我一定会照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