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假的都是假的

第二章 假的都是假的

罗成注意到了这个男人,三十多岁,身材肥胖,西装笔挺,腋下夹着一个鳄鱼皮包。

    “老同学,我来接你。”男人微笑着想要上前握手被卢芳挡住了。

    “他还没出院,你不能和他接触,如果这时候他出了什么状况你负责吗?”卢芳一脸的严肃。

    男人打了一个哈哈道:“卢护士,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和祁宏是老同学了,是来接他出院了的,你没必要这样吧?”

    卢芳丝毫不给面子,正色道:“我不管你是谁,要接人出去等。”

    说完卢芳就扶着祁宏进了看护区。

    男人耸了耸肩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

    罗成招呼了一声走了过去,主动伸出了手。

    “你好。”

    “你好。”

    两个人礼貌性的握了一下手。

    “你刚刚说你是祁宏的同学?不知道怎么称呼?”罗成问。

    “何伟,祁宏的老同学了,读高中的时候我们还是一个宿舍的呢,对了,你是?”何伟笑着问。

    “哦,我叫罗成,市刑警队的,过来问点事情,我听说祁宏还有家人啊,怎么是你来接他?”罗成迅速岔开了话题。

    何伟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奈的说道:“他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吧,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杀人犯,大家都敬而远之,亲友不来那就只能是我这个老同学过来了,警官我还有事就不和你聊了,先走了啊。”

    卢芳带着祁宏回到了病房里,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高挑女人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了。

    见到这个女人卢芳的态度明显缓和了很多。

    “王医生,你怎么来了?”卢芳主动和对方打招呼。

    王婕妤,一家心理诊所的心理专家,祁宏入院之前就是祁宏的心理医生了,几乎每个月都会来医院几次,传闻这两人关系很暧昧。

    “听说他今天出院所以我特意来看看他。”

    王婕妤看祁宏的眼神明显不一般,她很细心的帮祁宏整理好了衣服,然后又将一部手机塞到了祁宏的口袋里。

    “回去以后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王婕妤面带笑容,一双如水的眸子里写满了不舍。

    “你是谁?”祁宏一脸茫然的看着王婕妤。

    “我是王医生啊,你不记得了?”

    祁宏摇了摇头表示不记得了。

    “哈哈哈,王医生啊,你来的真早啊,你放心,有我在他什么事情也不会有,我已经为他请了最好的康复专家,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能痊愈。”何伟笑着走了进来。

    “你怎么又来了?”卢芳再次皱眉。

    “我说大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王医生能进来我为什么不能啊?讲讲道理好不好?”

    “去去去,办手续去。”卢芳不耐烦的说道。

    “手续我已经办好了,真是的。”面对卢芳的责斥何伟始终保持着笑容。

    “那你去外面等。”

    卢芳下了逐客令何伟只好作罢,而这一幕再次被罗成看见了,他招了招手将何伟叫到了一边。

    刚刚罗成看过何伟的资料,这人和祁宏一样也是悬疑作家,笔名三生,三十五岁,祖籍天津,自幼生活在青州,和祁宏是发小好友更是同学。

    这些年一直都是何伟在打理祁宏的事情,祁宏的住院费生活费都是何伟出的,也是跑的最勤快的人。

    说起祁宏何伟就是一声叹息,非常的难过。

    “哎,我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他可是个作家,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来?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现在家破人亡身败名裂,真是让人痛心,如果他不出事指不定就能成为中国的东野圭吾。”

    “你似乎很确定人就是他杀的?”罗成见缝插针,死死的盯着何伟的眼睛。

    何伟反应过来打了一个哈哈,道:“不可能,他是不可能杀人的,全世界不相信他我都相信他,当然,我更希望你们能够还他的清白。”

    “你打算将他接到哪里去?”罗成又问。

    “当然是我家啊,放心吧,我会照顾他的,他是我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是吗,那以后我可能会经常来打扰你。”罗成道。

    “没事,配合警官是每个公民的义务,理所应当,我比谁都希望你们能够查清这件事情。”

    何伟谈吐自如大方,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豁达,重情重义。

    “听说你现在是祁宏的监护人,应该来过很多次吧,和那个护士应该很熟悉吧?”罗成问。

    “熟悉,她就是故意的,在这种地方呆久了我可以理解。”何伟耸了耸肩有些无语。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人不是他杀的?”罗成又问。

    何伟叹了一口气,道:“因为他们两口子的感情极好,祁宏对她可以说是百依百顺,他是不可能杀周霞的,而且换成是你,你会在宾馆那种公共场所杀人吗?随便找个地方不都比宾馆要隐蔽的多,这不合常理。”

    这也是罗成想不通的,但也未必不可能,何伟所说的是预谋杀人,可还有一种犯罪是激情犯罪,也就说是犯罪只是瞬间了念头,完全就是一时冲动,这也是所有刑事案件中最大的一类。

    十几分钟后王婕妤带着祁宏走出了病房,何伟立刻迎了上去,一路上王婕妤不断的给何伟交代注意事项。

    “他的精神状态不好,绝对不能受刺激,不能对他大吵大叫,另外不要让他看见周霞的一切东西,还有,你们要多陪着他,多和他说话,没事的时候带出去走走……”

    “好,我知道了,放心吧,一切都没有问题。”何伟一口应了下来。

    一行人走出了精神病院,何伟拉开车门将祁宏扶了上去。

    这时候一台奔驰车风驰电掣一般的开了过来,车还没停稳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就快步跑了过来。

    “老同学,我来迟了。”

    这人西装笔挺,皮鞋锃亮,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手腕上的宝石腕表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

    “老雷,你怎么来了?”何伟笑着问。

    罗成看过此人的资料,雷志斌,智邦地产公司的经理,也是祁宏的高中同学。

    “我当然是来接老同学的啊,没想到已经出来了,那太好了,走走走,去我家。”雷志斌说着就握住了祁宏的手使劲儿的摇晃,眼睛里透着一丝伤感,“老同学,还记得我吗?”

    祁宏淡淡的点了点头。

    雷志斌大喜。

    “哈哈,果然是一起开过黑泡过妞的好兄弟,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哈哈哈,好,太好了。”说着雷志斌的眼角就挤出了眼泪,情不自禁的哭了。

    罗成有些感慨,人性冷暖,世态炎凉,虽然不少媒体炒作这个世界道德沦丧了,但好人还是占绝大多数,人性本善,眼前不就是例子吗?

    明知道祁宏涉嫌杀人这些人还如此的热情真是难得。

    何伟一把拉开雷志斌的手,道:“诶,老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先接的人,老同学怎么都该先去我家啊。”

    “对对对,先去你家,咱们一起走。”

    雷志斌摆了摆手连忙坐进了自己的车里。

    “王医生,罗警官,那我们就先走了。”何伟道。

    “慢走。”

    何伟钻进车里发动车子开走了。

    就在这一瞬间祁宏回头了,他看着罗成慢慢的咧开嘴笑了,那笑容是那么的狰狞可怖,他的嘴巴张大的很大,更像是一种嘲弄。

    何伟转过身突然就发现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头正看着他,不对,他的眼神应该是看向远去的祁宏。

    老头的嘴角慢慢上扬,嘿嘿傻笑起来:“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王和国!”不远处的护士一声怒吼。

    “到!”老头噌的就站直了身体,转过了身。

    “首长要用车,中南海!”

    “是!”

    老头提起双手迅速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