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御血宝典

第4章 :御血宝典

站在他旁边的是几个年轻人,正大声为面前的比赛加油,突然感觉身后一阵疾风掠过,无不愕然回头。

    不到五秒的时间内,周枫已扑过五十多米的距离,冲入员工通道,速度之快,实在是难以兄容。

    通道内,那清洁大婶以最快的速度推着清洁车狂奔,已到了体育馆的后门处。

    “站住!”

    周枫一声大喝,速度再提升一个等级,呼吸间扑过近二十米距离,已到清洁大婶身后,一把抓着她胳膊。

    哪知清洁大婶虽惊不乱,一把把车子推了出去,狂喝道:“快接人!”

    后门应声而开,一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戴着口罩,一把接住滑来的车,迅速拖出了后门。

    周枫心叫不妙,正要追过去,那清洁大婶竟一个回身,敏捷地把他死死抱住。

    “滚开!”

    周枫一声沉喝,膝顶狂起,那清洁大婶被他顶在小腹处,一声惨叫飞了出去。

    这位假扮清洁大婶的女人,估计是完蛋了!

    事情紧急,周枫也不得不下重手,他正要追出后门,内息忽然一阵翻涌,登时心知是接连驱动内气的缘故,只得停步,迅速将高速流动的血液降速。

    亏就亏在刚步入“凝血”阶段,他正处于巩固期,原本强大的内气修为根本不能随便使用,可恶!

    过了好几秒,他才恢复了正常,大步追出后门,那口罩男已把清洁车整个抱上一辆已发动的小货车车斗内,大叫:“开车!”

    小货车立刻加速,朝着不远处的大道驶去。

    口罩男一回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周枫,立时眼露凶光,虎吼一声扑了过来。

    只要能缠对方几秒钟,小货车上了大道,任务就成了!

    周枫心知紧急,一声冷哼,再次将体内血液运行的速度提升至高速水平,身体如脱弦之箭疾射而出。

    口罩男从没想到周枫竟然能快到这地步,反应都来不及,已被直接撞上!

    蓬!

    口罩男被直接撞飞,随即重重摔落在地,再没半点动静,估计是死了。

    同一时间,周枫已落到货车车斗上,停了两秒,压下再次翻腾起来的内息,这才揭开了清洁车的盖子。

    里面有个黑色的大塑料袋。

    他伸手摸了一下,登时一愣。

    周枫吓了一跳,忙移开手,把袋子抱了出来,解开后一看,果然陈雨萌正双眼紧闭地躺在里面,但呼吸均匀,双颊微微泛着红晕,显然被迷晕了。

    他松了口气。

    还好她晕了,否则要是被她知道自己摸了她不该摸的地方,那后果不堪设想!

    小货车的司机显然还没发现周枫上了车,开着车转进了体育馆外的环中大道,汇进车流中,迅速离开了体育馆。

    周枫稍做休息,就把陈雨萌从袋子里弄出来,扛上了肩,转身走到车尾。

    车速大概在40迈左右,直接跳下去虽然有点危险,但只要调整好落地的角度,问题应该不大。

    体内的内气再次运转,控制血液流速不断提升。

    假如国安局特别行动员的身份是他的秘密,那这身《御血宝典》的气功修为就是他的超级秘密,这世上除他自己外再没第二个人晓得。

    初三那年,去南疆的那次旅行,至今仍如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

    外人眼中他失踪的一周,并非像他告诉他们那样只是迷了路而已。

    但那不能告诉任何人,那关乎一个承诺。

    血乃人之本。

    “知血而晓根本,融血而得元气,御血而通天理,凝血而明力限,纳血而破玄极,化血归元而至无远弗届。”

    这记载在《御血宝典》那四篇口诀第一页的话,代表着其创造者对“人力”的极致追求,也阐明了御血宝典六层境界。

    最初见到这种莫名其妙的玩意儿时,周枫差点没把这古人智慧结晶给烧了,但后来对里面记载的内容越琢磨,他领悟越多,才知道得到的是多么宝贵的财富。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周枫凝气聚神,正要扛着陈雨萌跳下车,哪知道小货车这时突然急转入一条没人的巷子,随即急刹而停。

    周枫差点被甩下车去,心知司机已经发现自己,立刻转身。

    前面的司机果然跳下了车,手中赫然握着把装好了消音器的枪!

    “放下她!”那司机举枪指着周枫厉喝道。

    周枫心念疾转,把陈雨萌放回车斗内。

    那司机眼中立时闪过一缕异色,手指一扳,连着三枪速射!

    周枫早料到他会开枪,一个侧翻,从车上翻落到地上,人还在地上翻滚时双脚一个疾蹬,身体箭矢般突然改向,扑向那司机。

    那司机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能这么快,大骇下想要后退。

    周枫一声冷笑,人已扑至他身前,一个肩撞,撞在对方胸骨处。

    胸骨碎裂的可怕声音中,那司机不能置信地多退了两步,颓然倒地,圆睁双目,但呼吸已停。

    周枫深吸一口气,稍稍调理了波动的内息,把他的尸体放回了驾驶室内,才对着右腕的电子表一阵操作,送出定位信息,然后才转身把车斗内的陈雨萌抱了下来,迅速离开了现场。

    稍后的现场处理有国安局的人来办,用不着他操心。

    几分钟后,他回到体育馆外,才愕然发觉整个体育馆已经被封锁。刚刚赶来的十多辆军车和近百士兵,荷枪实弹地将体育馆围了个结实,不准任何人进入或者出来。

    躲在对街角落里的周枫大感为难。

    他要这么进去,要不被当作劫匪抓起来审,要不就得被询问救人过程,两者都不是他想要的。

    正犹豫不绝时,扛在肩上的陈雨萌忽然一声嘤咛。

    周枫大吃一惊,知道她马上要醒过来,立刻把她放到墙根处,迅速躲到远处。

    果然,陈雨萌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但出乎他意料地没有站起来,而是茫然坐在墙根下。

    初时周枫还以为她是还没完全清醒,但等了五六分钟,他开始觉得有点不妥了。

    那妞保持着坐姿,一动不动,像傻了一样。

    就在这时,一伙吊儿郎当的年轻人嘻嘻哈哈地从不远处走过来,经过陈雨萌旁边时,一人奇道:“咦?好靓的妞!”

    几个年轻人登时围了上去,个个眼睛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