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赌约

第三章赌约

陈瑜回到教室的时候,正在上课,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数学老师是个很随和的人,特别是对陈瑜这种学习好的学生,因此什么都没问,直接放他回了座位。

    然而早自习的风波还未过去,众多男生一见陈瑜,立刻喧闹起来。

    “瑜哥,怎么处理了?”

    “是啊,没记大过什么的?”

    “不会的,打架才会记大过的。”

    在平时,如果有这种情况,一般都是班长郑伟来处理,站起来吼两句大家就安静了。

    可惜今天的事让他威望大减,先不说学生们会不会像从前一样听他的,就是他自己,也没那个脸站起来说话了。

    陈瑜的座位正好在郑伟后面,路过时,郑伟“不小心”碰到了圆规,正落在他脚边,他看也没看,直接踩了上去。

    郑伟低着头,面无表情道:“抬脚。”说完弯下腰去捡,“陈瑜,你等着,有你后悔的时候。”正在他起身的一瞬间,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他打算找人堵陈瑜一顿,他表哥有个同学,是学修车的,膀大腰圆,平时几个师兄弟经常混在一起,他们的店正好在二中门前不远,曾经还和郑伟打过招呼,有人欺负的话,尽管找他们帮忙。

    陈瑜笑了,根本不怕,直接回了座位,而他这幅样子,落在郑伟眼里,则成了“春风得意”,更加下定决心,要整陈瑜一次。

    之后的几节课,郑伟相当低调,一到课间时间就跑去厕所,快上课了才回来,不和任何人接触。

    而陈瑜则是一直在准备和安彤的见面,在考虑孩子怎么处理的问题。

    关键还是安彤的意思,如果她执意要打掉孩子,那么陈瑜虽然舍不得透视这项异能,但也只有忍痛放弃了。

    时间过得飞快,中午放学后,陈瑜连饭都没吃,就来到了约会圣地——小树林。

    随便找了一处坐下来,点上一根烟,青色的烟雾蒸腾,远处安彤缓步而来。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她白皙的皮肤上,她扎着一个歪马尾,校服上用记号笔画着动漫里的帅哥,下身穿着一条七分牛仔裤,露出一节光洁的小腿,脸上蹬着白色帆布鞋,一身的青春气息。

    看到陈瑜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安彤皱起眉头,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来的还挺早。”

    陈瑜嘿嘿一笑,眼神有些放肆的在她身上打转,论身材,安彤自然比不过席楠那个级别,但是他作为亲手测量过的人,知道安彤也很有料的。

    “你眼睛老实点!”安彤恼怒。

    相比上次和陈瑜的见面和交谈,安彤显得非常不理智。

    陈瑜哈哈一笑:“老熟人了,怕什么,你也别生气,是不是你早就知道咱们俩在一个学校,可是瞒的我好苦。”

    安彤怒目而视,过了一会忽然冷笑道:“说吧,你打算怎么办?”

    正题来了,陈瑜收起玩闹的心思,斟酌着说辞:“主要还是看你,如果你说打掉,我来出钱,如果你有其他想法,那就说出来,咱们商量商量。”

    不知怎么的,今天一看到陈瑜,安彤的火气就蹭蹭往上冒,收都收不住,听了他这番话,不由讽刺道:“别的想法?你倒是说说,我能有什么想法。”

    “说话也别那么冲嘛。”陈瑜叹了口气,“你是什么情况大家心知肚明,我这一两千块钱你也看不上,要背景我又没有背景,按理来说你应该悄悄处理掉孩子,也好过再来找我,但是你偏偏没有那么做,所以你肯定是有点别的想法。”

    陈瑜说的一点也没差,对安彤来说,能用一两千块钱办成的事,还真不叫事,但是这次,她是真的没主意了。

    高中生怀孕绝对算不上光彩,她不敢声张,平日里关系不错的朋友同学也没法一起商量,所以疾病乱投医,她找到了陈瑜。

    “要是能直接打胎,我还用的着找你?”安彤心理非常不爽,觉得自己太倒霉了,本来稀里糊涂的失身给陈瑜,她捏着鼻子认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但是又恰巧中标,她都怀疑老天是不是跟自己做对。

    看着安彤满脸怨气的样子,陈瑜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不能直接打?”

    安彤冷哼一声,突然甩过来一张体检报告单。

    先天子宫壁薄,不适合做人工流产。

    “这是什么意思?不适合做流产?”陈瑜不太理解。

    安彤微微别过头去:“意思就是打胎后,可能、可能会造成不孕不育!”

    “什么?!”陈瑜倒吸了口凉气,这其中意味着什么,他当然知道。

    小的时候,他邻居家的女人,结婚以后四年没生下一儿一女,夫家带着她去医院一查,知道了先天不孕不育,日日毒打,后来女人忍受不住,双方离婚。

    离婚后,夫家把她的情况说了出去,走在街上都会被人指指点点,骂她是下不出蛋的鸡,陈瑜这一帮熊孩子都会有事没事欺负她一下,偷鸡摸狗、半夜砸玻璃都是常有的。

    虽然以安彤的家境,估计不会碰到这种情况,但是肯定会对她以后造成无法估量的影响,毕竟她父母无法庇护她一辈子。

    “你打算怎么办?”陈瑜问道。

    安彤终于忍不住了:“你就没点主意吗?是不是男人啊,什么事都来问我,我要是知道怎么办,还找你干什么?”

    陈瑜苦笑一下,不过转念一想,这未尝不是好事,或许还是彩云仙子故意为之呢?

    如此这般,他倒是豁然开朗:“那就这样吧,偷偷把孩子生下来,以后的事情我来负责,而你呢,身体没了问题,以后是结婚还是百合都随你。”

    安彤一呆,没想到陈瑜竟然会提出这样一个办法,把责任全拦了过去。

    “你确定?”安彤忍不住问道,他觉得陈瑜目的不纯。

    这其中的缘由当然不能和安彤说,于是陈瑜耸耸肩:“那能怎么办?孩子打了虽然省事,但是以后你后悔了,或者你老爹知道了,跑过来报复我,我哪里吃得消。”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安彤撇了眼陈瑜,对他的明智表示赞许,“但是……生?我今年才十八!要是传出去,我就完了。”

    陈瑜想了想,安彤的潜台词分明是怕自己以后拿孩子来要挟她。一念至此也有点不高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怎么那么多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安彤勃然大怒,脸蛋气的通红,好像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咬一口。

    陈瑜也不示弱:“我懒得和你犟,反正决定你自己拿,要是说生,以后孩子就给我,期间的一切事我来想办法,要是打,你就自己去打,就着两条路,随便你。”

    安彤听了噗嗤一声笑了:“你想办法?我住的地方,大学休学的手续,这期间的吃穿用度你都想办法?就凭你在酒店打工的薪水?最后还不是要我来出钱。”

    陈瑜一愣,原来在她的打算里,这些事包括钱的问题,都是由她来出,转念一想,便说:“我知道你家有钱,但是那也不是你赚来的,跟我装什么大款。”

    安彤被激怒了,一边冷笑一边说道:“行,我还有不到一个月就高考了,到时候吃穿用度,都你来负责,你要是男人,到时候就别跟我张嘴!”

    陈瑜一拍大腿:“好!这可是你说的,干脆这样,高考结束之前,我准备好两万块钱,到时候你什么事都听我的,敢不敢赌!”

    安彤也是有脾气的人:“两万?你有两千我就谢天谢地了,要是你输了,到时候就什么事都听我的!”

    陈瑜点点头:“行,那你做好准备吧,放心,到时候我不会让你陪睡什么的。”

    这人也太不要脸了!安彤气的咬牙切齿,脸蛋通红,瞪着陈瑜,好半天才道:“要是你输了,我可不会客气,先准备在学校里裸奔一圈吧!”

    安彤扔下狠话就走了,陈瑜感叹了一下自己娴熟的激将法,随即又头疼起来。

    要瞒着安彤家里休学,而且是至少半学期,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话说回来,如果是正常情侣,有一定的感情,碰巧没做好防御措施而中标,偏偏孩子又不能打掉,那么告诉了父母,大概就让两个孩子在一起了,乱七八糟的麻烦事都由父母去处理了。

    但是陈瑜和安彤偏偏没感情,甚至是可以说根本算不上认识,却稀里糊涂的变成了这样,若非是陈瑜知道彩云仙子的事,他都没办法接受。

    随后陈瑜又规划了一番安彤的暑假,譬如在哪里租房子啦,孕期必备的东西啦,需要花费多少钱之类的。

    他独自一人生活这几年,知道这件事绝对不会那么容易,没钱一切都是空谈。

    换句话说,如果现在陈瑜有十个亿,他敢直接跑到安彤家里,说明事实。

    不过好在如今透视异能在身,赚钱的方法也多了许多。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陈瑜一直记在心里,以前一直觉得和安彤从此陌路,也就没深究,目前两人在同一战线,不搞清楚,始终放心不下。

    当初他能和安彤有一夜露水情缘,还是因为安彤被下了药,但是下药那个人究竟是谁呢?能在金碧辉煌大酒店暗中动这种手脚,肯定是非富即贵,而安彤被送到客房的事,也一定是这个人指使的。

    但是后来陈瑜也悄悄注意过,他离开之后,并没有人去过安彤的房间,这又有些不合理了。

    思来想去,也没个结果,他本想直接问安彤,但是想了想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说不定是个机会,他没交过女朋友,也没追过女生,自然不懂得如何讨女人欢心,但是如果能给安彤出一口气,或许两人的关系能好转一些。

    安彤的滋味,到今天他都无法忘记,想到妙处,不禁嘿嘿笑出了声。

    等陈瑜回过神来,学校里已经快没人了,他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哼着小曲去觅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