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演戏

第五章演戏

“如果我有透视眼就爽了,天天上大街透视美女。”

    “楼上没出息,如果我有透视眼,就去扫荡刮刮乐,嘿嘿。”

    “刮刮乐每次都中,太引人注意了吧。”

    “刮刮乐奖太小了,赌石才比较爽!”

    “要是我就去当医生,给美女看病。”

    “去盗墓多爽!要不去勘探金矿!”

    网上杂七杂八的东西很多,陈瑜看了一会觉得很无语,大多数东西对自己来说,根本不适用。

    比如说给人看病,他根本不懂医学,而且天天透视人体,骨头啊内脏什么的,以后变成性冷淡怎么办?

    当警察也是一样,虽然透视很有用,但是每天只有十分钟,还是算了吧。

    至于勘探矿,就算找到了他也没钱开采。

    说来说去,也就是刮刮乐和赌石这类东西,需要的透视时间短,见效又快。

    其中刮刮乐虽然方便,但是的确有一定的风险,陈瑜曾经看到过一则报道,松南市一个小伙中了大奖,结果没到半个月就被抢劫了。

    至于赌石,陈瑜不太懂,于是继续在千度上搜索。

    连续看了几个解石视频之后,陈瑜心中大概有了数,这的确是个一本万利,而且为他量身定做的发财道路。

    虽然赌石的成本不少,但是对于陈瑜来说,根本不会出现亏本的情况,只要筹足初期资金,就可以去赌石市场“取钱”了!

    百万、千万甚至是上亿都不在话下,这么想一想,陈瑜不禁热学沸腾,只是可惜了透视每天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次日,星期六。

    松南市二中的规律是,周六没有早自习,只有上午四节课,然后是持续一天半的假期。

    今天的郑伟格外嚣张,在班里颐气指使,大多数同学碍于他打小报告的习惯以及班长的身份,也都捏着鼻子认了,实际上心里不知道怎么烦他呢。

    第一节可下来,老七来到陈瑜边上道:“瑜哥,郑伟那小子我怎么看怎么不爽,你说咋办?”

    老七和陈瑜的关系相当不错,陈瑜对他也没瞒着:“再忍他一上午,我就让他好看!”

    老七听了特别来劲:“哎瑜哥,快说说,你想怎么弄他?”

    陈瑜还没开口,郑伟的公鸭嗓先响起来了。

    “陈瑜,你过来,去把垃圾桶倒了!”

    今天陈瑜本不是值日生,相反,值日的是郑伟,他站在这样一喊,意思不言而喻。

    老七听了直接站起来了,嘀咕着:“真是给他点脸了,我要不收拾收拾他……”

    “哎哎哎,别冲动,不用理他,看他怎么收场。”陈瑜让老七重新坐下,就当什么样没发生。

    这下郑伟脸上挂不住了,他指挥人家,人家好像没听到,全班的目光此刻都聚集了过来,他要是现在怂了,以后就不用混了。

    又喊了两声,陈瑜还是不理他,趴在桌子上,郑伟沉下脸,走了过去拍了拍陈瑜肩膀道:“让你去倒垃圾,你没听到啊?!”

    陈瑜看了看他搭在自己肩膀的手,道:“爪子拿开,别弄脏了我的衣服,谁知道你上节课是不是又看小电影了,说不定整了一手,哎呀我去,不说了,恶心得慌。”

    “哈哈哈哈。”老七在一旁笑的不行,跟着全班都笑了。

    郑伟咬着牙,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恨恨道:“行,中午你别跑哈,不然你不姓陈的。”

    陈瑜微微一笑:“怎么?班长大人找了哪个厉害人物?打算修理我?”

    郑伟恨恨点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傻逼。”陈瑜说完,继续和老七聊天,懒得理郑伟。

    第二节课上课,陈瑜悄悄抬头,用透视眼,像楼上看去。

    他们班的正上方,正好是副校长席楠的办公室。

    本来席楠周六是不上班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周的周六她都会来学校呆上半天,几年如一日,敬业到了极点。

    今天的席楠穿着一样正式,黑色的女式西装勾勒出玲珑的身材,此时正戴一副眼镜看书呢,充满了OL诱惑的感觉。

    陈瑜心中龌龊一起,什么道德都抛到脑后去了,透视眼直接看过去,顿时就再难移开了。

    衣衫一层一层变成透明,只剩下黑色的内衣,配合着席楠雪白的肌肤,极具视觉冲击力,想不到她竟然保养的这么好,简直不像是三十出头的女人!

    而且小腹平整,没有疤痕,估计是没生过孩子?据说穿黑色内衣的女人都很闷骚,靠,这女人不会是婚后生活不幸福吧!

    一念至此,再看席楠手里拿的书,竟然是一本言情小说!

    陈瑜晕了,心理不可控制的yy了起来,两分钟后,他赶紧摇了摇头,驱散了那些念头,那可是校长啊,这么想简直……太让人性奋了!

    幸好醒悟的早,不然透视眼的时间都要浪费掉了。

    时间来到中午,下课铃一打,郑伟就火急火燎的冲出了教室,估计是去王全那了。

    陈瑜却不着急,先是在教室里慢腾腾的收拾着东西,等班级里基本没人了,才慢悠悠的走出教学楼。

    他在等一个重要人物——席楠。

    因为有透视眼,所以他可以随时监看席楠的动向,而且根据平常的判断,十二点一到,教学楼就要锁门了,那时候席楠肯定会出来的。

    先去了个厕所,随后在小树林抽了跟烟,才望见席楠从教学楼慢悠悠的走出来。

    陈瑜精神一震,坑人这种事做起来还是非常爽的,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

    实际上郑伟对他来说,实在是小角色,收拾起来没什么难度,但是他找了王全帮忙,如果真打起来,有了仇,你堵我、我阴你,真的是没完没了,所以陈瑜干脆收买了王全,联合起来坑郑伟一把。

    于是乎,在陈瑜的安排下,他和席楠在校门口偶遇了。

    “中午好啊校长。”陈瑜仿佛乖学生一般打了招呼,不请自便的走到了席楠身边,闻了一口她身上的清香,再联想用透视看到的画面,不禁心神一荡。

    席楠没多心,和陈瑜并排走着道:“怎么这么晚才走?”

    “这个嘛……”陈瑜有些欲言又止。

    经过一次的交流,席楠大概清楚陈瑜是什么样的性格,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好奇:“怎么了?”

    陈瑜还未答话,迎面便走来两个人,为首的正是穿着背心大裤衩的王全,他叼着烟,吊儿郎当道:“陈瑜吧,你跟我过来。”

    席楠回头看了看,这才离开学校大门不到五十米,这些地痞流氓也太嚣张,同时又有点诧异,陈瑜竟然会被这种人欺负。

    不过事情让她碰上了,陈瑜也好,其他学生也罢,她不能不管。

    这般想着,席楠的眼神顿时凌厉起来:“你们是什么人?找陈瑜有什么事?”

    王全抽了口烟,道:“一点私事,美女别管了哈。”说完伸手就去抓陈瑜。

    席楠是副校长,平日里养尊处优,在二中高高在上,自然不认识王全这个修车匠,眼看要动起手来,就要制止。

    陈瑜看了顿时吓了一跳,暗骂王全莽撞,怕真伤着席楠,于是提前一步伸手隔开了王全,随后转身就跑。

    王全二人紧追不舍,一路叫骂着追了过去。

    席楠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有自己在这,只要表明了校长身份,再报警吓唬一番,陈瑜还怕会挨打?

    就这么跑了,她穿着高跟鞋,肯定是追不上的,这可怎么办,总不能眼看着陈瑜挨打。

    报警或者回学校叫保安吧,时间来不及,最后咬了咬牙,出于职业道德,也得追上去。

    就在她追过去的同时,路边一个小伙拨通了电话:“全哥,那个老师追过去了,哎行,我跟着呢,上去帮她?放心吧全哥”。”他正是王全的另一个朋友。

    穿梭在小路上,席楠跟着叫骂声一路急行,偶尔还能听到陈瑜的一两声叫喊,确定着他的安全。

    就在此时,一个热心的小伙左右张望的小伙迎面走了过来,一脸好奇的样子,就差在脑门写着快找我帮忙了。

    席楠仿佛看到了救星,焦急的请求帮忙:“快快,前面有人打架,被打的是我学生!!”

    小伙一听,跟打了鸡血一样:“什么?我过去看看!”说完,甩开膀子就追了过去。

    转过一个街口,陈瑜王全三人正在那气喘吁吁的抽烟呢,时不时叫上两声,装作战斗很激烈的样子,然后快速转移。

    小伙一边打眼色,一边大喊一声:“给我住手!!”随后跑过来道:“全哥,快走吧,那女的过来了。”

    陈瑜听了赶紧撕扯了几下衣服,让自己看起来有些狼狈,又往身上拍了点土,随手捡起一块转头:“走吧王哥,你在店里等着就行了。”

    事到如今,王全反而犹豫了:“真不能有事?刚才那个老师不会报警吧?”他一个修车的,校长都不认识,更别说席楠还是个副的。

    “走吧,我保你没事!”陈瑜推了两下,暗骂真是胆小。

    随后不到一分钟,席楠便赶了过来,看陈瑜虽然脸红脖子粗的喘着粗气,样子也颇为狼狈,但是没见血,好好站着呢,才送了口气。

    于此同时,王全终究是放心不下,违背计划,给郑伟打了电话:“老弟,这次点子背,又叫老师碰上了,我现在在街口呢,你过来吧,正好咱们一起吃饭去。”这里正是去他店的必经之路,肯定能在这碰到陈瑜。

    郑伟虽然有些失望,也并未怀疑,屁颠屁颠的过来了,却只看到俩人,不由疑惑道:“怎么少了一个?”

    王全拍了拍他道:“没事,跑散了,在这等他一会。”

    郑伟点点头,也没多问,舔着脸道:“全哥,给我跟烟,我也想学学,看你们抽烟真酷!”

    王全看了看他,把烟递了过去,心里替他默哀,小老弟,这可是你自己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