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异界

第1章 异界

江浔死了。

    她飘在半空中看到‘她’的尸体被蜂拥而来的丧尸撕成碎片,连变成丧尸的机会都没有就变成了一滩烂肉血沫。(本文不是末世文不是末世文不是末世文!!!)

    虽然如此,江浔还是露出了解脱的笑,末世十年,她活着就和底下的丧尸没两样,整天浑浑噩噩从头至尾想着的只有一件事。

    活下去!

    尽管每天都痛苦的活着,可是江浔知道,她怕死,就和末世里的所有人都一样,憎恨活着却又畏惧死去。

    为此,丧尸的血,人类的血,她不知沾染了几何。

    即便最后她是被队伍里的人害死的,可是江浔却一点也不怨恨,在末世里,你杀我,我害你早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似乎已经刻入了骨子里,有时候仅仅是为了一点点的食物,或者,纯粹看你不顺眼。

    就在江浔疑惑她怎么还有意识的时候,她又看到一颗灰绿色的珠子从慌乱逃跑的队伍里冲天而起,向她携裹而来。

    最后一抹意识消失前,她看到一道模糊的身影从基地里疯狂的窜出来,对着她消失的方向嘶吼咆哮着,双眼赤红,周身肆虐的异能瞬间杀光了队伍里的所有人。

    ……

    江浔从床上爬起来还是有些不习惯,她来到这个平行世界已经有一个星期了,从刚开始的震惊茫然欣喜,到现在的慢慢适应,这是一个没有丧尸,没有各种凶残的变异兽变异植物的世界。

    和她末世前的现代社会差不多。

    “小浔,小敏起来吃饭啦!”

    张荣略带鼻音的声音传来,屋里没窗,江浔在昏暗的房间中准确拽到细细的电灯线,晕黄色的光线照亮了这个阴暗潮湿的房间。

    躺在床里面的江敏轻嗯了声又翻了个身很没形象的趴睡在床上。

    江浔不紧不慢的将毛衣毛裤套在身上,又将颜色暗淡却干净暖和的棉衣棉裤穿了起来。

    原身也叫江浔,比较内向敏感,还有一些自卑,张荣,也就是原身的妈妈为了生儿子,所以从小将江浔放在了外婆家,这一待就是十二年,直到小学毕业才将江浔接回来。

    而之后江浔上初中便开始了寄宿生的生活,这也就导致了江浔面对亲情有些淡漠,张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原身有愧疚,所以对原身很呵护,这也让原身在面对张荣的时候有些不知所措。

    原身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弟弟,妹妹只比原身小一岁。

    一家住在乡下农村里,在这个农村普遍都盖上小楼房的年代里,原身家只有三间大瓦房以及一间破旧的厨房,三间瓦房一间是张荣的卧室,还有三岁的小弟江旭也住在里面,中间一间是吃饭洗溯的地方,剩下的一间被一个破旧的大柜子隔成两个小隔间,里间没有窗户的一间成了姐妹两的卧室,外间则用来盛放粮食。

    张荣浓重的鼻音带着一些咳嗽的声音从外间传来,江浔皱了皱眉。

    张荣的肾有很大的毛病,做不得重活,之前看病花去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病没有看好,还欠了一些外债,只能拿些药在家吃着,三个孩子的学费,张荣吃药的钱,一家子五口的生活负担全都压在江学,也就是江爸的身上。

    江学在工地上做模板工,一个月好一点有五六千的工资,这还是天天有活做的情况,如果遇到多雨的季节,一个月能拿到三四千就不错了,为了多拿点工资,过年的时候江学都没有回来。

    江学长期在外,张荣一个人在家照顾着三个孩子,原身已经十八岁,正上高三,如今正放寒假,再上几个月的学校就该毕业了,原身成绩不是很好,所以早就打定主意毕业后如果考不上大学就出去打工减轻江学的负担。

    然而万事都有意外,一觉醒来,江浔还是江浔,可是‘她’却不是她了。

    对此江浔并没有多少感慨,末世十年早就将她的怜悯磨灭的所剩无几,你不要指望成天在各种怪物嘴里抢食的人能有多少善心,她想继续活着,仅此而已。

    将冰冷的鞋子套在脚上,江浔打量着这间阴暗的卧室,这里跟末世比起来已经是天堂了。

    薄薄的木板门被打开,刺骨的寒风钻进脖子里,江浔打了盆温水洗脸刷牙,张荣正将昨晚的刷锅水混着饲料搅拌喂鸡。

    快速的洗漱完,江浔走到张荣身边,看到她的头上已经染上了一些冰霜,一米六五的江浔快要比她高半个头了。

    “妈,我来吧。”

    “呦,这段时间咋的这么勤快了!”张荣将木棍递给江浔笑道。

    江浔接过木棍有些生涩的搅拌。

    既然占了原身的身体,江浔也要想办法改善原身的家庭情况,江浔相信因果循环,原身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那么原身的家人就成了她的责任。

    “小浔,你咋的了。”张荣看着默不作声的江浔奇怪的询问。

    江浔摇了摇头:“妈,你是不是感冒了。”

    “你妈身体好着呢,只是有点鼻窦炎,这天气一冷啊鼻子就不通气。”

    张荣捏了捏鼻子又重重的嗅了嗅,鼻音更加的重了。

    江浔了然,张荣一生辛劳,大病有,小病也有一堆,才四十出头的人头发已经斑白,从来舍不得花钱保养的脸上更是布满了皱纹,再加上长期吃药的原因,身体有些肿胖,看起来倒像五六十岁的人。

    “妈,你先回屋吧,我去把鸡给喂了。”

    江浔搅了搅塑料桶,里面的鸡食已经搅好。

    “那好,你去喂鸡,我去喊你妹妹和弟弟起来吃饭。”张荣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朝着屋里走去。

    江浔提着桶走出院子大门向外面的鸡网走去,鸡圈在大瓦房和厨房之间的行道里,墙外面围着一圈鸡网,鸡圈里有一个不大的洞口通向外面的鸡网,白天的时候将洞口打开,鸡就待在鸡网里。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微弱的阳光透过云层洒落下来,没有多少温度。

    原身的家在村子的最外边,旁边就是大片大片的田地,整个村子里并没有多少人,十户九空,大部分的人都出去打工或者搬迁出去了,留下来的都是些老幼妇孺。

    饭桌上,江敏递了一个馒头给江浔,笑嘻嘻的说着些有趣的话题,张荣皆是笑着应着,江旭睡眼惺忪的啃着馒头,就好像一只小仓鼠一样,白白胖胖的脸上还有睡觉时垫出的红红的印痕。

    直到江敏一连递了三个大馒头给江浔才发觉奇怪。

    “姐,你最近好能吃啊!”

    江浔:呵呵哒……

    “姐,你还有三天就开学了,寒假作业做完没,我看你这一个星期都没有动呢。”

    饭后许久,江敏看着正在做奇怪姿势的江浔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江浔虽然成绩不上不下,可是作业却从来都按时完成,江敏看到江浔的作业到这时候还空着一大半,这可不像她的风格。

    江浔炼体的动作一顿,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龟裂。

    “寒假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