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一样

第3章 不一样

“哎,姐,我发现你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饭桌上,江敏哪壶不开提哪壶,张荣也好奇的向着江浔打量着,江浔夹菜的手顿了一下,随后又恢复正常。

    “是吗?哪里不一样了。”

    江敏认真的又打量了江浔一番,随后恍然大悟般惊讶道:“姐,你忽然变得漂亮了好多。”

    “是吧?妈。”

    “呦,还真是,皮肤也变好了,小敏不说我都没有发现。”张荣目不转睛的盯着江浔的脸点头应道。

    江浔伸手摸了摸脸,无语道:“妈,哪有小敏说的那么夸张,只是在家这段时间吃好喝好,就连睡觉都能睡到自然醒,皮肤当然变好啦,皮肤好了人看着也精神了。”

    “也是哦。”张荣没有多想又点了点头。

    “哎,我什么时候能有你这样白的皮肤啊。”江敏撅着嘴巴有些羡慕。

    江敏五官精致,活泼可爱,皮肤却略黑,所以对江浔白皙的皮肤异常羡慕。

    江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江敏这话已经说了不下一百遍了,可是她依旧玩归玩,一点也不在乎皮肤会不会被晒黑,每天玩的乐乐呵呵的。

    下午张荣将江浔送到小镇街上,照例给了两百块钱,这是江浔两个星期的伙食费加生活费。

    江浔的学校在县城里,每隔两个星期才有两天的假期。

    花了八块钱坐上公交车,一个小时后,江浔在县城里的万发超市下了车,万发超市是全国大型连锁超市,距离江浔的学校有三四里远,超市的门口有许多三轮车,花个几块钱就能够将你送到目的地,每每学生上学下学的时候就是这些三轮车活跃的时候。

    坐三轮车从超市到学校需要四块钱,往往江浔并不舍得花这些钱,都是走路去学校的,如今江浔更加不需要了,三四里的路程对她来说非常平常。

    江浔来的比较早,四点钟才开始到班级点名,此刻刚刚一点多钟,但是宿舍里的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并不是他们有多么眷念学校,实在是作业太多,大家都在抄作业呢,一个个的趴在床上奋笔疾书,根本没有空理会江浔。

    江浔将行李收拾好就出了校门往对面的澡堂走去,学校对面有各种各样的门市,澡堂也有一家,只需要三块钱就能洗个澡,不带擦背的,已经很便宜了。

    花了三块钱,江浔进入澡堂后将衣服换下来,随后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瓶凝露,凝露喝下后江浔并没有像上午喝的时候浑身热的出汗,只是感到身体有些暖洋洋的,随即轻盈了许多,也没有出汗。

    江浔知道她身体内的杂质差不多已经排干净了,将身上冲洗干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样子并没有变多少,可是整个人就是不一样了,明眸皓齿,肤若凝脂,一双长腿站的笔直,湿了水的头发带起一丝雾气,让镜中人的双眼氤氲着丝丝魅惑。

    这具身体和她末世时候的身体约有七八分像,这也是为什么她如此钟爱这具身体的原因。

    洗完澡后江浔进了理发店,花了十块钱准备将一头长发剪成及肩短发,理发师抚摸着乌黑秀丽的长发直惋惜。

    “哎,可惜了这么好的头发,美女你真要剪啊!”

    江浔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以后她可能会留长发,但绝不是现在,末世十年她恨不得将一头的头发剃光,不是不喜欢,只是想要活着,长发在末世几乎是要命的存在,所以不得已而为之。

    一个习惯维持了十年,使得江浔有些不适应这么长的头发,睡觉的时候怎么都觉得一头头发很不舒服,走路的时候马尾轻微摆动,总让她感觉附近有异兽出没,这让江浔的神经都有些绷紧,虽然她一再告诫自己这已经不是末世,但是刻印在灵魂中的本能总让她时刻警惕着。

    再这样下去,江浔都要怀疑自己会不会被搞得精分了,就算剪了短发她都要适应一段时间。

    如墨的长发被一缕缕剪下,江浔注视着镜子中的人的似乎在一点点的改变,和长发的时候倒是有了些不同。

    及肩的短发,整齐的校服,让江浔多了一些朝气。

    江浔看了眼手腕上廉价的手表,此时差不多三点钟,离点名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江浔寻思着时间,随后向不远处的药店走去。

    由于这四周有不少小区,所以这家药店还是蛮大的,不仅有西药,也有许多中药材。

    江浔计算了下身上的钱,除去车费,洗澡,剪发,还有一百七十九块钱,这点钱根本就不够。

    叹了口气,江浔还是走进了药店里,花了一百一十九块钱买了一些廉价的中药材,让药店给磨成了粉末,此时手里还剩下六十块钱。

    钱是王八蛋,让人又恨又爱。

    即便如此,江浔走出药店后又去买了二十个半个手掌大的瓷瓶和一些零碎的东西。此刻,江浔手里仅剩的六十块钱也宣布告罄。

    身无分文的江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在取款机上提了三百块钱,卡里还有四百五十块钱。

    当然,这些钱是江浔一个学期存下来的,至于怎么存的,当然是……妹的,上个学期的贫困补助。

    一个学期七百五十块钱,江浔一直收在卡里没舍得用,张荣也没开口要,如今倒是便宜了她了。

    买了一堆东西后江浔快速往学校跑去,此刻宿舍里已经没有一人,江浔拎着一个袋子,背着个小背包就往教室跑,背包里面放着剩下的十八瓶凝露,还有寒假作业和一些零碎的东西。

    江浔是个文科生,到教室的时候,班主任已经坐在教室里,各科课代表急吼吼的在收试卷,整个教室乱哄哄的。

    江浔将作业都交了后注意到身旁审视的目光,江浔转头看去。

    那是她的同桌孙双双,同样有些自卑却爱使小性子,每次两人闹矛盾都是江浔先服软,不管是谁的过错,有时候孙双双心情不好就会对江浔爱睬不睬的。

    此刻孙双双正一瞬不瞬的看着江浔,同时伸出手准备摸向江浔的脸上。

    江浔皱了皱眉,打开了她的手。

    “江浔,你干嘛?”

    孙双双揉着手怒问着江浔。

    江浔面无表情:“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脸。”

    “切,你以为我想碰啊,我就是看你好像变得不一样了想确认一下而已。”

    孙双双趴在桌子上有些酸酸的嘀咕着,还像平常一样等着江浔先服软,她都想好了一会儿要好好的晾江浔一段时间,可惜直到快下课了也没见江浔跟她服软,气的她重重的哼了一声又扭过头趴向另一边。

    江浔注意到孙双双的小动作却没有理会,她已经不是从前的江浔了,这些小姑娘之间卑微的友谊她实在玩不来,有序的将书桌上的书本整理好,却敏锐的察觉到身后的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