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毒龙草

第5章 毒龙草

当然,她也只是愣了一下而已,就急急忙忙抢过来,然后和一堆衣服塞在一起,丢到洗衣机里面。慕菡蕾脸色大窘

    秦冥虽然是学生,他应该看得出来吧?不过看他一脸纯真好奇的样子,又好像看不出来一样。

    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他还没见过。

    “好了,开始补课!”

    简单整理完之后,慕菡蕾恢复了教师的威严,拿开课本,就一些难题给他进行讲解,不过她不敢讲得太深入,她怕秦冥无法理解。

    她是英语老师,英语功底很厉害,尤其是对英语高考体型有过深入的研究,所以即便她讲得相对较浅,对普通学生来说已经是难得的财富了。

    才听了一会儿,秦冥就被她的声音深深的吸引了,她一步步引导秦冥,让他甘愿进入知识殿堂,这点让他感到佩服不已。

    一人讲解一人听,两个人都各自入了迷,身子也慢慢靠近了许多。慕菡蕾的长发总是不经意间掠过秦冥的鼻尖,留下淡淡的清香。

    “非礼勿听非礼勿视,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他狠狠闭上眼睛轻轻呢喃。

    “你念什么呢?”

    慕菡蕾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异样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走光了,俏脸微红,连忙坐正了身子。

    “哼,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小色狼!”

    慕菡蕾像堵气的小女生一样轻哼道,让秦冥脸色大窘,又不好反驳。只是觉得很无辜,要不是你那么诱惑,我会守不住心头明镜吗?

    看着秦冥尴尬的样子,她倒觉得很是好玩,很快她又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就像撒娇的小女生一样,不由吓了一跳。

    平时端庄威仪的自己怎么在他面前就老是闹笑话?而且他好像很聪明,没传说中那么不堪啊?

    她偷偷看向眼前的少年,只觉得他双眸明亮有神气,却又不失纯真,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很是吸引人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地去靠近他。

    他虽然着装普通,但是这种波澜不惊中又带点出尘的气息,还是让人不由侧目。不过她又被自己吓了一跳,怎么能对自己的学生有这种感觉呢?

    “秦冥,最后一次的模拟考试,你可要争气了,别辜负我对你的栽培啊!”

    为了缓和尴尬,她转移话题。

    秦冥点点头,寻思着:“那我考第一怎么样?”

    “说什么大话呢,你这份心老师领了,不过以你现在的程度别说第一了,年级前五十都进不去!”

    慕菡蕾撇撇嘴,显然把秦冥的话当成是逗她开心的了。秦冥微微一笑,却也没说什么,这时慕菡蕾忽然痛苦地“哎哟”叫了一声。

    她捂着左大腿,痛苦地半边身子都躺在沙发上,头垫着秦冥的膝盖。秦冥被她的样子吓到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师,你生病了?我懂些医术,让我帮你看看吧!”

    “不用了不用了,待会儿就好了……”

    慕菡蕾连连摆手,伤口的地方太隐秘了,怎么能给他看见?不过伤口顿时又一阵抽痛,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根本说不出话来。

    她脸都疼白了,秦冥也顾不得那么多,双手用力竟然轻易将牛仔裤给撕开了,白皙的大腿好像泛着莹莹白光一样。

    不过他没心思欣赏,因为腿上的伤口触目惊心,巴掌大的黑斑已经让皮肤有些溃烂,而且还散发着丝丝黑气。

    “毒龙草之毒!”

    秦冥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这黑气只有修真之人才可以看到,普通人察觉不到。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她这竟然是中了毒龙草的毒了!

    毒龙草是一种修真界中的灵药,只不过却是一种毒药,有剧毒,就算是炼气期的修士被刺到了,也会痛不欲生,不出半个月铁定身死道消!

    如果凡人中了毒,活不过十天!

    看慕菡蕾的模样,已经大概五、六天了,如果近期不把毒给解了,她必死无疑!

    “糟糕了,我的修为还太低,无法炼制出解药啊!”

    他急得满头大汗,解毒需要“百灵丹”,这是一种普通的解毒丹,要是以前的话他连看都看不上,可是现在实力没上去,材料又没有,他怎么炼制?

    秦冥赶紧用手指在黑斑边缘点了几次,灵力灌注其中,就构成了一个淡淡的光阵,把黑气都封锁在里面。

    这是治标不治本的,仅仅是延长她三天的生命而已。

    “啊……”

    慕菡蕾发出一声娇吟,扶着脑袋,眼眶中全是泪水。她感觉大腿不痛了,很是惊讶,明显是秦冥救了她。

    “幸好有你陪我,替我急救了一下……”她以为秦冥只是用了一些急救的手法让她好转,况且她心里也并不觉得这伤有多重,除了发作时很疼而已。

    秦冥面容很是严肃,地盯着她,让她有些不自在,好像浑身上下都被看光了一样,“怎……怎么了?”

    苍白的脸庞有些无力,慕菡蕾楚楚可怜的问道。

    “你的伤是怎么来的?”秦冥冷冷道。

    慕菡蕾愣了,她的学生竟然敢这样跟她说话?要是平时,她肯定不会给他好脸色,但是今日不知为何,他严肃的样子和强硬的语气反而给了她一种依靠。

    她似委屈地低下头,轻声道:“前几天去郊外的时候不小心被树枝刮伤了吧,没什么大碍……”

    “没什么大碍?如果今天没有我的话,都不知道你能不能撑到明天你知道吗?”

    秦冥没来由地愤怒起来,他像一只狮子一样低吼咆哮。慕菡蕾贝齿轻咬嘴唇,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

    “没那么严重……”

    似是为了平息秦冥的怒火,她强颜欢笑安慰道。随即觉得不对,凭什么自己要解释?自己受什么伤,关他什么事?

    想到这里,她小脸一板,干脆就不说话了。看着她脾气上来了,秦冥也让自己平静下来,认真解释:“你不是小伤,而是致命伤!”

    慕菡蕾的倔脾气上来了,别过脸去根本不听他讲,可是看到他对自己那么关心的模样,心里却又甜滋滋的,这是很难形容的感觉。

    秦冥无奈,只能抓住她肩膀扳正她身体,极其严肃道:“慕老师,你相信我吗?”

    看着他认真的神情,慕菡蕾点点头。虽然他们交流只有那么几次,可她就是愿意相信他。这时,她也意识到他不是在开玩笑,事情真的很严重了。

    “现在只有我能救你,而且越快越好,我需要你把我带去受伤的那个地方!”

    对不精通炼药的人来说,毒龙草是毒药,可是对他来说,完全可以利用他炼制灵丹,然后用于修炼。

    有了毒龙草,他就可以突破,炼制百灵丹也更有把握!

    “可是那里不容易下去,我先去医院看一看吧!”

    她当然相信秦冥说伤势严重,可是要说到只有他才能救她的话,未免有些夸张了吧?

    她就有一位私人医生,医术就很好,开的药也能让她缓解疼痛。她觉得不需要让秦冥去冒这个险也可以。

    没想到秦冥根本不听,“医院是没有办法的,不管你信不信,总之一定要带我去那里!”

    她被他严肃的样子吓了一跳,心头微怒,觉得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说话?不过最后还是乖乖地点头,“那是郊外春平崖上发生的,要一些装备才可以下去。”

    她本身喜欢养一些奇花异草,那天兴致来了,就下到崖边采摘,结果大腿不小心被划伤了。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回来之后,伤口化黑,越来越严重。

    秦冥不想浪费力气,现在就准备装备,慕菡蕾见他态度坚决,当然只能随他了。

    春平崖是江州市最险峻的一处悬崖,除了一些寻求刺激的人之外,基本没人去。两人驱车来到这里之后,就把装备固定好,秦冥要亲自下去看一看。

    按照慕菡蕾的指点,他一边慢慢下降,一边留意沿途风景花草。当下降大概一百米之后,他终于眼睛一亮,因为下方有淡薄的灵气传了出来!

    他赶紧低头看去,一株通体黑色,其貌不扬,但却给人一种颇为狰狞之感的怪草让他颇为激动。

    “没错,这就是毒龙草了!”

    他双腿一蹬,整个人荡了出去,他放出一截绳子让自己再次下降。就快到毒龙草的位置的时候,他却突然脸色一变,急急地停了下来。

    “竟然有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