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玄武灵皇经

第二章玄武灵皇经

夜色浓郁,云寂独自盘坐在床上,迫不及待的利用神识感知着那尊玄武大帝的武魂。

    在神武世界,武魂就意味着生存之本,想要踏足武道,就必须以神魂炼化妖灵,这样才可以吸收灵气,衍化灵力,继而修炼武经,激发武魂天赋。

    而妖灵即是妖兽的元神精魄,这里乃是妖兽纵横的世界,它们的精魄异常强大,血脉中更是流淌着难以想象的天赋异能,而对于武道强者来说,神魂如樊笼,将妖兽精魄炼化之后,就有机会觉醒武魂,激发无限潜能,配合武经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武魂的强弱,决定了武道强者的等级,在神武大陆中分为武者、武宗、武尊、武皇、武圣、武帝、武神、武祖,每个等级有三阶之分。

    “这副肉体实在太弱了,要不是玄武大帝的武魂觉醒,只怕连武者都不是。”云寂那清秀的脸容上细眉微蹙,要知道他当年可是武神级的强者,纵横八荒,罕逢敌手,在炼化玄武大帝之前,所拥有的武魂乃是一条“天策真龙”,虽然不及四灵之一的青龙大帝,却也是罕见的顶级妖兽了。

    至于妖兽的级别,从低到高依次是元灵小妖、无生大妖、九转妖王、无极妖仙、修罗魔将、先天魔皇、不朽魔尊、无上魔帝,实力几乎与武道强者的级别对等,四灵即是无上魔帝的级别。

    眼下,首先要做的就是利用武魂来改善肉体,否则别说是修炼武经,只怕过上几十年,寿元都会耗尽。

    云寂凝神静气,很快就感觉到了存在于虚空之中的游离能量,仿佛被武魂召唤而来,汇聚于丹田之中,被快速吸纳。

    这种能量即是灵气。

    “比起那个时代,这里的灵气居然稀薄了这么多。”云寂目光微敛,其实这种变化也是必然的,时下武道兴盛,天底下的灵气消耗的非常之快,再加上各大门宗都在耗费重金建造聚灵法阵,将灵气聚集汇拢,导致周边地域的灵气储备已经相当稀薄,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挤破脑袋想要进入门宗去修炼。

    此刻,丹田之中,灵气凝聚,玄武大帝吸收的很快,原本黯淡的魂体渐渐明亮起来。

    与此同时,一道道玄青色气流从那魂体之中弥漫而出,贯彻全身,流淌在四肢百骸之中。

    云寂浑身震颤不已,只觉得每个瞬息,皮骨、经脉、脏腑、穴窍,所有的部位都在被这股气流冲刷洗练,细密的黑色血珠从毛孔中被排挤了出去,散发出一股腥臭难闻的味道。

    这是改善肉体的过程,也是觉醒武魂的必经之路,一般踏入武者之后,肉身伐毛洗髓,寿命会因此增长到一百五十岁到两百岁之间,任何疾病都会完全根除。

    就这样持续了两个多时辰,那股玄青色气流才逐渐停息,云寂浑身一抖,那些粘在身上的干裂垢泥都脱落在地,皮肤变得光滑如玉,仿佛初生的婴孩,他捏了捏拳头,只觉得有一股力量源源不断的涌现,用之不竭。

    “咦?”

    就在这会儿,他感觉到武魂又有了新的变化,以神识观察丹田,只见玄武大帝的龟甲之上,沿着玄蛇之体,浮现出一篇古老经文。

    那古老经文或许对于别人而言根本就是天书,而曾经的“半祖之神”博览群书,脑藏万卷武经,却是清晰的认得,逐字念道:“玄武灵皇经……难道这是玄武大帝的血脉天赋?”

    要知道玄武大帝乃是无上魔帝级的妖兽,可以口吐人言,精通人类古往今来的文化智慧,它将血脉天赋以文字的方式记录在龟背图之中并不奇怪。

    至于血脉天赋一说,则是源于武魂本身与生俱来的特殊能力,也是武魂最玄妙的地方,不过奇怪的是,这种天赋一般只有达到武宗级才会展现出来,当然玄武大帝的血脉天赋当然不可统一而论。

    这上面记载了“龟息大法”、“龟武铠”以及“玄蛇遁”三种战技,每一种都与武魂息息相关,蕴藏着无穷的玄奥。

    然而这篇经文博大精深,眼下所显示出来的明显还只是冰山一角,或许是因为云寂境界的关系,他只能看到这些,毕竟才刚刚觉醒武魂,还只是下阶武者的实力。

    云寂毫不迟疑,迫不及待的开始修炼起了“龟息大法”。

    这种术法是对于气息的运用,而其效果却还不得而知,云寂在修炼之初,只是觉得气息变得悠长深邃,这才过去半个时辰,他吞吸之间就有将近一盏茶的功夫。

    渐渐地,术法的玄妙开始崭露头角,云寂从这种古老的吞吸之法中,察觉到吸收的灵气,居然比平常足足多了一倍。

    “果然神奇!”云寂心中惊叹,“这么说来,别人修炼要十年,我用‘龟息大法’五年之内即可做到!”

    这还仅仅是初次修炼的结果,不知道未来这“龟息大法”的极限会有多么恐怖。

    不过云寂也意识到,这种血脉天赋也只能是拥有玄武大帝的武魂才可以修炼,所以《玄武灵皇经》上的所有术法,都是专属于他本人的,完全超越了九品武经的范畴。

    云寂经过整晚的观察以及对战技的研究,发现玄武大帝乃是一尊极其罕见的御武魂。

    在神武世界中,御武魂与法武魂都是辅助类武魂,数量并不多,本身这类的妖兽就非常稀少,而拥有战武魂的武道强者至少占据了八成左右。

    一般拥有御武魂的武道强者并不适合单独作战,因为攻击力相对孱弱,不过他们的防御力极其强大,想要击杀非常困难。

    云寂深知这一点,不过他并不在意。

    在前世,“半祖之神”的传奇事迹遍布神武世界,人人都知道他最强大的手段不是武魂,而是符阵。

    任何武道强者在听到符阵师这三个字时都会心中一悸,这种职业在神武世界中并不多见,比起炼丹的药师以及炼器的器师来说都要稀少,因为不是人人都具备成为符阵师的潜力,几乎是万中出一的概率。

    符阵师可以将灵气凝聚成一种玄妙无比的符纹,可谓效用无穷。

    首先,可以铭刻在物品之上予以增幅,例如有很多名贵的战器,都会花费重金请符阵师来铭刻符纹,开锋之后,从而令它变得更为坚韧、锋利,甚至会拥有无法预知的能力,所以符阵师的身家都会相当丰厚。

    其次,符阵直接可以用来杀敌,它的能力甚至比武魂还要霸道的多,然而因为符阵种类的不同,其效果也是千变万化。

    符阵师依照凝聚符纹的数量分为地符师、天符师、玄符师、灵符师、神符师五大境界,其中地符师就需要具备凝聚十道符纹的能力,当年的“半祖之神”已经达到了灵符师的境界。

    云寂的脑海里虽然藏着万千符阵,不过以他目前的实力却根本施展不出来,连凝聚一道符纹的力量都没有,不过这种天赋只要曾经拥有就不可能失去,他坚信未来依旧会成为这个世界最顶尖的符阵师。

    转眼间,清晨的阳光已经透过窗棂照射进来,云寂走出了房间。

    凛冬将至,满地都是尚未消融的皑皑白雪。

    云寂伸了伸懒腰,浑身筋骨舒展,传来嘭嘭的闷响,无比舒畅。

    “老大,你真的醒啦!”

    这会儿,部落里几个小伙伴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为首的叫做云顿,是个圆滚滚的小胖子,猛地扑在了云寂的身上哭喊起来。

    云寂看着他激动的眼泛泪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臭小子,我这不好好的么?”

    说起来当日在幽冥森林,要不是云顿将他背了回来,只怕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云顿一边把鼻涕眼泪往云寂身上蹭,一边闷哼说道:“都是风昊那个王八羔子,迟早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一旁的孩子说道:“听说他这些天又去了其他猎场,猎捕了不少妖兽,不过那些部落也是敢怒不敢言。”

    云寂语气森冷的说道:“不必担心,这笔账我迟早会找他算的。”

    “对了,老大,出大事了。”云顿一拍脑门,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灵儿姐姐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