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章

第二章

    后来说起这回事,方静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当事人宋笙却是一脸不在意的笑,“方静姐,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我看当时被我拉了一下手,那个屈教授也没发火啊,连一句重话都没说呢。”

    方静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哼道:“那是你运气好,要不是我拉你拉得快,说不定你这只爪子都要被剁掉了。你这家伙下次别给我这么毛手毛脚,再来一次我可救不了你。”

    “是是是,都是方静姐机智,小的感谢女侠救命之恩,将亲大哥以身相许怎么样~”宋笙挤眉弄眼的挪揄。

    方静这个一向冷艳的女法医哼了一声,扭过头低声道:“队长那种不解风情的男人,有人喜欢他才怪了,我才不要他。”

    宋笙就嘿嘿的笑,笑的方静恼羞成怒,一推她,“小丫头快去干活去,敢偷懒下次就跟我一起去搬尸体去。”

    “哎呀还没当人大嫂呢这就容不下小姑子啦~”宋笙嘴贱的喊道,在方静作势要打的时候,身手敏捷的蹦起来,两步窜到门口,脱下警帽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绅士礼,“刑警大队一枝花方静姐,小的知错了,这就去为人民做贡献,不劳您亲自动手收拾我啦。”

    方静看着那被关上的门,好笑的摇摇头,继续埋头工作。说起来,她还真是被宋笙这没心没肺的小妮子给吓到了,谁知道她会忽然就那么冲过去和人家握手。那丫头毛毛躁躁的,她就一下没看住她就差点闯祸。

    那时候宋笙热情过头的去和屈衍仲握手,把方静吓得不轻,一瞬间就后悔起自己干嘛要那么推崇的说起屈教授多么多么厉害,偏偏没有告诫她不能靠近屈教授。

    在那种整个休息室一瞬间变得气氛凝固的时候,方静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拉住宋笙就把她扯到了一边,顺便轻轻踢了她一脚让她去角落里待着。

    然后她僵硬的露出一个笑容,难得有些结巴的对屈衍仲说道:“屈、屈教授,宋笙还小不懂事,您别和她计较。”

    屈衍仲当时并没有回答,只是僵着那只被宋笙握过的手,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纸巾,仔仔细细的把那只手擦了一遍,足足用掉了四张纸。他在做这一切的时候看都没看其他人,休息室里安静的可怕,方静都能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了。

    可是幸好,屈衍仲没有和宋笙计较,直接答应了他们两天后来刑警大队帮忙看尸体就离开了,期间一句寒暄都没说。方静估计他是赶着去洗手去了。

    虽然气势吓人了些,但是就如宋笙说的,屈教授可能真的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可怕。大概是因为以前亲眼看到屈教授把那个对他纠缠不休的女孩子吓哭,又因为屈教授一向高冷严厉,所以她也有了心理阴影,才会对屈教授这么畏惧。

    仔细想想,屈教授还真没对无意冒犯的人做什么。但是屈教授那么强的气势,宋笙这小丫头也能无视,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算你个小丫头运气好。”方静嘀咕了一句,又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年轻人,就是胆子大。”

    方静还挺羡慕宋笙这种大大咧咧粗中有细的性格,而且能握一下屈教授的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太让人羡慕了。要知道她当年看着她们S大医学院的院长要和屈教授握手,屈教授都没握。方静都怀疑屈教授这辈子也没和几个人握过手,也不知道这恐怖的洁癖到底是怎么养成的。

    宋笙可不知道方静的嘀咕,她出了方静的办公室,又在各个科室里转了转,这里帮帮忙那里帮帮忙,忙的脚不沾地,脑后半长的辫子甩来甩去像条小尾巴。

    她严格来说还是个实习期的新人,但是他们顶头上司队长是她亲哥,所以她肯定也要一直待在这里的。就算不说这种关系,宋笙热情又好说话,长得俏丽又爱笑,笑起来脸上的酒窝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小,这个大队里的警员多是些年纪二三十的,四五十的也有不少,对这个开朗的小丫头都是多加照顾。

    最关键的是,宋笙不像和她一般年纪的大部分女孩子那么娇气受不得委屈,身手好还能吃苦。让她做什么事也不推脱更别说抱怨了,那是一句都没听她说过,整天都这么笑嘻嘻的,让身边的人看着,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了。

    她这才来了没多久,就和各个科室的人打成一片,每天都能到处蹭吃的蹭喝的,只把宋离原这个正牌哥哥看的火冒三丈。

    宋离原打开办公室门喊了个人去拿文件,就见自家妹妹嘴里叼着一块饼干,凑在别人电脑前看的起劲,还小声的问着什么,隐约能听见她在说什么“韩哥,这个案子……几年前……”什么的。

    这丫头逮着谁都叫哥。宋离原脸色一黑,中气十足的喊道:“宋笙。”

    宋笙立马转头一挺胸一跺脚,“到!”

    “跟我来办公室。”宋离原说完就转身回办公室,宋笙对周围投来的同情目光露出个浑不在意的笑,三两口吃掉嘴里叼着的饼干,也跟了进去。

    一进门她就笑呵呵的求情道:“哥诶,我早上起来晚了没吃饭,刚才肚子饿了被韩哥听见了才给了我饼干。我知道这是上班时间不能吃东西,我下次一定注意,这次就算了吧~”

    宋离原脸色一拉,坐在桌子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包东西往她面前重重一放,“韩哥韩哥,那小子是你哥吗喊得那么亲热,我才是你亲哥,肚子饿不知道过来让我给你找吃的啊。”

    宋笙坐在宋离原对面,拿起他放过来的面包,不客气的拆开咬了一大口,一边嚼一边说:“我这不是猜哥你这里没有吃的吗,谁知道你也会偷偷在办公室抽屉里放吃的。”

    “你以为这是为了谁啊,谁叫你每天吃饭都不按时,看你搞出胃病来了,被老妈知道了不打死我。”宋离原嘴里说的凶,手上的动作却不是这个意思,在饮水机里兑了温水递给宋笙。

    就是因为他这色厉内荏的行为,宋笙压根就不怕这个总是显得很凶的哥哥,反而常常欺负他,反正从小有什么黑锅都是他给背的。所以她这回依然是不在意的点头,接过温水咕嘟咕嘟的喝了,一抹嘴毫无诚意的说:“是是是,你说的都对,下次不敢了。”

    宋笙都不知道做了多少次这样的保证,宋离原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他状似厌烦的挥挥手赶人:“吃完了就快走去干活去,看到你就烦。”

    “明明是个妹控还不承认。”宋笙朝他做了个鬼脸,吃饱了连脚步都轻快了一些。

    她拉开门,因为戳了老哥痛脚担心他恼羞成怒准备跑路,速度不由得快了些,险些撞到了外面站着的人。幸好她从小反射神经还不错,反应超快的往后一仰这才避免了直接撞上去的后果。

    等看清门口站着的是谁,宋笙不由得庆幸起自己反应够快。她被方静耳提面命了两天,现在是下意识的要离这位在方静口中凶残到不能侵犯的先生远一点了。

    站在门口的,正是那位与宋笙有一面之缘的屈衍仲屈教授。今天他没有穿那身白大褂,而是穿了白衬衣黑西裤和深灰色外套,脚上的黑皮鞋噌亮的都能当镜子,整个人看上去简洁又分明,干净的好像一点灰都没沾。

    宋笙一愣,赶紧往后退了两步退回了办公室里,并且殷勤的哗的拉开门给他让出路来,“屈教授,找我们队长吗,他在这里,快请进。”

    “谢谢。”屈衍仲淡淡的说,连看都没多看她两眼,直接迈开步子走了进去。宽肩长腿,从背后看也觉得赏心悦目。

    宋笙磨磨蹭蹭的往外走,不停的往那边瞄。就见老哥在请他坐下,而那位屈教授大概是看到椅子上她弄上去的面包屑,摇摇头站在那就直接开始询问尸体的情况,一副公事公办尽早完事的态度。

    被宋离原抽空狠狠瞪了一眼,宋笙这才一瘪嘴彻底关上门。就算不让摸,看几眼怎么了,又不犯法。

    你说这么个好好的男人,怎么就有那么严重的洁癖呢,难不成真是太完美的人身上总得有点残缺?宋笙思维发散,忽然想起一件事,那位屈教授那么洁癖,那他给自己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难不成都会嫌脏?

    宋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一下子拐到这个方向来,但是就是莫名其妙的脑补到停不下来,越想就越觉得好笑,忍不住自己偷着乐起来。

    方静恰好也在洗手间走出来,凑到洗手池边洗手,见到宋笙一边洗手一边笑,忍不住问道:“宋笙,你在想什么呢,笑的这么不怀好意的样子,该不会在想做什么坏事吧?”

    “怎么会,我是警察怎么会做坏事。”宋笙立马反驳,然后她左右看看没在外面的走廊看到人,忍不住就站在那和方静说道:“方静姐,我刚才想到,你们那屈教授那么洁癖,他自己那啥的时候怎么办啊?”

    “什么什么啥的时候?”方静奇怪的看她一眼。

    “哎呀,就是他们男生都会自己撸的吧,那屈教授总不至于没有这方面需求。就他那么洁癖到不让人碰,肯定是他自己来,那他难道还会嫌弃自己那个不干净吗?想想就觉得很好奇……”宋笙笑呵呵的还没说完,就见旁边的男厕里走出来一个人,站在她们旁边一米远的地方洗手。

    那平静的脸色,一丝不苟洗手的动作,不是屈衍仲是谁。

    这里的男女厕建的比较靠近,她刚才以为没人声音就没特意压低,所以他肯定听见了。

    宋笙那整天灿烂的和朵花儿似得笑脸,这下子是真的僵住了。有什么比女孩子之间说悄悄话谈论一些微妙话题的时候,正主出现在旁边还听见了更尴尬的吗。

    “屈、屈教授,这都快中午了,您还没回去啊。”方静在旁边干笑的道。

    “现在回去。”屈衍仲脸上看不出什么,依然是那种平静又简洁的回答,然后礼貌的朝她们点点头越过她们离开了这里。

    等他一走,宋笙顿时嗷的惨叫了一声,拉着方静的胳膊不停的摇,“怎么办啊方静姐,被他听到了啊啊啊!”

    方静给了她一个怜悯的眼神,“你就祈祷以后不要和这位有什么交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