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章

第三章

    “你们在干嘛!”宋笙背着个背包,一边大喊一边往巷子里跑,:“我是警察,放开那孩子!”

    巷子里有辆破面包车,一个又瘦又矮的男人正捂着一个孩子的嘴把他往车上拖。这一段路人很少,僻静的几乎没什么人,宋笙原本是准备去看望好朋友,谁知道下错了公交站又迷路了不知道胡乱走到了哪里,还没找到个头绪呢就看到小巷里发生的一幕。

    她反应很快的喊了一声,那男人被她这突然冒出来自称警察的给吓了一跳,然后捞起那挣扎不休的孩子就往车里爬。眼看另一个坐在驾驶座,满脸麻子的胖男人就要开车,宋笙几个助跑直接跳上了还没来得及关上的车门。

    麻子男见她这不要命的动作,被吓了一跳,方向盘一转,车子就停了下来。

    一手抓着车沿,宋笙就要往里钻。车里就两个男人,那个先前拖着孩子爬进来的矮瘦男人抄起一把匕首就要往宋笙身上刺,还不忘喊前面那个有些傻眼的男人,“你这个傻子停下来干嘛,快开车,把她摔下去!”

    宋笙是学过格斗的,当即拎起身上的背包挡住了往自己胡乱刺过来的匕首。背包被划破了一个口子,宋笙干脆把包当做武器,一团砸到那男人脸上,趁着他手忙脚乱之际,宋笙也不和他多纠缠,一把拉过那孩子就跳下车往巷子外的大街上跑。

    那孩子似乎也知晓宋笙是来救他的,乖乖的被她抱着跑到了马路上。两男人原本还想追,但是宋笙跑得太快,几乎是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等他们发动车子的时候,宋笙已经抱着孩子跑到了大街上。

    这一片虽然僻静,但是街上多少还是有人的,两个男人这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难免心虚没经验,骂了一声娘,开着车不再拖延直接逃之夭夭了,倒也没去追宋笙。

    宋笙抱着孩子跑了一阵,跑到了人稍微多一些的地方,才往后看去,没看到那两人追来,她顿时松了一口气停下脚步。

    “我可是我们学校长跑冠军啊混蛋!”她喘了几口气朝着后面比了个中指,叉着腰仰天哈哈笑了一下,然后她看向被自己放下来的孩子。

    那是一个穿着白衬衫蓝色背带裤,背着个蜡笔小新书包的男孩子,看上去大概六、七岁的样子。小衬衫不知道在哪里沾了泥土,好几天没换过的模样,看上去有些脏,加上刚才那番混乱,他的头发乱糟糟毛茸茸的,像只可怜又脏兮兮的小狗狗。

    特别是这孩子脸上不知道怎么弄上了一点黑灰,眼睛茫然又警惕的盯着她,看上去更加像是小狗狗了,特别的可爱。

    宋笙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小孩和小动物,看清楚这孩子那双黑亮的眼睛后顿时笑的更加灿烂,蹲下来和蔼的问道:“小朋友,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啊?”

    “小弟弟别怕,姐姐是警察,坏人已经跑掉啦~啊呀小弟弟你长得真可爱,让姐姐摸摸脸好不好呀~”

    那男孩子听到宋笙前半句话还有些放松下来,但是听到她后面一句话后就是脸色一变,紧紧拉住自己的书包背带退后了一步,眼里满是警惕,似乎宋笙上前一步他就要跑。

    啊啊啊又被误会了,因为她自己很喜欢孩子,但是这年头陌生人稍微对个不认识的孩子热情一点就有家长教育孩子那是变态,所以宋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反应了。她呵呵笑着摆手,“别怕别怕,我真的不是坏人,姐姐是警察,看我这一身正气有没有感觉到~”

    那孩子盯着她笑出来的酒窝看了看,又看到她好像在皮卡皮卡发光的眼睛,看上去更加不安了,瞅着四周就想跑。宋笙见他二话不说往马路冲,当然不可能不管,立刻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腕,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接着那孩子就爆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哭声。

    一个七岁的孩子,先是经历了差点被人贩子拐走,又遇上了一个好像是变态的人,虽然这孩子不知道先出虎口再入狼窝是什么意思,现在也有了这种心情。毕竟还是个孩子,被宋笙拉住又挣脱不了,忍了很久的孩子顿时就哭了。

    嚎啕大哭的孩子让路过的人都看向宋笙,把宋笙尴尬的连连傻笑。

    “那个那个,大姐姐真的不是坏人啊,要不然大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然后陪你一起去警察局等你家人来接好不好?”说完这句话,那孩子的哭声小了一点,打了一个嗝还是不肯点头,似乎在犹豫。

    宋笙这时候忽然反应过来,她的包为了挡刀砸向了那个男人,大概现在遗落在了那辆面包车里面了。手机钱什么的,都在那个包里,她现在好像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了。

    “你真的带我去吃东西?”就在这个时候,小男孩怯怯的问,肚子里咕噜的叫了一下。

    刚意识到自己身上没钱的宋笙对着那双纯洁的黑眼睛,有些点不下去头,她讪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恰在这时候,她的肚子里也传来一声更加响亮的咕噜噜叫声。

    他们好像都饿了。

    宋笙咳嗽了一声,眼神有些游移,这个真不能怪她,她难得有个休假想来看看朋友,早上起太晚没吃饭,就想着等到了死党这里坑她一回让她请吃饭,连带早中晚饭一起吃个饱的,谁知道不仅迷了路还遇上了这档子事……现在该怎么办?

    “那个,小弟弟,我们先找一下最近的警察局好不好,然后我找人来请我们吃饭。”

    小男孩又哭了,一边哭一边挣扎,“你是在骗人,你也是和他们一样的坏人,我不要跟你走。”他本来就是饿的狠了,才会在那个男人说带他去吃东西的时候跟上去的,结果就被带到那个暗巷子里差点被拐走,现在小男孩怎么都不肯相信面前这个年轻的姐姐那套说辞。

    救命现在她要怎么办啊!宋笙一手抓着那孩子细瘦的手腕,一手挠着自己的脑袋,顶着路人怪异的目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救命救命谁来救救她啊,不管是谁来个认识的人啊!

    就在宋笙心中大喊的时候,她发现前面不远处的路口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车,似乎在等红绿灯,而车子里坐着的人她勉强能算是个熟人,见了两次的应该是熟人吧?

    车上的人不是其他,就是那位洁癖严重但是超厉害超帅的屈衍仲屈教授。

    骑虎难下的宋笙也顾不得方静姐的各种告诫,抱着还在哭的小男孩颠颠的跑过去,至少不管怎么样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再说吧。宋笙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心大又豁达。前几天还在为了人家听到她背后猜测而感到天塌了,现在就已经完全把这件事遗忘在了脑后。

    “屈教授~”

    屈衍仲一手握着方向盘,面无表情的盯着前面的红绿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他听见旁边传来一声呼喊,便侧过了头去。

    站在车窗外的是一个穿着黑单裤深蓝色板鞋以及白T恤的年轻女孩子,她见他转过头去,立马笑呵呵的对他说道:“屈教授,江湖救急一下好吗?”

    屈衍仲对她没有什么印象,一时想不起来她是谁,又盯着她脸颊上的两个酒窝看了十几秒钟终于起来了。这个似乎是刑警大队里面的一个警员,宋队长的妹妹。

    在方静看来宋笙对屈衍仲的冒犯,估计屈衍仲得记上很久,可是实际上屈衍仲连宋笙的脸都没太记得,还是对那脸颊上两个酒窝有那么一点点的印象,才不至于完全想不起来。只是想起来归想起来,屈衍仲自认和她不熟。

    他许久没说话,宋笙也没怵,就站在那嘿嘿嘿的笑看着他,无辜又阳光,半点不见尴尬。屈衍仲将目光从宋笙身上移开,又看到她手里还抱着个和流浪小狗似得小男孩。那孩子眼角还挂着一点泪水,眼睛通红的是刚哭过,脸颊上的黑灰被眼泪冲出两道痕迹。

    孩童总是敏感又纯粹的,那孩子敢在宋笙面前闹,但是看到屈衍仲后就憋住了哭声,可怜兮兮的被宋笙从胳膊底下环抱在身前。

    屈衍仲终于还是开口了,淡淡的道:“什么事?”

    “我刚才救了这个差点被人贩子拖走的孩子,想带他回警局,但是我身上的东西都丢了,所以能不能麻烦屈教授送我们回警局?”宋笙说完终于有点不好意思,连忙加了一句:“要是屈教授你有事,可以借我一点钱,我自己带这个孩子回去就行了,钱我回头一定还!”

    宋笙觉得以这位屈教授的行事作风,估计也不想被她麻烦,应该会借给她钱。她刚这么想着,就听到这屈教授说了两个字,“上车。”

    屈衍仲确实不想载其他人,他的车从买来起就只有他一个人坐过,像他这样的洁癖,已经严重到了一个天怒人怨的地步。可是这里离市区警局起码四个小时的车程,这一片又很难搭得到车,公交一天两辆,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到的这里,但是看她这样,屈衍仲觉得她或许会在这里等上一个下午才会有车。

    所以他最后还是开口让人上车了,尽管同时他已经决定在送完这两个人之后立刻将车送去洗一遍。

    宋笙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眨了眨眼马上连声道谢:“屈教授你要送我们回警局吗?谢谢,谢谢,您真是个好人!”宋笙已经不自觉的用上了尊称您。

    她的手刚摸上车门把手,就听屈衍仲又加了一句:“坐后面。”

    “明白明白,副驾驶是留给女朋友的嘛~”宋笙随口开玩笑的道,打开后排车门,先把一声不响的孩子放进去坐好,拍了拍他低垂的脑袋,然后自己也坐上去关上车门。

    不过这个时候她又想到一个问题,屈教授这样的还会有女朋友吗?估计有女朋友也是他的右手君?宋笙又没忍住开始脑补,瞟了一下屈衍仲放在方向盘上的手。

    骨节分明修长,白皙但不瘦弱,很有力的感觉,看上去有种很精致的男人味。如果她是个手控的话,估计这会儿就要流口水了,这么漂亮的手,要是拿着手术刀估计会更漂亮,宋笙完全想象不出这样的右手君怎么承担起女朋友的责任。很快宋笙就反应过来自己脑子里又开始黄暴了,连忙停下那些乱七八糟的想象。

    说起来还真是苦恼,她明明不是什么女流氓,为什么总是忍不住猜测这位屈教授的那啥私事?她对别人也没有这样过啊,难道是因为屈教授外表看上去像禁欲系所以才会忍不住在意起他的反差吗?

    直到后来宋笙才明白,那是根本就是懵懂动心之后的色心大起。